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第十一章 黄金之路(2)

 

当哥伦布最终从卡斯蒂利亚君主费迪南德和伊莎贝拉那里得到资助,并于1492年扬帆远航的时候,局势开始发生变化了。他在大西洋彼岸的发现让欧洲备感兴奋。『我们发现了印度恒河以外的陆地和岛屿。』他在返回西班牙的途中给费迪南德和伊莎贝拉写信说。这些新的地域『富饶无边,无可比拟』,那里生长的物种数量惊人;那里有『大量金子和其他金属』等待着人们去开采;还能『与那里的大汗』展开大规模贸易。棉花、乳香、芦荟、大黄、香料、奴隶和『上千种其他珍贵物品』均取之不竭。事实上,哥伦布被他的发现迷惑了。他预期见到的文明人其实是几乎全裸的原住民,他惊讶地发现这些人十分原始。某种程度上讲这是好消息。他发现他所见到的人『非常温柔,不知道什么叫罪恶』,他们『知道天上有个上帝,于是相信我们就来自上天。』用不了多久,『一大批的异族人』就会皈依『我们神圣的宗教』。

事实上,这些骄傲地记录他伟大发现的信件,早在他和他的水手们抵达家乡之前就已经传遍了巴塞尔、巴黎、安特卫普和罗马。其实这些描述基本上都是子虚乌有,即某些历史学家所说的『夸张、误会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他没有找到金矿,也根本没有发现桂皮、大黄和芦荟等植物,所谓的大汗也是无中生有。哥伦布为穿越大西洋的后续航行继续撒谎。他再次告诉赞助人费迪南德和伊莎贝拉他发现了金矿,只是因为疾病和后勤问题而无法带来确凿的证据。随后他还宣称发现了进入天堂的大门,其实那是奥里诺科河的河口。

哥伦布手下的人对他感到非常不满,因为他对航行过程中的每个细节都要管,对船员十分吝啬。这些人回到欧洲后给他的报告泼了不少脏水,他们对这种天花乱坠的乐观表述感到厌烦。穿越大西洋本身就是一场闹剧,西班牙探险家玛格丽特和传教士布伊尔告诉西班牙国王:根本就没有什么金子,他们带回来的东西,除了裸体印度人、漂亮的小鸟和几件小玩意儿之外,什么都没有;为远航投入的成本永远不可能得到回报。

但此后时运发生了逆转。1498年,在探索帕里亚半岛(位于今委内瑞拉北部)时,哥伦布遇到了脖子上戴着珍珠项链的当地人。随后不久,他又发现了一系列岛屿,那些地方均盛产牡蛎。探险者不遗余力地将这些宝物装潢货船。据当时的文献记载,装潢珍珠的袋子几乎被撑破。可以获取大批珍珠的消息让人们激动不已,特别是相传的珍珠硕大的个头以及当地售价,更让人们觉得疯狂。有些珍珠个头巨大,成了名珠,比如说『漫游者珍珠』。它是人们发现的最大珍珠之一,成色也非其他珍珠可比。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是欧洲皇家和帝国的宝物,被西班牙画家委拉兹开斯画入肖像画,并成为现代收藏中的最为耀眼的珍品,当然也是伊丽莎白 泰勒的珍品。

随着珍珠而来的是金和银,西班牙人在中南美洲发现了这些矿藏,并开始接触那里的复杂社会,比如阿兹特克和印加。不可避免的是,探险转为了征服。哥伦布在他首次探险时就发现,欧洲人拥有的技术要他们接触到人先进得多。从一开始,这些当地人就扮演着奴隶的角色。暴力的惩罚很快就成为一种常态。1513年的古巴群岛山,村民们给西班牙人敬献上粮食、炖鱼和面包作为礼物。他们『已经是倾其所有』,但还是被『毫无怜悯之心』地杀死,一位目击者失望地写道。而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我看到过任何活人都不忍看到的情景。』西班牙修士卡萨斯在一份写给国人看的新大陆纪闻中如此记录他早期定居的经历。其实他所见到的还只是开始,他之后还专门撰写了一本《西印度毁灭述略》,对『印度人』如何被虐待进行了精彩的描述。

加勒比海和美洲大陆的当地居民都遭受了劫难。哥伦布首次航行之后的几十年间,泰诺原住民的人口从50万锐减到只剩2000人。这其中的部分原因是那些『征服者』--如科尔特斯--在探险过程中血腥对待中美洲土著人,并最终导致阿兹特克国王蒙特祖玛之死和阿兹特克帝国的灭亡。科尔特斯对局势的把控力非常强。他和特拉斯卡拉人的首领达成协议,后者急于从阿兹特克的没落中获取利益,西班牙人开始肢解这个成熟复杂的社会。在美洲的其他地方,当地人都被当成是低人一等的种族,这已经是人们的普遍态度。一位16世纪中叶的评论家说,在判断能力、聪明程度和心智性格方面,他们跟一般人的差距就像孩子和大众。他接着说,这些人的的确更像猴子,而不是人类—也就是说,你根本就不用把他们当人看。

给原住民带来灾难的不仅是屠杀和财产掠夺,还有来自欧洲的疾病。特诺奇蒂特兰人口因传染性天花的暴发而大幅锐减,因为当1520年天花在南美首次暴发时,当地土著人不具备任何免疫力。随后到来的是饥荒。女性人口的死亡比例相当之高,主要由女性从事的农业生产彻底崩溃。疾病和饥饿带来的死亡是毁灭性的。可能是流感,但更可能是天花的再度暴发,导致16世纪20年代危地马拉的卡克奇克尔玛雅人大批死亡。几年之后流行病又一次来袭,这次是麻疹。新大陆的古老住民完全无法抵抗。

通往欧洲的航道如今已挤满算来美洲的货船。这是一个新的贸易网络,从距离和规模上都可以和亚洲的商业通道相媲美,而且在货物价值上很快就超过了后者。难以估量的黄金、白银、宝石和财富在跨大西洋的航道上运输。有关新大陆财富的故事广泛传播,不断夸大。16世纪初最流行的消息说,万吨的金块被从山上冲到了河里,当地人可以用渔网去捞。不同于哥伦布当初的夸张和造假,如今贵重金属真的是在向欧洲本土流动。1520年,德国木版画家丢勒看到展出的阿兹特克珍品,备感震惊:『我平生从未见过如此令我激动的东西。』包括『一块用金子制成的太阳』和用银子制成的月亮,两者直径都达16英寸。

心怀壮志的男人们都奋不顾身地涌向大西洋,去新大陆追逐各种机遇。他们带着西班牙皇家的特许和协议,由一些知名航海家领航出征,其中就包括德奥拉斯—他曾跟随科尔特斯在墨西哥探险,后率领舰队探索今天委内瑞拉周围的中美洲大陆。这些人最后都获得了大笔财富,还迫使当地人给他们朝贡。他们的行为也充实了西班牙的皇家金库,王室当然会从中抽取一定的利润。西班牙本土的信息收集技术和管理体系也有迅速发展:地图绘制更为可靠,新的发现被及时记录,水手开始接受培训,当然,进口商品也被详细登记、制定合理税收。这就像开启了一架高性能的引擎,将中南美洲的财富源源不断地泵向欧洲。

无限的资金跨越大西洋流回到西班牙,国王查尔斯五世不仅成为美洲新帝国的主人,而且成为欧洲政治的主宰者。于是野心也开始逐渐膨胀:1519年,查尔斯再度强化了自己的地位,运用他的经济实力当上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查尔斯的好运给欧洲各国带来毁灭性的冲击,他们发现无论是军队武器还是政治手段,都难以与这个决意扩张的统治者匹敌。在经历了财富、权力和机遇上的巨大转变后,西班牙从一个地中海尽头的闭塞之地摇身一变成了全球性的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