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第一章 丝绸之路的诞生(3)

 

东方世界让罗马人眼界大开。亚洲当时已然以慵懒奢侈的精彩生活而著称。在罗马人看来,那里的人们可以不用劳作,心情享乐。奥古斯都本人尽力去了解东方的新疆域。探险部队被派往阿克苏姆王国(位于今埃塞俄比亚)和萨巴王国(位于今也门);尽管罗马仍忙于巩固其在埃及的统治,但对亚喀巴湾的探索也在同时进行。到了公元前1年,奥古斯都又下令对波斯湾两岸进行详细考察,就该地区的贸易活动写出报告,并记录海上航线如何与红海相通。他还监督着波斯深入到中亚内陆通道的实地考察。一份被称作《帕提亚驿程志》的文献完成于这一时期,它记载了东方重要城镇之间的距离,并仔细标注了从幼发拉底河到亚历山德鲁波利斯(今阿富汗的坎大哈市)之间的所有重要据点。

贸易商们开拓的路线正飞速延伸。罗马的印度的商业交往频繁,次大陆的大量考古资料清楚地证明了这一点。人们在诸多大型遗址—如帕塔南、科尔哈帕、哥印拜陀---发现了罗马的土罐、台灯、镜子和众神的塑像。在印度西海岸和拉克代夫还发现了大量的钱币,年代可追溯到奥古斯都及其继任者的统治时期。《帕提亚驿程志》记载了罗马人希望从印度西部获得什么样的商品,并标记出哪里可以找到锡、铜、铅、黄玉等矿产,以及哪里能找到现成的象牙、宝石和香料。

不过,在印度港口贸易的商品并不仅限于次大陆出产的东西。比如位于埃及红海岸边的贝雷尼克港遗迹就表明,一批一批来自越南和爪哇的货物都能被运送到地中海。印度半岛东西海岸线上的港口成为商业中心,来自东南亚的所有货物都从这里运往西方。红海本身也是一个活跃的商业区,它拥有自己的货物和产品,并将地中海和印度洋及更远的市场联系在一起。

在一些保守人士看来,有一种物品的出现特别令人担忧,那就是中国丝绸。这种丝织品在地中海地区的供应量不断增加,随处可见,于是便在保守派那里引起恐慌。塞内加便是其中之一,他对这种又薄又滑的材料居然广受人们喜爱表示吃惊。他说,丝绸做的衣服根本就不叫衣服,即不能显示罗马女性的曲线 ,又不能表现她们的高雅。他说,婚姻关系的根基正在动摇,因为男人可以透过裹在女人身上的薄丝看到裸体,任何神秘感和想象都没有了。在塞内加看来,丝绸只不过代表着异国情调和色情诱惑,除此之外一文不值。保守派已做过多次努力,包括颁布法令禁止男人穿着丝绸衣物。

其他人出于不同的考虑,同样担心丝绸盛行的后果。老普林尼于公元1世纪后半叶写道,他反对这种高成本的奢侈品仅仅『能让罗马女性在众人面前显得光鲜』。他最大的不满在于布料的成本,他悲叹道:『这比实际成本竟高出100倍!』他继续写道:我们每年在东方奢侈品上为我们和我们的女人花费掉大笔资金,一年有多达1亿塞斯特斯从罗马帝国流出,进入到边疆以外的东方贸易市场。这一惊人的数字相当于帝国年造币总数的近一半,并占去年度预算的10%以上。

不过,罗马商人并非只用钱币来支付货款。他们同样以精致的玻璃、银器和黄金,还有来自红海的珊瑚和黄玉、阿拉伯出产的乳得精油进行交易,换取纺织品、香料以及靛蓝这样的染料。无论采取怎样的交易方式,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外流都会产生诸多的深远效应。首先是带动了商道沿线的地方经济。随着经济的繁荣、交通和商业网络的延伸、各方的紧密连接,村庄变成了小镇,小镇变成了大城,越来越多令人惊叹的纪念性建筑拔地而起。譬如坐落在叙利亚沙漠边缘的帕尔米拉,作为贸易中心的它成绩斐然,将东方和西方联系在一起。南北中轴线上的城市也一样经历了变革,最突出的例子当属佩特拉—坐落在阿拉伯半岛和地中海商道这一绝佳的地理位置,使它成为古代城市发展史上的奇迹。它被称赞为『沙漠威尼斯』,那里曾举办产品交易会。每年的9月,幼发拉底河畔的巴特内就有『成群的富商参加交易会,买卖交易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物品,以及其他经陆运或海运来到这里的各类物品』。

  罗马人的购买力如此强劲,甚至对中亚东部的钱币设计都产生了显著影响。月氏国游牧部落在被中国赶出塔里木盆地之后,最终得以在波斯东部找到了一处安身立足之所,并夺取了亚历山大将军后代们曾经拥有的领土。随后,一个富裕的帝国由此诞生,以部落中一个领袖群体的名字『贵霜』命名。并开始以罗马钱币为范本大量铸造自己的钱币。罗马货币通过印度北部港口流入贵霜帝国。一旦登陆,贸易商们便可以找到胡椒、调料、象牙和纺织品,包括成品丝绸和丝绸纱线。这是一个汇集了来自印度、中亚和中国各类货物的大型商业中心。大批的财富从这里被商队运送到控制着绿洲城镇及宽阔大路的贵霜帝国。

贵霜帝国统治地位的建立,意味着尽管货物能够从地中海通往中国,且数量剧增,但中国本身在穿越印度洋与罗马的贸易活动中并未扮演重要角色。只有当大将军班超统领部队进行一系列探险并于1世纪末抵达里海后,才开始有中国的外交使节被派往西方,任务是收集有关西方强大帝国那些『高大而呆板』的家伙的信息。禀报给朝廷的奏疏称,大秦(中国古代对罗马帝国的称呼)拥有大量的黄金、白银和珠宝,那里是诸多稀世珍品的出产地。

中国和波斯的交往也变得更加频繁。据中国的文献记载,他们每年都会派出使团前往波斯,每个使团至少由十位大使组成。外交使节一般跟随大型商队出发,这些商队携带着准备交易的货物,返回时又满载着国内渴望的物品:红海珍珠、玉石、天青石,还有洋葱、黄瓜、香菜、石榴、开心果和黄杏。需求量最大的物品是乳香和没药,其实这些物品出自于也门和埃塞俄比亚,但在中国被称作为『波斯货』。

中国和罗马没有太多的直接交往,汉人对喜马拉雅山脉之外的印度洋和地中海地区都知之甚少。能确定的一次接触发生于公元166年,一个罗马使团被派往中国朝见汉桓帝。罗马的目光也并未延伸到远东,它正坚定地注视着波斯---这并非一个对手或竞争者,而是一头彻彻底底的猎物。早在罗马尚未全面控制埃及之时,维吉尔和普罗佩提乌斯就已激动地展望着罗马的扩张。贺拉斯在一首歌颂屋大维及其成就的诗中并未提及罗马占领地中海,而是强调统治整个世界---包括印度人和中国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罗马必须先解决波斯。宏伟的计划已经确定,帝国的边疆将拓展到波斯帝国腹地的里海湖口:罗马必须控制全球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