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第十五章 危机之路(2)

 

这的确令人担心,波斯发生的事变强化了沙皇的力量,并使他成为波斯国王及其政权的保护者。1836年至1837年,为了反对俄罗斯的统治,哈萨克草原爆发了大规模暴动,中断了俄罗斯与中亚和印度的贸易路线。于是俄国怂恿新任波斯国王对赫拉特采取行动,希望打通一条连接东方的新路线。俄国还向波斯军队提供了军事及后勤援助,以帮助他们达成目标。

英国人紧急派出一支部队占领了哈尔克岛。通过转移波斯国王的注意力,成功地替赫拉特解了围。不过接下来的一系列举动则给他们带来了灾难。英国急于在中亚扶植一个可以依赖的、能确保其统治地位的领导人,于是一头扎进了阿富汗乱成一团的局势当中。在报告说该国的统治者穆罕默德汗胶擦了俄罗斯使节的合作提议后,英国决定支持他的对手舒贾,帮助其取得统治权。作为回报,舒贾沙同意英国军队在喀布尔驻防,并承认英国的合作者,强大的旁遮普王公对白沙瓦的吞并。

事情在一开始进行得很顺利,英国没费多少力气就控制了奎达、坎大哈、加兹尼和喀布尔这些位于商道交会点的地区。但是,外部干涉再一次为阿富汗境内相互迥异且常常是分裂的利益集团提供了庇护。部落、种族和语言上的隔阂被放到一边,当地人对穆罕默德汗的支持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同时抛弃了自私自利、不得人心的懦夫舒贾沙,特别是在他发布了看起来是为了讨好英国人而牺牲当地居民利益的政令之后。没过多久,对英国人以及被认为是亲英分子的人来说,喀布尔已经是个危险之地了。不久之后,英国做出了撤兵退回印度的决定。

英国人在其他地区也企图先发制人、遏制俄国人的势力,但这些努力并不比在阿富汗的更有成效。他们希望同布哈拉的埃米尔修好,并在阿富汗以北地区赢得影响力,最终却事与愿违。伯恩斯和其他人将这片地区描绘成一幅民风淳朴的画面,让英国人误以为自己会受到热烈的欢迎。然而事实远非如此,与世隔绝的中亚汗国,根本无意卷入一场被自私自利的英国人天真地称为『大博弈』的游戏。两位英国官员于19世纪40年代初来到布哈拉,提出中亚地区英俄关系问题的解决方案,结果却在一大群狂热的围观者面前惨遭斩首。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从战略的角度讲,俄罗斯对布哈拉和中亚地区其实并没有太大兴趣。反倒是这一时期的一些民族学研究,比如在圣彼得堡大受欢迎的李夫辛关于哈萨克人的著作,显示出俄罗斯人对那些没有读写能力但却极具『音乐和诗歌天赋』的民族越来越强的好奇心,尽管他们从表面上看既愚昧又野蛮。正如伯恩斯所写的,俄罗斯人在该地区的野心并不大,他们最主要的两个目标是促进贸易和禁绝将俄罗斯人当作奴隶贩卖的行为。问题是,英国人伯恩斯的作品中读到的并不是这些,真正引起他们注意的是他那些危言耸听的报告:『圣彼得堡宫廷对亚洲这一地区怀有长远的构想。』

驻巴格达总领事劳林森不知疲倦地游说,他警告所有愿意听他说的人,除非俄罗斯的崛起被抑制,否则英国将在印度面临严重的威胁。可行的办法有两个:英国可以将帝国延伸到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并建立一个能够保护西方通道的缓冲区;或者从印度派出一支主力部队向高加索地区人俄国人发动攻击。劳林森大力支持他能找到的当地反俄势力:他为沙米尔提供武器和资金,后者在车臣的军事基地是在19世纪中叶俄罗斯境内一根拔不掉的刺。劳林森的帮助导致车臣地区形成了长期反俄恐怖主义的传统。

所以,一旦出现可以削弱俄国的机会,英国自然不会放过。如何对待基督徒的问题让奥斯曼帝国陷入了混乱局势,并在煽风点火之下迅速升级。1854年,英国人向黑海派出了一支大部队,与那里的法国人会合—法国人急于保护其在君士坦丁堡、阿勒颇和大马士革的广泛商业利益。他们的目的很简单:要给俄国一个教训。一位英国外务大臣还向他的政府同僚们提出一个分裂俄国的计划:要想控制俄国同时捍卫英国在印度的利益,就必须让土耳其人获得对克里米亚和整个高加索地区的控制权。尽管这一庞大的计划没能实施,但它却有力地证明了俄罗斯的扩张对英国官员来说不啻是个噩梦。

一些人对英法两国的侵略行为感到震惊。随着战事的推进,马克思写下了大量义愤填膺的文章。马克思详细罗列了陆军和海军开支的增长,并在《纽约论坛报》发表数篇评论,强烈抨击那些将西方拖入战争的人的虚伪本质。伦敦物价的上涨引发了英国本土的抗议活动,对于马克思而言,这显然说明了受一小撮精英摆布的英国帝国主义政策是以牺牲广大人民的利益为代价的。

意大利的统一运动也是如此。在俄罗斯被打得满脸开花后,终于在巴黎举行了停战谈判。撒丁王国首相加富尔伯爵也是谈判桌上的一员,他之所以能够参加谈判,是多亏了他的国王曾派出过一队士兵去黑海支援法国。加富尔巧妙地利用了这次亮相的机会,呼吁意大利统一和独立。这一号召得到了盟友们的响应,并激起了支持者的归国热情。五年后,撒丁国王成了意大利国王,这是一个由众多迥然不同的城市和地区组成的国家。坐落于罗马市中心、历时30年建成的、壮观的维托里亚诺纪念堂,标志着意大利的建国运动达到了顶峰,而推动这场运动的无疑是东方数千英里外的那场争夺土地和影响力的战事。

对俄罗斯而言,1856年巴黎和谈上所提出的条件几乎是一场灾难。英国和法国勾结在一起,试图往他们对手的脖子了套绞绳。俄罗斯被剥夺了在高加索地区得来不易的果实,并承受了无法使用黑海军事通道的耻辱。黑海被宣布为中立区,任何军舰不得驶入。同样,黑海沿岸也要非军事化,不得修建防御工事和军火库。

和谈的目的是羞辱俄国并扼杀它的野心,但结果却事与愿违。凡尔赛和约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并造成了危险的后果。克里米亚战争暴露出沙皇军队与英法盟军的差距,后者经验丰富且训练有素。和约促使俄罗斯进入了一个转型改革期。战争的惩罚如此严厉,以至于俄国人试图尽快摆脱这一枷锁。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在收到了一系列措辞尖锐、将俄国军队批得体无完肤的报告之后,开展了彻底的军事整顿。不过最惊人的改变来自于影响深远的社会改革。俄罗斯在19世纪下半叶取得了惊人的发展速度。英国不仅没有将俄罗斯关起来,反而把这个『妖精』从魔瓶里放了出来。

俄国军事专员伊格纳提耶夫积极游说政府对波斯和阿富汗进行考察,并派外交代表出访希瓦汗国和布哈拉汗国。他直言不讳地说:我们的目标是找到一条沿着源自咸海的锡尔河和阿姆河中的任何一条通往印度的道路。他强调,如果俄罗斯能够与印度边境地区的当地人结成联盟,并激起他们对英国人的敌意,那将会是十分理想的:这能让俄罗斯取得捷足先登的优势,而且不仅仅是在亚洲。由伊格纳提耶夫等人主导的这一计划收获了成效。在克里米亚战争结束后的15年内,俄罗斯未费一兵一卒就将数十万平方英里的土地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一位老练的观察员在一份1861年提交给伦敦外务部的报告中指出,组织有序的探险活动加上巧妙施加于中国的外交压力,使得俄国『于短短的十年间』就在远东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没过多久,大草原南部的更多疆域以及那些遍布亚洲心脏地带的绿洲,统统落入了俄罗斯人囊中。到了19世纪60年代末,塔什干、撒马尔罕、布哈拉以及富饶的费尔干纳谷地中的绝大部分,都成了圣彼得堡的附庸国,并且最终都会被帝国吞并。俄罗斯正在打造属于自己的庞大贸易交通网络,该网络将俄国的西部边界与东方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北部的白海与南部的高加索山脉和中亚全都连接在一起。帝国的转型需要筹集大量的资金,出于地缘政治和财政考虑,俄罗斯只能将阿拉斯加贱卖给美国。尽管如此,英国人还是越来越担心俄罗斯崛起所带来的威胁。伦敦的意见是尽可能想办法挽回颓势;或者,如果不行的话,就将俄罗斯的注意力转移至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