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第十七章 黑金之路(2)

 

麻烦随之开始酝酿。石油的发现使得波斯国王在1901年签署的那一张条文成为20世纪最重要的文件之一。它奠定了一家价值数十亿元的企业的基础(英波石油公司后来成为英国石油公司),同时也带来了政治上的混乱。协议的条款让外国投资者控制了波斯王冠上的宝石,这使得当地人对外部世界的仇恨日益加深,并进一步导致了民族主义,最终体现为现代伊斯兰激进主义对西方更深层次的怀疑和排斥。试图控制石油的野心将成为未来许多问题的源头。

在个人层面,达西获得特许权是一个凭借商业智慧战胜逆境的故事;但是它在全球层面的意义,却可以与哥伦布在1492年横越大西洋发现美洲相媲美。征服者再一次掠夺了大量的宝藏和财富并运回欧洲。改用石油意味着皇家海军的威力和功效将被提升到一个明显的高度:更先进的舰船、更优秀的船员、更强大的经济力量,以及更加紧张的战争形势。正如丘吉尔所指出的,这关系到能否实现对海洋的控制。此时,英国在国际上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在欧洲或者其他地方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也日益增加,他们需要周密考虑如何建立并充分利用这一优势。随后的讨论仅就一点达成了共识:海军部应保证范围最广、出产最多的石油供应地的安全。

丘吉尔积极地推进他的事业。保证石油供应的安全不仅仅和海军有关,它还能够捍卫英国的未来。尽管他将煤炭资源视为帝国霸业的基石,但相比之下,石油更为重要。因此,英波石油公司似乎给许多问题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在该公司特遣保卫部队指挥官海军上将斯雷德爵士看来,英波石油公司的特许权『十分合理』,如果有充足的资金,它将有可能『成长为一个庞然大物』。控制该公司,从而确保石油的供应,是上天赐予皇家海军的良机。与英波石油公司的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到了1914年夏天,英国政府成功买下了该公司51%的股份,并获得了该公司的经营权。英国的决策者、规划者和军队感到十分满意,因为他们拥有了在未来的军事冲突中将起到决定性作用的石油资源。仅仅11天后,斐迪南就在萨拉热窝遇刺身亡。

在开战后的一片混乱行动中,人们很容易忽视英国有确保其能源需求所采取的措施。一部分原因是很少人能够知道当时的幕后交易:除了买下英波石油公司的大部分股份之外,英国政府还签订了为期20年的向海军供应石油的秘密条款。这意味着1914年夏天出海的皇家海军军舰,在与德国军舰的拉锯战中,能够享受中途燃料补给的好处。以石油作为燃料,使得英国人的舰船比对手的更快更好,但是最重要的优势是它们能够停留在海上。战争打响的头几周内,英国就从孟买派出了一个师去保卫阿巴丹,确保输油管和油田的安全。之后,英军又于1914年11月占领了战略重镇巴士拉,其目的也主要是保证英国能够获得该地区的自然资源。英国意识到其对波斯湾地区的控制十分薄弱,因而向阿拉伯世界的领导人提议:如果侯赛因『及大多数阿拉伯人』能够支持英国对抗土耳其,那么英国『将保障麦加酋长国的独立和特权不受任何外来侵略势力的影响,特别是来自奥斯曼帝国的』。作为支持英国的回报,侯赛因得到承诺,将得到一个帝国:也许现在该由『血统纯正的阿拉伯人』在麦加或麦地那建立一个哈里发国家。

事实上,英国人根本没有这个打算,也没有实力去履行承诺。然而从1915年年初,当局势向着不好的一面发展时,英国人决定欺骗侯赛因。这部分是因为在欧洲战场上无法速战速决,但更为关键的原因是,奥斯曼帝国终于开始摆出与英国在波斯湾的对峙状态。同样令英国担心的是,土耳其人还对埃及虎视眈眈,并且威胁到了苏伊士运河。东方来的船只如果不能够经由苏伊士运河抵达欧洲,那就不得不多耗费几个星期的时间绕非洲航行一圈。为了转移土耳其人的物力和注意力,英国人决定在地中海东部登陆并开辟新的战场。

针对俄罗斯,伦敦也在打着类似的盘算。尽管对战争的恐惧很快四处蔓延,但是英国的一些核心人物却在思考是否要让战争尽快结束。前任首相贝尔福担心,迅速击败德国会让俄罗斯变得更加危险,促使后者野心膨胀,从而危及印度。英国人的担心意味着他们必须确保俄罗斯对联盟的忠诚。君士坦丁堡和达达尼尔海峡就是两个相当合适的诱饵,不仅可以维系协约国的团结,还能够将沙俄政府的注意力转移到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上来。尽管俄国很强大,但是它的『阿喀琉斯之踵』是它缺少黑海之外的不冻港。俄罗斯想要进入地中海,必须先后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这两个位于巴尔马拉海两端的狭长水道将欧洲与亚洲分开,是连接俄罗斯南部粮食产地与其出口市场的生命线。

因此,当英国在1914年年底提出关于君士坦丁堡和达达尼尔海峡未来归属的问题时,俄罗斯人十分高兴。英国大使对沙皇的官员们说,这是『整个战争中最丰厚的战利品』。一旦战争结束,君士坦丁堡将转交给俄罗斯,但是要保留一个『非俄罗斯领土的、供货物往来的』自由港,并承诺『货船能够在这两个海峡之间进行自由的商业通航』。尽管西部前线还未取得突破性进展,参战双方都在承受着巨大的损失,而且流血和厮杀预计还会持续几年,但是协约国已经开始坐下来讨论怎样瓜分敌人的土地和利益,以及停战后如何指控德国及其同伙的帝国主义行径了。

用君士坦丁堡和达达民尔海峡诱惑俄国还不是最夸张的事。1915年年初,一个以英国德邦森爵士为主席的委员会被组建起来,负责对胜利之后如何处理奥斯曼帝国提出建议。其中一部分波及对奥斯曼的瓜分方案,并且要让目前的盟友感到满意。于是,为了展现与俄罗斯的团结,并避免在叙利亚与法国人产生冲突,英国决定像最初计划的那样,从不列颠、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组建一支部队,不在亚历山大勒塔,而是在达达民尔海峡咽喉处、守卫着君士坦丁堡的加利波利半岛登陆。这是一个奇怪的登陆点,非常不适合发起大规模攻势,而且对许多登陆士兵而言也是一个死亡陷阱,他们不得强攻一个位于高处的、极其牢固的土耳其阵地。这一损失惨重的军事行动的初衷,是为了控制连接欧洲、近东和亚洲的交流及贸易网络。

君士坦丁堡和达达尼尔海峡的未来已经安排好,现在需要解决的是中东问题。自大且听命于陆军大臣基奇纳勋爵的议员赛克斯爵士与傲慢的法国外交官皮科瓜分了这一地区。两个人划定了一条分界线,从阿卡(位于今天以色列的北端)向东北方一直延伸到波斯的边境:法国可以在叙利亚和黎巴嫩自由行事;美索不达米亚、巴勒斯坦和苏伊士运河则由英国支配。

问题的根源在于,波斯发现的自然资源让英国人很清楚这里和利益有多大,而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很可能埋藏着同样可观的资源。事实上,1914年斐迪南遇刺当天,一项在该平原地区勘探石油的特许权就得到了批准。一个由土耳其石油公司领头的财团得到了这一授权,英波石油公司是其大股东,荷兰皇家壳牌公司以及促成这桩协议达成的出色交易人古本江也获得了少数股权。无论中东地区的人们和国家得到了什么样的承诺或保证,事实真相是,在幕后设计该地区未来的官员、政客和商人的脑袋里只有一件事:确保对石油,以及将石油输送到港口并装船的输油管的控制。

英国有两个高于一切的战略目标:第一个是保持对有着独一无二的战略和商业价值的苏伊士运河的控制权;第二个是守住波斯和中东的油田。大英帝国在各大陆的领土几乎覆盖了地球的四分之一,尽管这些地方有着丰富多样的气候环境、生态系统和资源储备,但仍然存在着一个明显的短板:石油。德国人发展出的高效潜艇战让事情变得更糟。英国一直从美国大量进口石油,但是很多油轮都未能突破德国潜艇的封锁。一些英国决策者对未来的期望很高。在波斯东部工作而且非常了解这个国家的考克斯在1917年就提出,英国有机会牢牢掌控波斯湾,并且将俄罗斯、法国、日本、德国和土耳其永远排斥在外。俄罗斯的内部破裂对于英国而言无疑是个好消息。英国人终于得到了一个真正的机会,可以强化他们对从苏伊士运河到印度这片地区的控制和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