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第十九章 小麦之路(1)

 

1939年8月21日,斯大林,苏联公认的统治者,已经同意与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这使希特勒欣喜若狂。讽刺的是,这份不可思议的协议正是由英法两国的外交政策所促成的。出于对德国总理在30年代高风险政治策略的警惕,这两个国家竭力试图找到遏制德国人的途径,但是成效甚微。随着德国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伦敦方面采取了更为强硬的手段。1939年3月31日下午,首相张伯伦来到下议院。他严肃地表示:『如果出现任何威胁到波兰独立的行为,英国将立即给予波兰政府全力的支持。』此外,张伯伦还表示,法国政府将在这一事件中与英国政府保持一致。

这与其说是为了保卫波兰的安全,不如说是决定了它的命运。尽管首相告诉下议院,当天早上外务大臣已经与苏联大使碰过面,试图平息事态,然而给予波兰的保证仍然引发了一系列直指乌克兰和俄罗斯南部麦田的军事行动,并造成了数百万人的死亡。英国的目标是利用战争的威胁将德国困住,使其不敢对东部邻国采取任何攻击行动。实际上,正如希特勒马上就意识到的,他得到了一张王牌,不过打出这张王牌需要极大的勇气:同共产主义苏联做交易。尽管对纳粹德国来说,苏联在所有方面都是一个难以对付的敌人,然而随着英国等国的突然介入,达成共识的机会来了。斯大林同样意识到了牌局的变化,他也有了一个机会,一个同样需要极大勇气才能抓住的机会:与希特勒达成协议。

无论是从理论还是从现实角度讲,这两个国家的结盟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1933年希特勒上台之后,德国与苏联的关系迅速恶化,两国都展开了恶毒的宣传活动,将对方丑化为残忍和危险的魔鬼。两国之间的贸易也几乎中断:1932年,苏联50%的进口货物都来自德国,而六年后这一数字下降到了不足5%。不过,两国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消灭夹在两国之间的波兰。两国达成了共识:两国恢复邦交并不是不可能。问题的核心在于波兰,德国和苏联的合作取决于能否就肢解和分割波兰达成协议。

这一问题由斯大林本人提出。自革命以来,波兰就一直是苏联的眼中钉。首先是因为《凡尔赛条约》将1914年之前属于俄罗斯的一片土地划分给了波兰;另一个原因是在1917年之后的几年里,布尔什维克在彻底夺取政权的过程中曾受到过波兰军事行动的威胁。在30年代苏联清洗运动中,对波兰间谍的担忧成了当时的普遍心态。数百万人在清洗运动中遭到逮捕,有数十万人被处决。大概在与德国开启谈判的两年前,斯大林亲自签署了『清除波兰军事组织间谍网络』的命令,这又导致了数万人被逮捕,其中超过五分之四的人被枪决。对于与德国合作一同对付波兰,斯大林显得非常积极。

事情进展得很快。在斯大林答复同意签署协定两天后,由德国外长带领的德国代表团来到了莫斯科。两国在几个小时内就达成了协议的基本框架,其中包括一个公开的协议文本以及一秘密附属协定书,规定了双方在波罗的海沿岸以及波兰的势力范围,并划定了一条明确的分界线。对这一协议,苏联斯大林与德国希特勒都认为自己赢了。

苏联领导人是为了争取时间才同德国妥协。斯大林对希特勒及其带来的长期威胁没有丝毫幻想。苏联在漫长的动荡时期结束后需要时间来恢复。大面积的饥荒以及短视而残忍的政策,导致了数百万人在30年代初病死或饿死。随后几年里,苏联出现了严重的内斗。在苏联军队总共101名的高层成员当中,仅有10人未遭逮捕。在被扣押的91人中,有9人遭到处决。被逮捕的人员包括5位苏联元帅中的3位、2名上将、空军的全体高层、所有军区的司令员以及几乎全部的师级干部。红军瞬间变得一蹶不振。因此,斯大林需要时间来重建,而德国人的提议显然是天赐良机。

在另一边,希特勒也是孤注一掷。为了构建一个长久的强国,他急于得到资源。问题是,德国的地理位置不利于其进入大西洋与美国、非洲和亚洲开展贸易,因此希特勒将目光投向了东方。他之所以与苏联和解,是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打通属于他自己的丝绸之路了。与苏联结盟不仅能够收回《凡尔赛和约》中失去的土地,而且还能保证德国的未来。但希特勒特别提醒:所有的一切都取决于德国的成功。他说的是入侵波兰,以及与苏联和解之后的新机遇。对希特勒而言,与苏联达成协议会增加其政治冒险游戏的风险,但也会带来丰富的资源。

希特勒坚信他已经找到了捍卫德国未来的道路。国内农业产量的不足是德国的一个明显软肋。德国无法靠国内的生产自给自足,因此只能严重依赖进口。然而现在,希特勒声称,他找到了答案:我们需要乌克兰,『这样就没有人能够让我们像在上一次战争中那样挨饿了』。1939年的《互不侵犯条约》将乌克兰,或者说是其肥沃土地上的粮食收成送给了希特勒。德国人相信,这一良好的开端终将带来进一步的协议,特别是关于『从黑海到波罗的海之间的领土问题』。更多细节的谈判都围绕着贸易条款进行,尤其是苏联小麦、石油和其他物资的数量和价格,这些都是德国人入侵波兰以及入侵之后所必需的。斯大林正在为希特勒的战争推波助澜。与苏联的结盟给了希特勒信心,他不仅有了入侵波兰的资源保障,而且他相信,他在东方的地位也会受到他与斯大林之间协议的保障。

1939年9月1日,在这一历史性协议签署后仅仅一周,德国军队就越过国境,毫不留情地突破了波兰的防线。德国的先头部队包围了华沙,取得控制后立刻着手消灭波兰的精英阶层。在希特勒看来,『只有上层社会被粉碎的国家才能被奴役』。于是,官员和杰出人物成为清洗的目标。德国人很清楚他们要找什么样的人。在奉命进行搜捕和消灭工作的25名德国刺杀小组指挥官中,有15位拥有博士学位,其中绝大部分主修法律和哲学。

得知德国与苏联的再次结盟以及对波兰的入侵后,英国和法国顿如冷水浇头。尽管这两个国家对德国宣战,但是它们都没有向波兰提供实质性的军事或后勤支援。与此同时,印度和中亚地区对局势的恐慌性预测也开始传入伦敦。因为德国与苏联之间签订的协议不仅为德国提供了必要的物质资源,也为欧洲的战争铺平了道路。尽管对中亚地区的危险是否迫在眉睫表示怀疑,但是伦敦仍然意识到,德国与苏联的结盟的确会威胁到自己在东方的利益。1940年春天,英国开始打算与德国一决胜负。一份清醒到令人恐惧的报告指出,德国与苏联之间有多种对盟军极为不利的合作方式,英国在伊朗和伊拉克的石油资源很有可能受到攻击,并落入敌手。

这些担心并非没有依据。20世纪30年代,德国人在中东和中亚地区十分活跃。伊斯兰世界甚至认为希特勒是一位意志坚定、追求自身信仰的领袖,这一看法促进了该地区与德国的深入合作。事实上,到了1940年1月,德国最高统帅部正在热议应该如何鼓励苏联介入中亚和印度。许多伊朗人和伊拉克人被希特勒的活力和雄辩所征服。他们之间有着许多共同点,比如纳粹政权与一些伊斯兰杰出学者都是极端的反犹太主义者。德国首脑的反犹观点很受穆斯林的支持,他们将犹太人视作『败类和病菌』。同样,伊拉克复兴党的成立在很大程度上也要归功于纳粹的宣传和复兴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