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第二十章 纳粹之路(2)  

 

在侵略苏联时,希特勒还向阿拉伯人发去了正式祝福,愿他们早日取得独立,并致信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表示支持,称赞阿拉伯文明是一个古老的文明,并且与德国有着共同的敌人:英国人和犹太人。现在轮到英国人着急了。印度英军总司令韦维尔上将指出,伊拉克差一点就成了噩梦,眼下我们必须采取措施捍卫伊朗,很难说德国的势力是否会扩张到那里。

将注意力集中在伊朗是正确的,自开战以来,德国在那里的宣传攻势就未曾停歇过。希特勒对苏联的入侵在伊朗也引起了热烈的反响。据一些报道称,人们聚集在德黑兰市中心的赛帕广场上,以庆祝德意志国防军攻下了一座又一座的苏联城市。英国驻德黑兰大使布拉德爵士在入侵行动几天后向伦敦报告说,麻烦的是『伊朗人对德国打击他们的宿敌俄罗斯普遍感到兴奋』。著名的波斯学者拉姆顿在被问及对局势的看法时表示,伊朗的军队和街头巷尾都充斥着亲德的情绪。这里只有极少的人支持英国。德国驻德黑兰大使艾特尔也是这样认为的,他向柏林报告说,如果英国人在伊朗采取行动,他们将面临『顽强的军事抵抗』,并将促使伊朗国王正式向德国提出援助请求。

当英国人意识到如果德军东进,自己将毫无还手之力时,他们对伊朗投入德国人怀抱的可能性更加担忧了。不久前还是印度英军总司令、现被任命为中东英军总司令的奥金莱克上将被简要告知,希特勒的军队将在1941年8月中旬抵达高加索。在英国人看来,这无疑是一场灾难。德国人急需石油,如果让他们控制了巴库和高加索的石油生产,就大事不妙了。印度事务大臣艾默里指出,更糟糕的是,他们还将因此离伊朗和伊拉克的油田『更近』,这无疑会埋下『各种各样的祸根』。

伊朗的战略位置使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尽管斯大林在1939年与希特勒达成了协议,但是两年后德国的入侵促使苏联转而成为英国及其友邦的盟友,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华盛顿随之宣布:『美国政府决定将给予苏联一切可能的经济援助,以帮助其抵抗武装侵略。』问题在于如何将武器装备运到苏联。驶往北极圈的港口需要极大的后勤保障,而且在深冬时是相当危险的。同时,在日本已经控制了太平洋西部海域的情况下,缺乏除符拉迪沃斯托克之外的可用港口也是个问题。显然唯一的答案就是控制伊朗:这将防止德国在当地获取立足点和支持者,并且能更好地保护同盟国极其重要的自然资源,还将为阻止德军继续无情东进提供一个合作良机。

这不仅符合同盟国的战争目标,也与英国和苏联的长远利益相契合:占领伊朗将给予他们渴望已久的政治影响力、经济资源和战略价值。1941年8月,德黑兰被英军占领,苏联士兵随后进驻。当英军和苏军在伊朗北部城市加兹温会师时,双方举行了众多的庆祝活动。当伊朗国王还在犹豫是否要立即发布驱逐德国公民的最后通牒时,英国人开始通过新成立的BBC波斯电台发出通告,谴责国王将大批犹太人赶出首都,并为其私人的商业利益强迫劳工工作,以及用德黑兰的水资源灌溉他的私人花园。

面对英国的要求,伊朗国王闪烁其词。他向罗斯福总统抱怨英、苏两国的『侵略行为』,并谴责对『国际正义和人民自由权利』的威胁。最终,英国掌握了主动权,迫使礼萨汗退位,后者被认为是一个障碍。对许多伊朗人来说,这样的外部干涉是无法容忍的。1941年11月,一伙暴徒聚众高喊:『希特勒万岁!』『打倒英国人和俄罗斯人!』以此表达对英、俄占领军主宰祖国命运的憎恶。这不应该是伊朗的战争,二战中的分歧和军事冲突与德黑兰和伊斯法罕等城镇中的居民没有任何关系,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国家被卷入欧洲列强的争斗当中。

随着伊朗的局势得到控制,英国人在法国投降之后对法国在叙利亚的军事基地也采取了措施,以免德国利用这些基地打击英国及其盟友。一支仓促组建的飓风战斗机中队从哈巴尼亚皇家空军基地起飞,对法国维希政府的基地进行了轰炸。一位年轻的飞行员参与了这次1941年下半年的空袭行动,他后来回忆道:低空袭正赶上一场周日上午的鸡尾酒会,法国飞行员和『一群着装艳丽的姑娘』混杂在一起,热闹非凡;英军发动空袭后,到处都是酒杯、酒瓶和高跟鞋,所有人都藏了起来,『这实在是太滑稽了。』

消息传到柏林,德国人似乎还是一如既往地乐观。随着苏联陷入悲惨的境地,以及在波斯、伊拉克和叙利亚取得突破指日可待,德国人很有可能会展开一轮大规模的征服行动,以媲美7世纪伊斯兰大军或者成吉思汗及其继任者的成就。胜利看似唾手可得。然而,现实却完全不同。在取得令人瞩目的进展之后,德国人在苏联和其他地区开始陷入困境。一方面,在向东突进过程中的战斗减员数量,远远超过了准备接替他们的预备役人数。按照哈尔德自己的估计,苏联战争打响后的头两个月,国防军的损失超过10%,共有40多万士兵丧生;到了9月中旬,伤亡人数上升到50多万。

部队的快速推进也给补给线带来了几乎难以承受的压力。缺少饮用水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问题,并且导致了霍乱和痢疾的暴发。近东和中亚的前景同样被夸大其词。德国政府没有什么可向热情的大众交代的,他们在年初还乐观地宣称要打通北非和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之间的通道。然而,要在这些地方站住脚都像是在做梦,更别提控制该地区了。因此,尽管已经占领了广阔的疆域,德国最高统帅部仍然要在苏联 摇摇欲坠时试图鼓舞士气。

入侵行动还面临着严重的供应不足。曾经有人估计,要让战斗部队逼近莫斯科,需要每天运送27车的石油;而整个11月,他们只得到了3车的石油。美国经济学家测算,德军每推进125英里将需要额外的35000节火车的石油,或者至少每天向前线运送1万吨石油。由于资源匮乏,军队推进的速度受到极大影响。

虽然后方对前线的后勤保障十分糟糕,但这还不算最大的问题。入侵的核心计划是占领乌克兰及俄罗斯南部的肥沃土地,即所谓的『获利』区。然而,即便在入侵前就从苏联输入粮食,依然还是跟不上德军的需求。事实上,德国人非但没能从东方获得大量的粮食,反而从1940年年底开始就不得不逐渐减少每日的卡路里摄入量,如今更是出现骤减。事实上,东部战场显然是个消耗资源的无底洞,想要通过粮食管控来熬到胜利无疑是天方夜谭。军队接到的命令是就地补给,但是他们做不到,只能靠着偷来的牲畜维持生存。同时,苏联的焦土政策夺走了该地区绝大部分有价值的东西。

因此,就算占领了所有的目标领土,东方战场也丝毫不能带来计划中的收获,反而产生了更多的需求。入侵苏联仅仅两天后,巴克就提交了一份作为四年经济计划一部分的小麦需求规划:德国人正面临着每年250万吨的粮食缺口,国防军必须解决这一问题,并且还需获取数百万吨的含油种子以及数百万头的牛和猪,以供德国人食用。这是希特勒指示他的将军们务必『将莫斯科和列宁格勒夷为平地』的原因之一:他不希望有人留在那里,『否则我们将不得不在冬季养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