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第二十一章 冷战之路(2) 

 

华盛顿感到了切实的威胁。1942年12月,首批2万人的部队抵达波斯湾的霍拉姆沙赫尔港,帮助伊朗改进交通体系。自那以后,美国人就一直密切地关注着伊朗的局势。为了监督后勤工作,美国人还有德黑兰建立了一个大型的营地,后来成为美军在波斯湾的指挥总部。英国和苏联也把首要目标放在了伊朗,因此双方在避免战争的同时,都在不断地削弱这个国家。伊朗正处于被四分五裂的危险境地。

被派到伊朗去支援和监督战争期间补给线的美国人首次经历了某种程度上的文化差异。伊朗军队训练不足、物资短缺,基本可以是毫无用处。如果要抵御恶邻们的进攻,必须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培养新一代的军官以及购买优良的装备。这对新任伊朗国王来说是个好消息,他正渴望在伊朗现代化的道路中打上自己的烙印。但他的美国预算顾问坦白地告诉他,问题在于伊朗不可能按照西方的标准打造出一支军队。他被告知,如果将资金用于军事开支,那『几乎没有钱可以投入农业、教育和公共医疗了』。

斯大林的姿态和行动让美国人感到严重不安,而准备不足、组织逃散、力量薄弱的伊朗人又似乎没有什么机会能把苏联人赶走。一些听过斯大林演讲的人确信这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檄文』。美国驻莫斯科临时代办凯南曾亲眼目睹过斯大林的大清洗,他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并在1946年初对即将出现的全球竞争提出警告。他认为,苏联人对直接与美国展开竞争表现得非常狂热,他们的目标是『破坏我们国内的稳定,打乱我们传统的生活方式,以及让我们在国际上颜面扫地』。

伊朗在政治和战略上的重要性把它推到了美国外交政策的前线。美国按照既定计划给予该国援助,并承诺帮助伊朗人建立一个没有压迫的、繁荣和平的世界。美国国务院的一份简报指出,趁伊朗经济衰退,『还没有到糟糕的地步』,应该立即给予强有力的援助,否则该国将有『经济彻底崩溃并很快加入苏联阵营』的危险。此外还有一些强调苏联对世界和平构成威胁的报道:『共产党头目的目标是在全世界压制人类的自由。』甚至还宣称:『苏联教师把家安在废弃的、不能再运牲口的货车车厢里』,缺少取暖和基本的医疗设施,以及清洁的用水。

援助资金开始大量涌入伊朗,在三年里差不多翻了5倍,从1950年的1180万美元增加到1953年的5250万美元。援助的目标是促进伊朗的经济发展,稳定伊朗的政治文化并奠定其改革的基础,同时也为伊朗的自我防卫提供军事和技术支持。这是美国在中东打造附属国的开端。美国人之所以愿意做这些事情,部分是因为他们意识到了英国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扶植这些中东政权,部分是因为需要对苏联的扩张作出反应。然而,这些都不是美国密切关注伊朗的主要理由。对于美国外交事务来说,对中东援助的最重要的理由还是石油。

有一位叫作戴高礼的勇敢的石油商人,他曾在俄克拉何马州学习了地质学,然后在美国石油业中赚到了第一桶金。战争期间,他来到中东对该地区现有的油田进行评估,对该地区的长期资源潜力和重要性提出意见,同时将其与墨西哥湾、委内瑞拉和美国本土的资源进行比较。尽管是保守估计而且附有说明,他的报告仍然令人震惊:『世界石油生产的中心正在从墨西哥湾—加勒比海地区向中东和波斯湾地区转移,而且这一转移将会一直持续,直到后者完全超越前者。』和他同行的一些人发回给国务院的报告更为坦率:『这一地区的石油是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得到的最大馈赠。』

英国人也知道这一点,他们非常嫉妒在中东地区前景光明的美国。一位举足轻重的实业家告诉丘吉尔:美国人应该被告知离开中东,并且尊重英国业已取得的有利地位。英国政策制订者们对未来感到担忧:『美国意图夺取我们在中东的石油资产。』连首相本人都直接介入,他在给罗斯福总统的电报中说道:『我对协商的进展表示担心。您知道,我只希望这不会影响贵我两国之间的公平。』于是,英国和美国就如何瓜分这一世界上的重要地区取得了共识。他们达成了共识:波斯的石油是英国的,巴林和沙特阿拉伯是美国的,而伊拉克和科威特的石油则由两国共同分享。

实行油田国有化的传言和威胁甚嚣尘上,这反映世界的新秩序。一些石油国开始获得越来越多慷慨的、具有竞争性的新待遇。例如,美国石油富豪盖蒂为沙特与科威特之间中立地区的开采权支付的费用,几乎是其他中东地区的两倍,这引发了那些受制于早期协议的国家的抗议。这不仅使得它们对资源被征用的方式感到不满,而且促使它们提出了国有化的要求,并变得更易受到共产主义花言巧语以及莫斯科示好行动的影响。随着美国放低贸易姿态并重新商定了一些交易草案,美国和阿拉伯国家的石油收入比出现了明显的转变。例如,1949年美国财政部从西方石油公司财团阿美石油公司获得了4300万美元的税金,而沙特阿拉伯的收入是3900万美元;两年后,随着税收减免机制的修改帮助企业能够冲抵开支,企业交给美国政府的税金为600万美元,而给沙特的则是1.1亿美元。这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沙特、科威特和伊拉克等国都重新制定了特许开采条款,这些新的条款更有利于当地的统治者和政府。

一些历史学家将这次资金流的重新分配与伦敦在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进行的权力转移相提并论。但事实上,它的影响更像是发现美洲大陆以及随后的全球财富再分配。控制着特许开采权并且主要供应欧洲和美国的西方企业开始向中东输入资金,并因此开启了世界重心转移的过程。蜘蛛网般纵横交错的输油管道连接着东方和西方,标志着该地区翻开了新的历史篇章。此时,在全球流动的不再是香料或丝绸、奴隶或白银,而是石油。

然而,英国人却没有像他们的美国盟友一样认清形势,他们有着别的想法。在伊朗、英伊石油公司成了抨击的焦点。原因很简单,缴纳给英国财政部的税金和支付给伊朗的授权费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尽管本地区的其他国家同样在抱怨从石油行业获得的利润太少,但是伊朗的分配失衡使得该国陷入了更为糟糕的局面。像在其他地方一样,英国进退两难、走投无路。头脑精明而且人脉广阔的美国国务卿艾奇逊认为,让英国人重新商定特许权条款几乎是不可能的。英伊石油公司由英国政府控股,自然被视为是英国及其外交政策的延伸。像东印度公司一样,英伊石油公司的企业利益和英国政府利益之间界限模糊。它的权力巨大,实际上就是一个『国中之国』,它的力量『就是英国的力量』。艾奇逊指出,如果英伊石油公司最终屈从让步并给予伊朗更好的条件,这必将『粉碎人们对英国力量和英镑最后的信心』。他预言,如果这种情况发生,英国钭在数月内失去全部的海外资产。

艾奇逊意识到,伦敦对该公司严重依赖,这使得局势变得更加危险。这就是为什么英国要运用所有的外交手段大力宣扬迫在眉睫的苏联入侵威胁。艾奇逊对此一点儿都不相信,与他们的宣扬相反,『英国人最主要的目的不是防止伊朗落入共产党之手,而是要保住他们最后的财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