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帮”兴亡2  兴风 --叶永烈著

第十章批《海瑞罢官》一炮打响(1)

 

毛泽东称赞过《海瑞罢官》

批判《海瑞罢官》是“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线。这根导火线是怎样点燃起来的呢?最早提出要批判《海瑞罢官》的,是那个自称“在文教方面”的“—个流动的哨兵”的江青。江青原本与吴晗毫无交往。1987年5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吴晗》(王宏志著)一书,披露了一桩鲜为人知的事情:有一次毛泽东请吴晗吃狗肉,江青也在场。席间,毛泽东和吴晗谈论历史,谈得很热烈。江青不懂,也凑上来插嘴。吴晗指出她说得不对,江青立即满面怒容,但在毛泽东面前也不好讲什么。…

仇恨的种子,最初是这样埋下来的。用江青的话来说,从此她对吴晗非常“感冒”……她的小心眼儿,她的强烈的报复心理,使她对吴晗横竖看不惯。1962年7月6日晚,江青看了《海瑞罢官》彩排,不以为然。此后,江青又看了几回。这个“流动的哨兵”,终于向毛泽东报告:《海瑞罢官》是一出“骂皇帝”的戏,有着严重的政治错误,应当马上禁演。毛泽东抽着烟,微微笑着。他没有正面答复江青的话,却拐了一个弯,说道:“你有空的话,多找几本书看看。”

毛泽东关心起《海瑞罢官》来了。他把主演《海瑞罢官》的京剧名家马连良先生请进了中南海。毛泽东也爱看京戏。他跟马连良说起了“马派”的《群英会》、《甘露寺》、《四进士》、《借东风》。毛泽东说:“马先生,你的拿手好戏真不少。听说,你最近又多了一出好戏一《海瑞罢官》”。马连良见毛泽东喜欢《海瑞罢官》,站了起来,当,场唱了几段。毛泽东听罢,笑道:“戏好,海瑞是好人!《海瑞罢官》的文字也写得不错。吴晗头一回写京戏,就写成功了”。听到毛泽东赞扬《海瑞罢官》,马连良高兴得朗朗大笑。当夜,马连良便打电话给吴晗,转告了毛泽东对《海瑞罢官》的赞语,连声说:“毛主席真是礼贤下士!”

江青在1962年下半年就想批《海瑞罢官》,由于得不到毛泽东的支持,只得作罢。直到1965年春,江青得到柯庆施的支持,通过张春桥结交了姚文元,她这才把“文革”的导火索点燃起来。

江青组织批判《海瑞罢官》

史学家黎澍曾对江青作过这么一番评语:“江青那些年的地位,其实是个探测器。《清宫秘史》《武训传》、《红楼梦》研究》、《海瑞罢官》都是她先出面,说她认为应该批判,大家从来不认为她有多高明,所以听过也就罢了。然后回去报告——‘他们不听你的!’然而,就算她这个位置上换个人,老实本分,不会干这些事,也会换个形式出现的。”江青这“探测器”,确实需要“回去报告”。最初,毛泽东对于“探测器”的报告没有在意。因为学习“海瑞精神”,是毛泽东自己提出来的。在1962年7月,江青要做这样的“索隐”文章,还得不到毛泽东的支持。

时光的流逝,“阶级斗争”的弦越拧越紧,对江青越来越有利。三个月后,康生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用“索隐”法把《刘志丹》打成“反党小说”,毛泽东则说“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这无疑使江青“批判”《海瑞罢官》的信心倍增。1963年12月12日,毛泽东在柯庆施的报告上作了批示,批评文艺界“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社会主义改造“至今收效甚微”。 1964年6月27日,又在《中央宣传部关于全国文联和所属各协会整风情况的报告》上作了批示,批评这些协会“最近几年,竟然跌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这便是毛泽东关于文艺界的著名的“两个批示”。

1964年8月,毛泽东在《中宣部关于公开放映和批判(北国江南〉、《早春二月)的请示报告》上批示:“……使这些修正主义材料公之于众。可能不只这两部影片,还有些别的,都需要批判。”这样,在全国出现了批判《北国江南》和《早春二月》的高潮。既然毛泽东以为“修正主义”的影片“可能不只这两部影片,还有些别的,都需要批判”,江青马上“加码”,增加到十部。于是,在1964年底,江青约见中共中央宣传部五位正副部长座谈。这清楚表明,江青已经凌驾于中共中央宣传部之上。

据当时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的吴冷西回忆:1964年底,江青约中宣部五位副部长(周扬、许立群、林默涵、姚臻和我)座谈,要求中宣部通知全国报刊批判十部影片。我记得,她要批判的影片有《不夜城》《林家铺子》《舞台姐妹》《红日》《逆风千里》《兵临城下》以至《白求恩》等。当时大家都没有同意,认为要慎重考虑。事后江青就到上海去,上海报纸就陆续批判这些影片,全国其他地方也相继仿效。在这样压力下,中宣部被迫要《人民日报》批判《不夜城》和《林家铺子》。

在全国点名批判那十部影片的高潮中,江青加紧了对于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批判工作。康生支持了江青。毛泽东也同意对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进行批判。江青持“尚方宝剑”,前往上海秘密组稿,就当江青在“上海基地”跟张春桥、姚文元密谋之际,从成都传来令他们沮丧的消息-1965年4月9日,柯庆施在那里病逝。4月26日,张春桥陪同江青看了上海京剧团的《智取威虎山》江青三次提及了柯庆施之死。她反反复复说道:“上海是一个战略重地。你们一定要搞出样板来,才对得起上海人民,才对得起党,对得起去世的柯庆施同志。”

张春桥代替了柯庆施,成为江青在上海倚重的支持者。1965年12月10日,张春桥在上海举行的关于《海瑞罢官》的讨论会上,也曾透露了若干内幕。只是由于当时还不能亮出江青这张“王牌”,张春桥故作曲笔,说是自己读吴晗的《海瑞集》,感到问题严重。虽说遮遮掩掩,张春桥毕竟还是说出了一些内幕:第一,他和姚文元都未看过京剧《海瑞罢官》只是“有人说是毒草”,才着手批判。这“有人”,当然指江青。第二,承认他和姚文元“没有碰过明史”,为了批《海瑞罢官》,不得不从“埋头读书”入手。第三,文章的写作准备工作,开始于1965年2月,在八个月中,改了十稿。第四,连作者自己,对于把《海瑞罢官》跟“单干风”、“翻案风”联系起来,都以为“那是很伤脑筋的”。第五,江青所说的“保密”,其实,多半是由于这一批判乃是一场强词夺理的政治诬陷,所以不敢“声张”。

在浓密的大幕遮掩之下,江、张、姚一次次讨论,一回回修改,终于把那篇“宏文”炮制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