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

 第四章 公元618年,李渊称帝,大唐开国(2)

 

宇文化及的摄政之路

一代帝王就这样凄凉地走了,虽然保住了全尸,却死无葬身之地。无处安葬的一个客观原因是――杨广从没给自己修过陵墓。他一生耗费巨大的精力和无数民脂民膏修建了遍及天下的离宫别馆,同时也给后人留下了一条泽被万世的大运河,可唯独漏掉了自己的终极归宿。杨广死后,萧皇后和宫人们拆下几片床板,给杨广和幼子杨杲做了两口简陋的棺材,然后就让他们孤零零地躺在离宫西院的流珠堂里,从此再也无人问津。直到宇文化及一路北上之后,江都太守陈陵才按照天子礼仪,把杨广葬在离宫西侧的吴公台下,总算让他入土为安。此时距杨广被杀已经将近半年。武德五年(公元622年)八月,唐朝扫平了江南后,又将杨广改葬到了江都附近的雷塘(今扬州市北平冈上)。

杨广死后,萧皇后和六宫嫔妃们并没有喝下杨广给她们准备的毒酒。她们苟活了下来,无可奈何地成了宇文化及的玩偶。萧皇后虽然逃过一死,但是此后的命运却极为不堪。大业十四年五月,宇文化及把萧皇后和六宫嫔妃一起带到了中原。其后宇文化及败亡,萧皇后又落到窦建德的手中。再后来,东突厥的处罗可汗又从窦建德手里要走了萧皇后。一直到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当李靖和李世民率领唐军破灭突厥之后,萧皇后才终于被唐朝政府以相应的礼节迎回了长安。

皇帝没有,天子的宝座空空荡荡,总得有人坐上去。宇文化及想到了杨广的四弟蜀王杨秀。这是隋文帝杨坚五个儿子中唯一在世的一个,十几年前就被杨坚罢官软禁。杨广即位后虽然没有杀他,但也始终不让他恢复行动自由,而且担心他背后搞小动作,所以每次出巡总是带在身边――此刻杨秀就被关在江都的禁军军营中。可宇文化及的提议却遭到了众人的反对。宇文智及提出了另一个人选,那就是与他私交甚笃的秦王杨浩(杨广三弟杨俊的儿子)。宇文化及同意了,他觉得反正这皇位迟早是他的,现在牵谁出来走这个过场对他来讲没有任何区别。

新皇帝的人选一确定,剩下来的宗室亲王就没有任何存在价值了。当天,蜀王杨秀和他的七个儿子,齐王杨暕和他的两个儿子,以及燕王杨倓,包括隋室的所有亲王和外戚,无论老幼全部遭到屠杀。清理完隋宗室,接下来就轮到杨广的那些心腹重臣了。内史侍郎虞世基、御史大夫裴蕴、左翊卫大将军来护儿、秘书监袁充、右翊卫将军宇文协、千牛宇文晶、梁公萧钜等人,以及他们的儿子,都没有逃过这场灭顶之灾。

该杀的都杀了,该降的也都降了,昔日的轻薄公子宇文化及开始堂而皇之地踏上“摄政”之路。他自称大丞相、总百揆,以萧皇后的名义拥立秦王杨浩为帝,但却一直把他软禁在别殿,命士兵严密看管,只是让他在各种诏书上签字盖章而已;随后,宇文化及又任命二弟宇文智及为左仆射、三弟宇文士及为内史令,彻底掌控了江都朝廷的军政大权。大业十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宇文化及任命左武卫将军陈稜为江都太守,同日宣布大军返回长安,带着傀儡皇帝杨浩、萧皇后,以及六宫嫔妃一同启程北上。其龙舟队的盛大排场与当初的杨广无二。此刻的宇文化及绝对不会料到,有两次兵变正埋伏在道路的前方,差点终结了他刚刚开启的这场帝王美梦。

第一次兵变发生在龙舟队启程的这一天。当天傍晚,船队行至离江都不远的显福宫,三名禁军将领便开始了密谋。一个是虎贲郎将麦孟才,另外两个是虎牙郎钱杰和沈光。是日夜里,麦孟才积极联络军队中的旧交,迅速纠集了数千部众,约定于次日拔营前袭杀宇文化及。然而消息很快泄露。宇文化及带着心腹将领连夜逃离大营,同时通知司马德戡先对麦孟才等人下手。经过一番血战,麦孟才、沈光、钱杰及其部众数百人全部战死。兵变总算是平息了。还好,有惊无险,宇文化及在心里对司马德戡大为感激。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船队行驶到彭城郡(今江苏徐州市)的时候,第二次兵变接踵而至。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次的主谋居然是司马德戡。其实宇文化及一上台,很多人马上就后悔了。因为这位轻薄公子不仅没有半点能耐,而且骄奢之状比杨广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每次进入大帐的时候,总是大大咧咧地面南而坐,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帝王。更令人愤怒的是,他架子虽然摆得很大,可百官凡有进奏,他却一概保持沉默,什么话也不说。这样的沉默是代表睿智和深沉吗?不,谁都很清楚,他这是胸无韬略、不敢决断。每次下帐后,宇文化及马上会召集一帮心腹,商量百官所奏议的事,等别人帮他出了主意,他才命人拟就相关诏书,拿去让杨浩签字。

大伙把脑袋别在裤腰上搞政变,到头来拥护的居然是这么一个既骄矜又无能的笨蛋,怎能不令众人齿冷血热?宇文化及总揽大权后,封司马德戡为温国公,表面上加官晋爵,而实际上是夺了他的兵权。司马德戡在为不满,后来通过向宇文化及说情,好不容易才重新掌握了一点兵权――负责统领一万多人的后军。但是这点兵权其实也是不稳固的。因为宇文化及始终防着他,哪一天要是把他的兵权卸了,司马德戡就彻底任人摆布了。所以司马德戡不得不先下手为强。于是二次兵变的计划就这么定了下来。但是司马德戡的信心有些不足。因为宇文化及现在是大丞相,手里掌握了十几万军队,而他只有区区一万多人。万一暗杀不成,双方开打,司马德戡的胜算并不大。

为了保证计划万无一失,司马德戡决定找一个外援。他找的人是其时盘踞在济阴郡周桥一带的变民首领孟海公。司马德戡给孟海公写了一封信,此后一直在等待回音,然而孟海公一直没有回音。兵变的时机就这么在焦灼的等待中流逝。宇文化及很快得到了消息,于是设计逮捕了司马德戡。计划中的兵变就此流产。随后司马德戡便被绞死,同党十多人也全被诛杀。几天后,让司马德戡一直望眼欲穿的孟海公终于出现了。可孟海公不是来找宇文化及打仗的,他是来找宇文化及喝酒的。

大业十四年四月下旬,由于水路受阻,宇文化及率大军改行陆路,从彭城进入中原。在巩洛(今河南巩县)一带,宇文化及遭遇了瓦岗军的阻击,于是转向东郡(今河南滑县),隋东郡通守王轨立刻开门迎降。中原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由于宇文化及的到来,东都的命运变得比以往更加扑朔迷离。

后杨广时代的逐鹿游戏

李建成和李世民比宇文化及先抵达中原。可还没等东都舞台上的逐鹿大戏开锣,李世民就决定弃权了。李世民冷静地判断了一下当时的形势,得出了一个结论――现在夺取东都的时机还不成熟。道理很简单:李密的瓦岗军有三十多万人,具有很强的战斗力;东都的王世充也算是隋朝军队中的一支劲旅;还有,宇文化及的十几万军队此刻也正朝中原扑来。这几大势力加在一起就有五六十万之众,如果硬要跟他们拼抢东都,就算获胜,也会极大地消耗自身的实力。所以李世民的想法是:暂时先班师,等这几大势力互相绞杀,斗得N败俱伤之后,再出关摘取胜利果实。四月初四,军队班师。

世间已无杨广,所以很多人有事要忙。首先作出反应的是时任吴兴(今浙江湖州市)太守的沈法兴。当时沈法兴正在努力围剿东阳郡(今浙江金华市)一带的变民,一听说杨广被宇文化及诛杀,立刻起兵,以讨伐宇文化及之名,先后攻占江表的十几个郡,自立为江南道大总管。这一年四月下旬,原来称梁王的萧铣了正式称帝,并迁都江陵(今湖北荆州市),随后派遣各路军队大举向南扩张。原本一直在坚守城池的各地隋朝将吏听到杨广被弑的消息后,纷纷放下武器投降萧铣。萧铣的势力迅速壮大,其版图东至九江、西至三峡(今湖北与重庆交界处)、南至交趾(今越南)、北至汉川(今汉水以南),成为当时南方最大的一个割据政权,并拥有常备军四十余万。

与此同时,杨广被弑的消息也传至长安。这一天终于到来,李渊仰天恸哭。这场由李渊自导自演的“匡扶帝室”的政治秀,终于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五月十四日,隋恭帝杨侑将皇位禅让给唐王李渊。五月二十日,五十三岁的唐王李渊在太极殿登基称帝;同时祭天、大赦,改元武德。一个长达二百八十九年的大唐王朝,就在此刻拉开了宏伟的序幕。与李渊登基同日,唐政府将隋朝的郡县制改为州县制,命现有管辖范围内的各郡太守一律改称刺史。同日,唐朝政府废除隋朝律令《大业律》,另行颁布新朝律法。六月七日,李渊立李建成为太子,封李世民为秦王,李元吉为齐王;其他宗室诸人李孝基、李道玄、李神通等也在这一日全部封王。

在唐朝建立仅仅四天之后,即五月二十四日,东都的留守官员王世充等人也拥立年仅十五岁的越王杨侗登基称帝。但东都的形势却比以前更为严峻。因为前面有虎后头有狼。一个李密就够让人头疼了,现在居然又来了一个宇文化及。有一个叫盖琮的人向杨侗上疏,建议招降李密,共同对付宇文化及。众人都觉得这是拯救东都的上策,于是奏请杨侗,命盖琮携带皇帝诏书前去游说李密。一见到盖琮带来的杨侗诏书后,李密大喜过望,当即请求归降。杨侗随即下诏任命李密为太尉、尚书令、东南道大行台行军元帅,封魏国公,命他先讨平宇文化及再入朝辅政。

成功招抚李密之后,段达、元文都等人大为兴奋,认为东都从此太平,随即在上东门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庆功宴,众人赋诗饮酒,载歌载舞。只有一个人在宴会进行的过程中始终阴沉着脸。他就是王世充。王世充很愤怒。因为在招降李密这件事情上,他是最大的受害者。大家都很清楚,王世充在东都朝廷唯一的存在价值是与李密抗衡。可如今李密居然降了,而且还摇身一变成了仅次于皇帝杨侗的第二号人物,反倒骑到他王世充头上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