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

 《血腥的盛唐》(16)

 

消灭西秦薛举

大业十四年秋天,从东都战场上败逃、退守魏县的宇文化及遭遇了第三次未遂兵变。这一次造反的人是他的心腹张恺。宇文化及得到密报后,迅速逮捕了张恺及其党羽,并全部诛杀。虽然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可宇文化及的心情还是一天比一天郁闷。因为从江都带出来的十几万军队死的死、逃的逃,已经所剩无几了;而且北面有势力强大的窦建德,南面有骁勇善战的徐世蹟,他们宇文兄弟只能龟缩在这魏县一隅,眼见局面日蹙,可他们却无计可施。

部众不断有人逃亡。眼看自己的末日即将降临、帝王梦就要破碎,宇文化及仰天长叹:“人生固有一死,难道我就不能当一天皇帝?”宇文化及豁出去了。这一年九月末,宇文化及强迫傀儡皇帝杨浩喝下了一杯毒酒,然后登基称帝,国号为许,改元天寿,同时设立文武百官。

李密刚刚进入潼关,李渊派出的使者就络绎不绝地前来迎接。十月八日,李密率部抵达长安,然而,李密并没有看到期待中的盛大欢迎仪式。更让李密感到失望和愤怒的是,几天后李渊虽然授予了他上柱国和邢国公的爵衔,可却莫名其妙地给了他一个光禄卿的职务。所谓光禄卿,说好听点叫宫廷膳食部长,说难听点就是管食堂的。既然是管食堂的,朝廷的文武百官当然没人拿正眼瞧他。李密的气真是不打一处来。

对于大唐王朝而言,它在关中最大的威胁无疑就是西秦薛举。此人不死,李渊绝对睡不香。让人庆幸的是,七月九日唐军在浅水原惨败,八月九日薛举就死了――自己病死了。这真是天佑李唐!薛举死后,秦太子薛仁果继任秦帝,不过李渊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李渊听说这个薛家新掌门人为人刻薄寡恩,在当太子时就跟将领们明争暗斗,现在虽然接了他老子的班,可将领们大多不买他的账。李渊料定,薛家的家底很快就会被薛仁果败光。

武德元年(公元618年)九月,秦王李世民率军进逼薛仁果驻守的高塘城。薛仁果命部将宗罗侯出城挑战,可李世民却紧闭营门,拒不出战。双方对峙了六十余日,高塘城中的粮食终于吃光了,秦军将领梁胡郎等人纷纷率部向唐军投降。李世民知道秦军已经将士离心,遂命将领梁实孤军进驻浅水原,诱敌出战。宗罗侯大喜,果然出动所有精锐,对梁实的军营发起猛烈进攻。梁实按照李世民事先的部署,死守不出。军营中断水数日,梁实的人马一连几日滴水未进,可还是顽强击退了秦军一次比一次更猛烈的进攻。经此数日激战,李世民料定秦军已是强弩之末,遂下达总攻命令,两军在浅水原展开决战。李世民亲率数十名骑兵率先冲击敌阵,大军紧随其后,发起猛攻,斩杀秦军数千人。宗罗侯的部众开始溃退,李世民率两千多名轻骑紧追不舍。李世民率军进抵高塘城下,在泾水岸边扎营;薛仁果出动大军在城下列阵。片刻之后,薛仁果的麾下骁将浑斡等人率部出阵,向唐军大营飞奔而来。眼看又是一场恶战。可接下来的一幕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秦军一到阵前便哗哗啦啦地扔下武器,全部向唐军投降。

无奈的薛仁果只好带着剩下的部众回城坚守。日暮时分,唐朝大军全部进抵高塘城下,将其团团包围。午夜,守城的秦军将士意识到薛仁果大势已去,争相出城投降。十一月八日晨,脸色苍白、双目红肿的薛仁果万念俱灰地来到李世民的面前,他的身后是一个洞开的城门。秦军当天全部投降。李世民接收了一万多名精锐士卒和高唐城的男女居民五万人。

收降了秦军的将士之后,李世民并未将他们改编,而是仍然把降卒交给薛仁果的兄弟以及宗罗侯等降将率领,而且经常跟他们在一起射猎,毫无猜忌之心。西秦的众降将原本只是迫于形势而降,可以说人降心未降,而如今他们却亲身感受了李世民超乎常人的气度与胸襟,不禁被他的恩威所慑服,于是皆愿为其效死。十一月二十二日,李世民班师回到长安,将薛仁果在闹市中斩首。数日后,李世民因功被李渊擢升为太尉、兼陕东道行台尚书令。正是从这时起,李世民卓越的军事才华开始展现在世人面前。

割据陇西的薛举父子至此彻底出局。从起兵到败亡,历时仅一年零七个月。李渊的卧榻之旁再无他人鼾睡。可身边有一个人,却让他在这一年最后的日子里产生了一些烦恼。这个人就是李密。

李密之死

李密当了一个多月的光禄卿,感觉自己的人生很失败。几天前朝廷举办了一场大型宴会,李密职责所在,不得不忙里忙外地张罗。那几天李密心头的怒火真是蹿得比御膳房的炉火还高。宴会散后,李密跟王伯当大发牢骚。当时王伯当已经被任命为左武卫大将军,可他对这个职务同样也不满意,于是怂恿李密说:“天下事都在您掌握之中,而今东海公徐世绩在黎阳,襄阳公张善相在罗口,河南兵马犹在,何苦再待在这里!”李密遂下定决心叛唐,离开长安再展宏图。于是,就请求李渊让他前去山东招旧部。

李渊同意了,并在十二月一日,亲自设宴为李密等人饯行。在随同李密出关的部众中,有一个人感到了强烈的不安。这个人叫张宝德,是李密麾下的长史。他之所以内心恐慌,是因为他料定李密此行必叛。而他现在已经一意归唐,再也不愿当一个四处逃亡的草寇了,更不想在李密败亡之时跟着他一块遭殃。所以张宝德迅速给李渊呈递了一封亲启密奏,列举了很多理由,揭露了许多内情,其结论只有一个:李密必叛。看着这封密奏,李渊后悔了。他承认群臣说得没错――这的确是在放虎归山,很可能会后患无穷,但是李密早已走出潼关了,怎么办?

李渊的第一反应就是把李密召回来,可又担心这样做会把他提前逼反,考虑再三李渊只好颁了一道慰劳李密的诏书,命他暂且回京,再接受一个任务。然而,李渊的这招缓兵之计骗不了李密。李密接到诏书后,对贾闰甫说:“诏书遣我出关,无端又命我回去。皇上自己都说过,有人坚决反对我出关,看来他已经听信挑唆之言了,我现在要是回去,绝对难逃一死,不如先就近攻破桃林县,收其士兵和粮草,北渡黄河。等消息传到唐军驻守的熊州,我们早已远走高飞。只要能进入黎阳,大事必成,不知你意下如何?”贾闰甫看着李密,忽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预感到李密的败亡就在眼前。于是,他就分析形势,劝李密收回反叛之意。但李密哪里肯听得进,他只想孤注一掷,把所有的本捞回来。王伯当也认为贾闰甫的分析有道理,所以极力劝阻李密。可李密什么话也听不进去。随后,李密杀了李渊派来的传诏使者,而他的悲剧也就此注定。

武德元年(公元618年)十二月三十日。这一天凌晨时分,李密派人通知桃林县令,说他接到皇帝诏书,准备暂返京师,请允许让他的家属在县府暂住数日。桃林县令当然表示欢迎。李密随即挑选了数十名麾下勇士,让他们换上女人衣服,头蒙面纱,刀藏裙下,诈称妻妾,随同李密进入县府。片刻后,李密带领他们突然杀出,占据了县城,然后裹挟当地士兵,直奔熊耳山,沿险要道路向东进发;同时派快马飞报他的旧部、时任伊州刺史的张善相,命他出兵接应。驻守熊州的唐右翊卫将军史万宝对副手盛彦师说:“李密,骁勇之贼也,又有王伯当辅佐,而今决意叛变,其势恐怕难以抵挡。”盛彦师笑着说:“请给我几千人马,一定砍下他的人头。”

随后,盛彦师率部赶在李密之前进抵熊耳上南麓,立刻封锁要道,命弓箭手埋伏在两侧高地,步兵埋伏在山涧之中,下令说:“等贼人走到一半,同时发起攻击。”李密率众马不停蹄地奔至熊耳山时,自认为已经脱离了危险,于是放慢速度,缓缓穿越山谷,刚好进入了盛彦师的伏击圈。盛彦师占据有利地形突然发动攻击,将他们拦腰截断。李密部众首尾不能相顾,顿时溃散。李密看见唐兵从四面八方向他围了上来。唐兵举起了刀,一道寒光闪过,李密的头颅飞离了肩膀。李密死时,年仅三十七。王伯当自始至终都站在李密身边,遂一同被杀。数日后,二人首级传至长安。李渊随即命人把李密的尸体运到了黎阳,安葬在了黎阳山的南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