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

 第五章 可怕的李世民,完美的李世民(1)

 

最后一个影子朝廷

李密败亡,最大的获益者无疑就是王世充。他不但收降了李密的十几万部众,而且得到了单雄信、裴仁基、秦叔宝、程知节等一大批骁将,又夺回了洛口仓,解决了军队的粮荒。此外,小皇帝还加封他为太尉、尚书令、总督内外诸军事,并特准开设太尉府,精选文武官吏。王世充的权威达到了人臣的顶点。小皇帝杨侗对此忧心忡忡。他意识到王世充随时可能对自己下手,可又丝毫没有应对之策。那些日子里,无论是幼主杨侗,还是洛阳士民,所有人都很清楚,这最后一个影子朝廷很快就要覆亡了。

宇文化及称帝不久后,听到了李密败亡的消息,顿时心中窃喜,于是出兵攻打李密旧部元宝藏驻的魏州,但是打了四十多天,始终打不下来。正在中原一带四处游说的魏徵立刻前往魏州,劝自己的老上级元宝藏归降唐朝。武德二年正月初七,元宝藏向唐军献出了州城。正月十八,唐淮安王李神通率部攻击宇文化及的老巢魏县,宇文化及无力抵抗,只好向东逃往聊城。此时,定都乐寿的夏王窦建德也亲自率军南下,直逼聊城,准备与唐军拼抢胜利果实。困守聊城的宇文化及很快就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南北两大强敌的夹攻之中。城中的粮食也很快吃光了,宇文化及绝望了,只好向李神通请求投降。李神通却不准投降,继续攻城。

这时,窦建德的大军已经杀到。李神通自知不敌,只好率部撤出战场。窦建德随即对聊城发起猛烈进攻,并攻破了城池。窦建德大军入城后,立刻逮捕了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以及他们的一干亲信,并从容收取了隋朝的传国玉玺,还有各种印信和天子仪仗。宇文化及和他的两个儿子最后一起被斩首。宇文化及从称帝到败亡,历时仅四个月。

当大河南北的割据群雄逐一出局的时候,李唐王朝在中原、河北一带的主要对手就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是王世充,另一个就是窦建德。在隋末唐初的乱世群雄中,窦建德无疑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人物,因为这个人具有很强的人格魅力。自从大业七年起兵以来,凡是打了胜仗或攻陷城池,窦建德总是把掳获的金银财宝全部赏给将士,自己分文不取。窦建德的所作所为使他广泛赢得了人心。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从这个意义上说,窦建德无疑是天下群雄中最为潜力也最有资格与李渊父子抗衡的人。相形之下,王世充在这点上就比窦建德和李渊父子差远了。他身上丝毫不具备让人服膺的人格力量。所以他注定留不住人心—尤其是留不住秦叔宝和程知节这种豪杰的心。秦程两人找了个机会,离开了王世充,投到了唐朝李世民的帐下。

武德二年闰二月底,王世充亲自率领大军进攻殷州,将其攻陷。三月初,王世充又率军攻打?州和熊州,熊州刺史史万宝出兵迎战,结果被王世充击败。几场胜仗打下来,总算让王世充捞回了一点面子,同时也让他增加了几分逐鹿天下的底气。差不多在这个时候,一个在他心中隐藏已久的念头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称帝。王世充觉得颠覆隋朝这最后一个影子朝廷的时机已经成熟。他决定先把九锡搞到手,以此试探朝臣们的态度。所谓九锡,实际上就是历代天子专门赏赐给功臣的九种特殊礼遇和器物。王莽、曹操、司马昭都接受过九锡,这是历代权臣的专利品,是他们篡位称帝的敲门砖。

最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小皇帝杨侗知道胳膊终究扭不过大腿,可他还是想做最后的挣扎。他对段达说:“郑公不久前平定李密,已经擢升为太尉,近来并无特殊功勋,等天下稍微平定之后,再议此事也为时不晚。”段达也懒得再跟小皇帝废话了。他直截了当地说了四个字—太尉想要。小皇帝只好妥协了。三月十二日,段达在朝会上宣布:遵奉天子诏命,拜王世充为相国,总百揆,加九锡,进爵为郑王,允许郑国设立丞相以及各种文武官吏。一切都与当年隋文帝杨坚篡周的那一幕如出一辙。

王世充逼杨侗“禅位”

四月初的一个早晨,坐在乾阳殿上的小皇帝杨侗就看见段达与十几个朝臣一起匆匆上殿,他们带来了王世充的最后通牒。几天前王世充就已下令,让他的心腹韦节、杨续以及太常博士孔颖达等人着手筹备禅让仪式。杨侗听见段达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说:“天命不常,郑王功德兼隆,愿陛下遵循唐尧、虞舜之迹,即日举行禅让大典,顺应天意人心!”在整个禅让仪式举行的过程中,按照事先的安排,王世充三次上疏辞让,而杨侗则三次下诏敦劝。

四月初七,王世充乘坐天子法驾、陈列天子依仗,大摇大摆地进入皇宫,正式登基称帝,次日改元开明。至此,在隋炀帝杨广被弑之后又苟延残喘了一年多的这个影子朝廷终于宣告覆亡。这是唐武德二年,也是郑开明元年的五月末,洛阳皇宫的含凉殿里,隋朝的最后一任废帝杨侗看见一杯毒酒赫然摆在他的面前。隋朝最后一个皇帝杨侗死了。

从天而降的馅饼:平定河西

武德二年的夏天,正当王世充在东都称帝的时候,唐王朝也在西北战场取得了一场重大胜利—平定了河西李轨。这场胜利得来全不费工夫,它就像一块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李轨于大业十三年在武威起兵后,自称河西大凉王,雄踞一方,成为隋末的一支主要割据势力,并与西秦的薛举共同成为李唐王朝在西北的主要威胁。武德元年八月,李渊遣使联络李轨,下诏称他为“从弟”,与他结盟共同对付薛举。当年冬天,薛举父子败亡,李轨复趁机称帝,并出兵攻陷了张掖、敦煌等河西五郡之地。

面对李轨势力的迅速壮大,李渊决定采取册封的手段对他进行招抚,遂于武德二年二月任命李轨为凉州总管、封凉王。李轨采纳了左仆射曹珍的意见,派遣尚书左丞邓晓出使长安,向李渊递交国书,上面自称“皇从弟大凉皇帝臣轨”,同时表示不接受李渊的册封。李渊勃然大怒,当即扣留邓晓。当时的李渊已经决定以武力平定西凉,可问题是新生的唐王朝仍然要面对许多强敌,李渊对李轨只能暂时忍耐。此刻的李渊万万没有想到,短短三个月后一场胜利就从天而降—兵精粮足的李轨在一夜之间就被平定了。

一切都要从五月初李渊收到的一道奏疏说起。这道奏疏是一个叫安兴贵的朝臣递上来的,大意是说他的弟弟安修仁在西凉担任户部尚书,颇为李轨所器重,他愿意利用这层关系前去游说李轨,劝他归降唐朝。李渊采纳了他的建议。数日后,安兴贵以个人名义回到了家乡武威,李轨以为他叛唐归来,大喜过望,当即任命他为左右卫大将军。安兴贵取得李轨的信任后,找了个左右无人的时机对他进行劝降,但遭到李轨的训斥。安兴贵意识到劝降已经失败,接下来只有发动兵变了。当天安兴贵就和弟弟安修仁悄悄溜出了武威城。

安兴贵的确没有跟李渊吹牛,他们安氏家族和他们兄弟俩在凉州的确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短短几天他们就拉起了一支胡汉混杂、人数可观的军队,开始攻击武威。李轨大怒,亲自率兵出战,却被安氏兄弟打得大败,只好退回城中坚守。安兴贵率部将武威城团团围困,并绕城呼喊:“大唐朝廷派遣我来诛杀李轨,胆敢助之者,屠灭三族!”安兴贵的猛烈攻势加上心理战,很快就摧毁了西凉军队的斗志。这一年的五月十三日,安兴贵攻入武威,生擒李轨,河西宣告平定。李轨被俘后,很快就和他的几个弟弟、儿子一起被押解到长安,于闹市中斩首。

面对这场从天而降的胜利,李渊真是惊喜万分,随即任命安兴贵为右武侯大将军、上柱国,封凉国共,任命安修仁为左武侯大将军,封申国公。武德二年对李渊和整个大唐王朝来讲,实在是充满意外的一年。因为有许多事情从天而降。然而从天而降的不一定总是馅饼,有时候也会有霹雳。武德二年九月,李渊和他的大臣们全都被一声晴天霹雳震得目瞪口呆---太原丢了!是谁这么该死,把大唐王朝的龙兴之地都给弄丢了?是齐王李元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