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 第五章 可怕的李世民,完美的李世民

 大唐王朝全线告急(下)

 

李渊的诏书一下,李世民立刻上疏表示反对,并请拨给精兵三万,表示必能平定刘武周、克复汾晋。李渊甚为欣慰,马上集结了关中的所有精兵,全部交给了李世民。武德二年十月二十日,李渊亲自到华阴给李世民饯行。差不多从这个时候起,李世民就当之无愧地成了李唐王朝的中流砥柱。帝国的每一个危机时刻和重大的转折点,几乎都是李世民挺身而出,力挽狂澜,才使得初生的大唐王朝能顺利地迈上大一统的道路。

十一月,李世民趁黄河结冰,率大军自龙门踏冰西渡,进驻柏壁,与宋金刚对峙。就在李世民与宋金刚对峙的时候,先于李世民进入河东的永安王李孝基在夏县遭遇了大败,李孝基等人被俘。至此,唐王朝在河东的最后一块筹码就只剩下驻守柏壁的李世民了。打了胜仗的宋金刚手下尉迟敬德和寻相,解了夏县之围后,心满意足地回师浍州。可当他们行至美良川时,却遭到了唐军的伏击。这支唐军是李世民派遣的,将领是殷开山和秦叔宝。尉迟敬德仓促应战,以损失两千多人的代价才突围而出。混战中,在夏县被俘的唐将独孤怀恩趁乱脱逃,单骑回到了长安。

不久后,尉迟敬德和寻相又奉命驰援固守蒲坂的王行本。李世民探知情报,亲率三千步骑,连夜从小路直插安邑,对尉迟敬德发起突击,将其部众拦腰截断。尉迟敬德大败,士卒或死或降,基本上全军覆没。尉迟敬德和寻相逃出一命。这两场胜仗总算报了夏县惨败之仇,唐军将士士气高涨,纷纷要求李世民跟宋金刚决战。可是,李世民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他认为此刻需要的是隐忍和等待。他对将领们说:“刘武周据守太原,靠宋金刚打前站,所以他的精力强将全部云集于宋金刚麾下,但是宋金刚孤军深入,军中无粮,因此他最希望速战速决。而我们偏偏就要紧闭营垒、养精蓄锐,挫伤他们的锐气。等到他粮尽计穷,自当遁逃。所以眼下我们应该隐忍,不宜速战。”

刘武周的败亡

武德三年初夏,河东战场的形势开始出现转机。刘武周在二月上旬接连攻下长子和壶关后,其攻势就成了强弩之末,在随后围攻潞州和浩州时一再受挫,多次被唐军击败。四月中旬,宋金刚军中的粮草也全部告罄,不得不向北退却。一切都在李世民的意料之中。唐军发动总攻的时机终于到了。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这八个了既可以用来形容李世民的战术风格,又可以用来概括李世民的战略精髓。从武德二年十一月中旬到武德三年四月下旬,李世民与宋金刚对峙了将近半年,除了发动一两次十拿九稳的奇袭之外,李世民基本上按兵不动;可当宋金刚全线撤退的时候,李世民却亲率大军死死咬住不放,一日一夜追出了二百余里,与定杨军大小数十战,连战连捷,一直把宋金刚追到高壁岭(今山西灵石县南)。

在被唐军一路穷追猛打之后,宋金刚真正领教了李世民的军事才能。这种才能由两种力量组成,一个是高度的忍耐力,一个是惊人的爆发力。在雀鼠谷(今山西灵石县西南汾水河谷),唐军再度追上了宋金刚,一天之内,双方进行了八次会战,定杨军八战皆败,被唐军斩杀了数万人。当天夜里,唐军才终于在雀鼠谷西边的平原扎营。李世民已经连续两天没吃东西,三天未脱铠甲。而此刻大帐中的军粮只剩下一头羊,其余士兵们携带的口粮估计也都快吃完了。从明天开始他们就断粮了。

李世民当然不会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也知道,如果说唐军此刻的处境非常艰难的话,那么此刻宋金刚的处境就是极度艰难!谁能比别人撑得更久一点,谁就能获得最终的胜利。除了忍耐力和爆发力之外,一个胜利者需要接受的第三项考验就是—意志力。谁具有更坚定的意志力,谁就能笑到最后。四月二十三日,疲于奔命的宋金刚带着两万残兵逃到了介林。还没等他们缓过一口气,李世民已经兵临城下。宋金刚只好命尉迟敬德和寻相守城,然后率部在西门外列阵。李世民命李世?发起进攻,而后佯装撤退。当宋金刚挥师进击的时候,李世民率精锐骑兵迅速绕到了他的阵地背后。

腹背受敌的定杨军顿时崩溃,被唐军斩杀三千余人,宋金刚带着少数轻骑再度北逃。李世民又追出了数十里,一直追到张难堡(今山西平遥县西南)才勒住了缰绳。当时,并州以南、晋州以北的城池全部沦陷,只有浩州行军总管樊伯通、张德政仍然坚守西河(今山西汾阳市)孤城和这座张难堡。当李世民率部来到堡前,摘下头盔时,在绝境中坚守了半年的浩州将士认出了李世民,顿时喜极而泣。

尉迟敬德和寻相虽然带着残部守在介休,但是连日来的数十场败仗已经让定杨军的士气近乎瓦解。所以当李世民随后派遣宇文士及前来劝降时,尉迟敬德没有过多犹豫就开门投降了。李世民大喜过望,随即任命尉迟敬德为右一府统军,让他和寻相仍然率领他们的旧部八千人。后部尚书屈突通劝李世民要提防他们叛变,可李世民却不以为意,一笑了之。在李世民南征北战、扫荡群雄的整个武德年间,四方豪杰就这么一个个走到了他的麾下,从你死我亡的对手变成了死心塌地的亲信,这里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他们吸引到了李世民身边,并让他们从此变得坚贞不渝,不再选择离开和背叛呢?

是李世民卓越的军事才能,还是他强大的个人魅力?或者是他大唐二皇子的身份和地位?这些固然是重要的,但肯定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李世民给予他们一视同仁、毫无保留的信任。这些英雄豪杰都不是第一天出来打天下的,他们也跟随过各种各样的老大,所以他们凭直觉就能断定,什么样的信任是作秀和有保留的,什么样的信任是真诚和无保留的。在李世民身上,他们体验到的无疑是后者。李世民对他们毫无保留的信任让他们体验到了一种弥足珍贵的安全感。

对李世民来说,毫无保留地信任部属肯定是需要承担风险的,但是,有所保留地信任,或者说对部属时时警惕,处处提防,就能有效地规避风险吗?未必,因为乱世之中的风险无处不在,令人防不胜防。既然如此,那么互相提防事实上只会增大风险。也许李世民正是意识到了这一切,才会始终坚持这样一个原则—既然这个世界上的很多老大都在人为地制造风险,那么自己何妨做一个主动承担风险、让人有安全感的老大呢?换句话说,在征服人心的战场上,或许真诚者才是最温柔且最锋利的武器,信任才是最无形最坚实的铠甲。

当宋金刚惨败的消息传到并州时,刘武周就像被利器戳中了心脏,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血本无归了。此次倾巢南下,他把自己的精兵良将全部交给了宋金刚。而今宋金刚基本上全军覆没,刘武周还拿什么逐鹿天下?绝望的刘武周只好放弃并州,带着少数部众流亡东突厥。李世民迅速占领晋阳。随后,原属刘武周的所有州县也纷纷归降唐朝。流亡东突厥的刘武周不甘心就此失败,多次借助突厥兵马南下攻击。并州守将李仲文屡屡将其击退,并乘胜占领了唐与突厥边境上的一百余座城堡。突厥人觉得刘武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于是将他诛杀,宋金刚也同样被突厥人所杀。至此,李唐王朝在北方最强劲的一个对手终于覆亡,李渊父子终于可以把目光转向中原了。大唐王朝统一中原的战争就此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