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 第一章 山河崩裂

 杨玄感叛乱(下)雁门之围:惊魂33天

 

如果说,遍及各地的农民起义在杨广眼中只不过是蚍蜉撼树,尚不足虑的话,那么杨玄感叛乱则无异于一场政治地震,极大地摇撼了帝国的统治根基。杨玄感,隋朝开国元勋杨素之子,时任上柱国、礼部尚书,在帝国的政治高层拥有不可估量的影响力。在杨广看来,这样一个重量级人物起兵反叛,必将产生“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可怕效应,也无疑会引发巨大的政治离心力。

事实证明,杨广的担心是对的。杨玄感自黎阳(今河南浚县)起兵后,四方纷纷响应,部众很快发展到了十几万人。就在杨广围攻辽东时,杨玄感已迅速兵临洛阳城下,而围城不过数日,洛阳城中竟然有四十多个贵族和高官子弟出城投降。此时,杨玄感帐下有一位幕僚,也是官二代,此人目前虽默默无闻,但很快就将成为隋末乱世叱咤风云的人物,这个人就是日后瓦岗寨的义军领袖李密。

在围攻洛阳之前,杨玄感曾就全局战略咨询李密的意见。李密向杨玄感提出了谋取天下的上、中、下三策。他说:“天子出征,远在辽东塞外,南有大海,北有胡虏,中间仅有一条辽西走廊,是远征军和国内联系的唯一生命线。如果你亲率大军北上,出其不意攻占蓟县,夺取临渝,便能控其险要,扼其咽喉。如此一来,东征军的归路被切断,高丽人势必从他们背后发起攻击。这样你就能兵不血刃,生擒杨广!此乃上策。”

杨玄感略微沉吟,说:“告诉我中策。”李密说:“关中自古乃四塞之地,天府之国,如今虽有隋将卫文升据守,但此人不足为虑。我们若率大军向西,所经城池一律不加攻打,直取长安,据险而守,天子纵然班师,但根据地已失,我们便有足够的时间审慎筹划,稳步进取。”杨玄感又想了想,说:“告诉我下策。”这时,李密若有所思地看了杨玄感一眼。他预料,杨玄感一定会选下策,而下策必将招致灭亡。他说:“派出精锐,昼夜奔驰,袭取东都,号令天下!问题是,万一一百天拿不下来,天下之兵四方而至,事态就不是在下所能预料的了。所以,这是下策。”

“先生所谓下策,实乃上策!”杨玄感斩钉截铁地说:“如今百官眷属皆在东都,若先取之,足以动摇士心,颠覆国本!”李密沉默了,他太了解杨玄感了,这是一个被一帆风顺的命运宠坏了的世族子弟,他身上的自负、虚荣与骄矜,简直和天子杨广如出一辙!在追求成功的道路上,他们都喜欢走捷径。但有时候,捷径也可以用另外一个词来表达――短路。 不出李密所料,杨玄感刚刚率大军围困洛阳不久,杨广的东征大军已迅速回师中原。面对隋朝大军对他形成的包围圈,杨玄感又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他把本来就不多的兵力分成两路,一路抵挡已经屯兵黄河北岸的屈突通,一路进攻从长安起来驰援东都的卫文升。但是,屈突通很快就突破了他的防线,顺利渡过黄河,与卫文升部和驻守洛阳的樊子盖部遥相呼应,对杨玄感形成了前后夹击之势。杨玄感的末日来临了。

直到此刻,他才决意实施李密当初提出的中策――西进关中,入据长安。大业九年七月二十日,杨玄感无奈地解除了对东都的包围,率部西进潼关。宇文述与屈突通等人合兵一处,率大军在背后拼命追击。在董社原(今河南灵宝市西),隋朝大军追至,杨玄感被迫在此与隋军决战。结果,杨玄感全军覆没,杨玄感自杀身亡。他从起兵到败亡,为时不到两个月。

雁门之围:惊魂33

大业十年(公元614年)三月,杨广决定三征高丽。十四日,杨广率领大军向辽东出发。此时的高丽,表面上还在抵抗,实则早已精疲力竭了。此前的两次大战固然拖垮了隋帝国,可同时也让小小的高丽元气尽丧。面对卷土重来的隋朝水陆大军,高丽王高元只好低头妥协。七月二十八日,高元遣使前往隋军大营,向杨广奉上降表。三征高丽就这么落下了帷幕。

对于杨广来讲,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或许足以抚慰他那受伤的心灵,可对于多数将领来说,这种充满自慰色彩的精神胜利却让他们感到极为难堪――一征高丽大败而回,二征高丽无果而终,三征高丽不了了之。大业十年十月底,杨广命令高元按照臣藩之礼入朝觐见,可是他万万没有料到,高元居然把他的诏令当成放屁,一点反应都没有。杨广发现自己被耍了,顿时暴跳如雷,对着满朝文武发出怒吼――老子要四征高丽。然而,杨广还能四征高丽吗?这个千疮百孔、风雨飘摇的大隋帝国,还能经得起他的疯狂折腾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此时的国库已然空空如也,再也不可能让杨广随心所欲地往高丽这个无底洞里砸钱了。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杨广郁闷难当。为了消除自己的郁闷,杨广决定北巡――第三次北巡。四征高丽的钱花不起,三次北巡的钱他还是花得起的。大业十一年(公元615年)八月初五,杨广向帝国的北部边境出发了。此时的杨广不知道,一场比三征高丽更让他难以想象的噩梦,正悄悄匍匐在道路的前方。准确地说,它匍匐在雁门郡。

大业十一年八月十二日,杨广的御驾抵达雁门郡(今山西代县)。此时,雁门以北的大地正滚过一阵剧烈的战栗――四天前,东突厥的始毕可汗已经率领数十万精锐骑兵从塞外呼啸南下,此刻正风驰电掣地朝雁门扑来。他的目标是――杀死杨广。杨广到达雁门的第二天,东突厥数十万铁骑就已将雁门团团包围。突厥人的攻势异常凌厉,短短几天便把雁门郡下辖的四十一座城池攻克了三十九座,只剩下杨广所在的雁门和齐王杨暕驻守的亭县。突厥人彻底扫清外围之后,开始集中兵力猛攻雁门。面对突厥人的强大攻势,宇文述力劝杨广挑选数千精骑拼死突围。可他的提议却遭到了重臣苏威等人的反对,他们认为,突厥人擅长野战,突围之策太过冒险,而今之计,只有一方面死守城池,一方面紧急发布勤王诏,命四方军队前来增援。

杨广也认为这样比较保险,可要命的是:突厥人已经把城池围得水泄不通,勤王诏怎么送出去?还有,粮食在一天天减少,虽然实行了压缩配给,但存粮已经不多,如果不赶紧把勤王诏送出去,大家很快都会饿死。所有人绞尽脑汁地想了十天,始终一筹莫展。到了第十一天,杨广终于大腿一拍,想到了一个主意――浮木传诏。八月二十四日,数百根浮木被抛到流经雁门的汾水河上,迅速漂向下游的各个郡县,每根浮木上都绑着一道用黄帛写就的勤王诏。随后的日子里,汾水下游的一些郡县长官相继接获诏书,于是纷纷募兵奔赴急难。然而,仓猝之间,各郡县募集的兵力有限,就算在最短时间内赶到雁门,也不一定打得过兵强马壮的突厥人。

当时,有一支勤王队伍的将领叫云定兴,他手下有个十七岁的小兵,就针对这个问题献上了一计。这个小兵的意见是:让队伍携带大量的军旗和战鼓,一路上大张旗鼓,虚张声势,借此迷惑敌人。让敌人以为我方援军已大量集结,迫使他们闻风而遁。云定兴觉得很有道理,当即欣然采纳。这个献计的十七岁小兵,就是李世民。在隋末乱世的舞台上,这是史书有载的李世民的第一次亮相。

杨广除了浮木传诏外,还采纳近臣萧禹的建议,派密使从小道潜行至突厥王庭,向义成公主(与突厥和亲的隋宗室女)求救。义成公主闻讯,马上给始毕可汗送了一封急报,上面写道:北方边境告急!始毕可汗不太相信,却又不敢断然否定。因为连日来,已经有侦察不断回报:隋朝东都及各郡援军已大量集结,并正往雁门方向迅速移动。如果短时间内打不下雁门,就有可能反过来被隋军包了饺子。始毕可汗不得不在九月十五日下达了撤军的命令。屈指一算,杨广在雁门总共被围了三十三天。突厥人撤退之日,城中的粮食刚好告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