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

 第七章 李世民的帝王梦(1)

  铸剑为犁是一种奢侈

自从两个多月前窦建德兵败被俘,整个夏朝分崩离析之后,刘黑闼就悄悄逃回家乡,老老实实地当起了一个农民。可是,当他硬着头皮在这一亩三分地里熬了两个多月之后,他唯一的感觉就是—当农民比死还惨!他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一个战士!而正在这个时候,窦建德的旧部高雅贤、范愿等人来找他了,他已经知道他们来干什么了。刘黑闼猜得没错,这些人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他们要拥他为领袖,再度起兵!

刘黑闼聚众起兵并攻陷漳南的消息传至长安,李唐朝廷虽说不上十分震恐,但也感到极为意外。七月二十二日,李渊不得不把河北的行政架构重新设置为战时编制,在?州设立了山东道行台,任命淮安王李神通为行台右仆射。对李唐朝廷来讲,刘黑闼这帮残兵败将实在构不成多大的威胁。他们觉得让唐朝的地方军队去对付就绰绰有余了。

从武德四年的中秋起,刘黑闼刮起的飓风就开始横扫河北了。八月十二日,刘黑闼攻陷?县(今山东夏津县),十天后,又攻陷历亭(今山东武城县东)。战报传来,李唐朝廷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李渊随即下诏征调关中的三千精锐步骑,命大将秦武通、定州总管李玄能率领,会同幽州(今北京)总管罗艺围剿刘黑闼。刘黑闼初战告捷之后,流落各地的窦建德旧部渐渐来附,部众增至两千余人。刘黑闼自立为大将军。

大河南北风云再起

造反有时也是一种流行病。本来河北出了一个刘黑闼就已经让李渊很有些不安了,没想到一个月后,河南又冒出了一个徐圆朗。这一年的八月二十六日,唐将盛彦师奉李渊之命安抚河南,行至任城(今山东济宁市)时,时任唐朝兖州总管的徐圆朗突然发兵将他逮捕,再度举兵叛唐。徐圆朗复叛后,几乎就在一夜之间,兖州、郓州(今山东郓城县)、陈州(今河南淮阳县)、杞州(今河南杞县)、伊州(今河南汝州市)、洛州(今河南洛阳市东北)、曹州(今山东定陶县)、戴州(今山东金乡县)等八州豪强纷纷起兵响应。徐圆朗遂自称鲁王,随后又被刘黑闼任命为大行台元帅。一时间,叛乱的烽火又开始熊熊燃烧,刚刚平定的大河南北风云再起。

武德四年九月初,淮安王李神通率领关中精锐火速进抵冀州,与燕王罗艺会合,同时紧急征调邢、?、相、魏、恒、赵六州军队共五万余人,在饶阳与刘黑闼展开会战。这一仗唐军在兵力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其阵势绵延十余里。就在战斗即将打响的一瞬间,两军对垒的战场上突然天气骤变,一阵狂风夹着漫天飞雪,从唐军一侧猛然刮向对方阵地,刘黑闼的部众一下子都睁不开眼。李神通抓住战机,长剑一挥,数万唐军乘着风势向刘黑闼发起了全线进攻。如果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一直按这个方向刮下去,那么刘黑闼必定全军覆没。很可惜,天不佑李神通,就在唐军刚刚冲到敌军阵前时,风向突然发生一百八十度反转,这一下轮到唐军睁不开眼了。刘黑闼立刻率部反击,唐军大败,人马和装备损失了三分之二。

与此同时,幽州总管罗艺也在主战场的西面攻击高雅贤部,并一举将其攻破,刚刚追出几里地,便听到大军主力被击溃的消息,率部退守藻城。刘黑闼趁部众士气高昂,一鼓作气进攻藻城。罗艺兵败,其麾下将领万均、薛万彻兄弟一同被刘黑闼俘虏。不久后薛氏兄弟逃回,罗艺遂引兵撤回幽州。经此一役,刘黑闼兵势大振。十月初六,刘黑闼乘胜攻陷?州,斩杀刺史卢士?;同日,观州变民发动暴乱,生擒刺史雷德备,举城归附刘黑闼;十九日,毛州变民董灯明等人聚众砍杀刺史赵元恺,起兵响应刘黑闼。十一月十九日,刘黑闼又攻陷了定州,生擒总管李玄通。十一月二十七日,杞州变民周文举聚众起兵,杀了唐刺史王文矩,举城归附徐圆朗。

李神通败了。刘黑闼在河北攻城略地,徐圆朗在河南遥相呼应。散布各地的窦建德旧部蠢蠢欲动,大河南北的唐朝将吏人人自危。局势日益严峻。就在这个风声鹤唳的节骨眼上,又有一个人紧继刘黑闼和徐圆朗之后起兵反唐,致使河北的形势雪上加霜。这个人就是高开道,时任唐蔚州总管。高开道反叛后,即引突厥军队南下,屡屡入侵唐朝疆界,在恒州、定州、幽州、易州等地进行扫荡。

与此同时,刘黑闼也正挟着一种可怕的力量和势能席卷河北。武德四年十二月三日,刘黑闼攻陷冀州,斩杀刺史麴?,随后向赵魏地区(今河北中部、南部及河南北部)发布文告,各地的窦建德旧部纷纷诛杀当地唐朝官员,起兵响应刘黑闼。八日,刘黑闼率数万大军进逼宗城(今河北威县东)。其时正驻守宗城的唐黎州总管李世勋与右武卫将军秦武通力不能支,遂放弃城池,准备集中力量固守?州(今河北永年县东南)。可就在他们撤退的路上,刘黑闼却快速行军追上了他们。十二日,刘黑闼从背后对李世?这发起猛烈进攻,大破唐军,斩杀五千余人。十四日,?州豪强与刘黑闼里应外合,不战而下?州城。与此同时,刘黑闼又遣使联络东突厥,颉利可汗立即派遣大将宋邪那率突厥骑兵南下与其会合,刘黑闼兵势更盛。

数日后,刘黑闼挥师南下,接连攻克相州(今河南安阳市)、黎州(今河南浚县)、卫州(今河南卫辉市)、邢州(今河北邢台市)、赵州(今河北赵县)、莘州(今山东莘县),各地唐军将领无人能挡其锋。右武卫将军秦武通、?州刺史陈君宾、永宁县令程名振等人,纷纷放弃抵抗逃回长安。短短半年之内,刘黑闼以所向无敌、锐不可当之势横扫河北,战必胜,攻必取,全部克复夏朝旧境,创造了一个几乎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战争神话。

有没有人能打破这个神话?当李神通、罗艺、李玄通、李世?、秦武通等人全都成为刘黑闼的手下败将时,偌大的李唐天下,还有谁能与之争锋?答案只有一个---秦王李世民。每逢帝国最危急的时刻,他总是天子李渊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