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

 第二章 潜伏的李渊,强悍的李渊(2)

 

一个人与一个时代的相遇

李渊与元配夫人窦氏共生有四男一女:长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三子李玄霸,四子李元吉;一女是平阳公证,女婿是隋东宫千牛备身柴绍。其中除三子李玄霸早亡外,其他的三男一女一婿全部参与了李渊起义叛隋和开创大唐王朝的整个进程。而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人,首推李世民。

综合各种史料的零星记载,我们可以还原出少年李世民的一个大致轮廓。这是一个典型的贵族子弟,而且还颇有些纨绔子弟的嫌疑。因为他“好弓矢、喜博戏、尚威武”,可偏偏就是不喜欢读书;能把弓矢、骑射之术玩得异常精妙,可对先王之道、圣贤学问却“茫若涉海”、两眼一抹黑!比起那个“好学,善属文”,七岁就能吟诗作赋,才华横溢、风华绝代杨广,李世民简直可以说是不学无术、冥顽鄙陋。然而,就是那位才华横溢、风华绝代的杨家二公子,却亲手葬送了一个繁荣富庶、四海升平的帝国,并把自己钉上了“无道暴君”、“二世而亡”的历史耻辱柱。而这位“不学无术、冥顽鄙陋”的李家二公子,反而开创了一个万邦来朝的“天可汗”时代,并最终缔造出一个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大唐盛世!

这看上去似乎有点奇怪。可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杨广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当然更谈不上是一个称职的统治者。他身上强烈的诗人气质和虚荣天性严重障蔽了他的政治理性,他对完美的病态追求和毫无节制的浪漫主义激情,让他的执政生涯始终贯穿着浮华二字。此外,杨广那种恃才傲物、好大喜功的一贯秉性又导致了一种致命的自负,使他在逆境中的坚韧性的抗挫折能力几乎为零。所有这一切共同驱使他最终走上了失败和灭亡的道路。与杨广恰恰相反,李世民身上那种活泼强悍的尚武精神,那种质朴的、原生态的生命动能其实正是继承了关陇集团的优秀传统。在那个一切都要靠武力和实力说话的年代,李世民并不是从书本上学习那些大而无当的所谓“先王之道”,而是从父母亲的性格遗传和言传身教中潜移默化地得到了那些开创王道霸业所需的秉性的特质。同样作为关陇集团的后人,杨广背叛了传统。而李世民则继承了前人,也无愧于他身上流淌的鲜卑血液。

大约在大业十年(公元614年),十五岁的李世民娶了隋右骁卫大将军长孙晟的女儿。这个长孙家的女儿就是后来初唐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长孙皇后。她知情达理、深明大义,尽心辅佐而绝不干政,在李世民登基御极、治理天下的过程中默默无闻地作出了很多贡献,不愧为成功男人背后的伟大女性,也无愧于“母仪天下”之称,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具有典范性和楷模意义的皇后之一。长孙家族是北朝的豪门显宦,其祖先出于北魏皇族拓跋氏,因在魏宗室中建功最伟,且居宗室之长,故改姓长孙。到了长孙晟这一代,其地位依然显赫。他是隋朝的重臣和名将,从青年时代起就深受隋文帝器重。在隋帝国的国防事务和外交战略上,长孙晟可谓贡献良多、功勋卓著。大业五年,长孙晟病卒。

长孙晟死后,年仅八岁的长孙氏和哥哥长孙无忌一起被舅父高士廉收留抚养。高士廉出自北齐皇族,其祖父高岳是北齐的实际开创者高欢的堂弟,封清河王;其父高劢是北齐乐安王。长孙氏十三岁时,由于高士廉对李世民非常赏识,知道他不是久居人下之辈,所以就把长孙氏许配给了李世民。从此,高士廉和长孙兄妹的命运就与李唐家族,尤其是李世民紧紧绑在了一起。大业十二年(公元616年),李渊出任太原道安抚大使时,把李建成和李元吉安置在河南,唯独带着李世民到了太原。从这个时候起,李世民已经成为李渊军事上的得力助手。

晋阳起兵的历史真相(上)

公元617年,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事件莫过于李渊父子的晋阳起兵。而谁是这次起兵的首谋?谁才是这个大事件真正的灵魂人物?谁才是开创大唐三百年基业的第一人?对此,历代官方正史都异口同声地回答说――李世民。北宋欧阳修等人编撰的《新唐书》断言:“高祖起太原,非其本意,而事出太宗。”司马光主编的《资治通鉴》更是斩钉截铁地说:“起兵晋阳也,皆秦王李世民之谋。”“高祖所以有天下,皆太宗之功!”

然而,历史的真相果真如此吗?首先让我们来看看,按照官方正史两《唐书》和《资治通鉴》的记载,李世民和李渊在晋阳起兵前夕都做了些什么。李世民跟随李渊来到太原后,结交了一批江湖义士。《旧唐书 太宗本纪》称其“潜图义举,每折节下士,推财养客,群盗大侠莫不愿效死力”。《资治通鉴》说:“世民聪明勇决,识量过人,见隋室方乱,阴有安天下之志,倾身下士,散财结客,咸得其欢心。”此时,长孙顺德、刘弘基、刘文静、裴寂等先后加入了李世民“潜图义举”的行列。

而这个时候,李渊在做什么呢?按照正史的说法:“渊不之知也。”而李世民则是“恐渊不从,犹豫久之,不敢言。”(《资治通鉴》)。李渊真的是这样浑浑噩噩,对李世民的起兵密谋一无所知吗?这个问题我们留待后面探讨,现在接着来看官方正史中,李世民是如何软硬兼施地“说服”李渊起兵,而李渊又是如何举棋不定、出尔反尔的。由于裴寂与李渊的私交很好,所以李世民决定从裴寂的身上突破。李世民把自己的密谋告诉了裴寂,同时让他想办法说服李渊。

随后的日子里,裴寂天天去找李渊喝酒,喝完酒又顺便送上几位美女。一连数日,把李渊伺候得舒舒服服。几天之后,裴寂找了个四下无人的机会,不慌不忙地对李渊说:“二郎暗中蓄养兵马,欲举义旗,恐大事泄露被诛,所以让我以晋阳宫女奉公,此乃情急之下迫不得已之计。如今众人心意已决,不知公意下如何?”李渊一听,当场爆出冷汗。原来这几天与他合欢的竟然全是晋阳行宫的宫女――皇帝杨广的女人!这可是灭门之罪啊!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和老友居然使了这么一招把他绑上了“贼船”。这一招可真损哪!李渊愣了很多时间,最后无可奈何地说:“吾儿既有此谋,事已至此,为之奈何?只好从他了。”

李渊虽然一只脚踏上了“贼船”,可毕竟是被逼无奈,所以犹豫了几天后又把脚缩了回去。不久后又发生了一件让他差点掉脑袋的事,再次把他逼入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那就是东突厥的入侵。从大业十二年底到次年正月之间,东突厥屡次出兵进犯马邑,李渊派遣副留守高君雅会同马邑太守王仁恭出兵抵御,结果却吃了一场败仗。隋炀帝大怒,遣使要将李渊就地拘押,并准备将王仁恭斩首。几天后,隋炀帝的使者到了,准备把李渊和王仁恭一起押赴江都问罪。李渊顿时惊惶失措。于是,李世民和裴寂等人再次向李渊进言起事。至此,李渊终于下定决心,开始暗中部署。

可没过几天,江都的天子使臣又到了,宣诏赦免了李渊和王仁恭的战败之罪,并且让他们官复原职。赦令一下,李渊立刻反悔,矢口不提举义之事。接下来的日子,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催促李渊起兵。然而,李渊还是迟迟不动。此后裴寂只好天天追着李渊,死缠烂打,终于把李渊彻底说服了。李渊随后让刘文静假造敕书,以朝廷准备四征高丽为名,大量征兵,扩大武装力量,准备起兵。

这就是历代正史所记载的关于晋阳起兵的起因和内幕。在这里,李渊被描述成一个平庸、怯懦、胸无大志、多疑反复的傀儡型人物;而年未二十的李世民则被塑造成一个目光远大、足智多谋、意志坚定的领袖,表现出了一种远远超越他年龄的成熟和稳重。在此,李世民毋庸置疑地成了晋阳起兵的“首谋之人”,而李渊一开始就被蒙在鼓里,后来迫不得已卷入了这个事件,几乎是被人用绑架的手段弄上了这条起兵叛隋的“贼船”,自始至终都表现得碌碌无能而且万般无奈。

难道,这就是历史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