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

 潜伏的李渊,强悍的李渊(4)

 

在钢丝上跳舞:李渊的崛起

李渊虽然以“勾结突厥”的指控逮捕了王威和高君雅,但是,任何指控都是需要证据的。李渊的证据在哪里呢?李建成等人还在路上,所以李渊还不敢正式起兵。在此情况下,如果李渊始终拿不出证据,很可能会引起人们的怀疑。让李渊意想不到的是,在这个紧张而微妙的时刻,老大爷居然帮了他一个大忙。准确地说,是突厥人帮了他大忙。大业十三年五月十七日,也就是李渊逮捕王、高二人的两天之后,数万突厥骑兵突然呼啸南下,以闪电速度对晋阳城发动了一场奇袭。

由于晋阳守兵猝不及防,致使突厥人迅速突破外城,在北门与东门之间纵横驱驰,如入无人之境。面对来势凶凶的突厥骑兵,李渊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随口栽在王威和高君雅头上的罪名居然出人意料地坐实了,而今铁证如山;忧的是自己尚未举事便有强敌来犯,如果与他们开战,自己刚刚募集的这支军队就会被消耗掉,万一把老本赔光,还拿什么起兵?情急之下,李渊决定唱一出空城计。他一边命裴寂、刘文静等人在宫城各门暗中布防,一边下令将所有城门全部打开,将城头上的旗帜全部撤下来。正在来回驱驰的突厥人一瞬间全都静了下来。因为他们看见晋阳宫的城门居然朝他们完全洞开,而且城头上看不见一名隋军士兵,整座宫城悄无声息,寂静得让人头皮发麻。

突厥人不敢贸然进攻内城,也不甘心就此离去,于是一边在外城继续劫掠,一边仍旧对内城虎视眈眈。李渊登上东南城楼,发现突厥兵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往来驰骋,人员分散,于是命部将王康达等人率一千余人潜行至外城北门处设伏,准备袭击突厥散兵。但是王康达的行动失败了。他们刚一动手就被突厥兵团团围住,一千多人大部分战死,王康达阵亡。军民顿时大为恐惧,于是把怨气全都集中到“勾结突厥”的王威和高君雅身上。李渊顺势将王、高两人当众斩首。李渊随即又设下一个疑兵计,命部队在夜色掩护下潜出城外,然后第二天凌晨再旌旗招展,征鼓齐鸣地从另一个方向入城。突厥人一看就慌神了,看上去这是一支援兵,而且人数还不少!突厥人又逗留了两天,却一直不敢进攻,最终在外城饱掠一番后引兵北去。

晋阳虽然暂时解围了,但是对即将起兵的李渊来说,北方的突厥人始终是他背后的一个巨大威胁。万一他挥师长安,突厥人趁势进犯太原,那无疑会使他陷入腹背受敌、进退失据的困境。所以,必须暂时向突厥人低头。李渊亲自给突厥始毕可汗写了一封辞意谦恭的信,表示了自己得到天下之后的归顺之心。东突厥的始毕可汗见信大喜。对他来讲,马邑的刘武周、朔方的梁师都、蒲城的郭子和都已经归附他了,如今太原留守李渊再来投靠,这就意味着隋帝国北部边境的军事重镇都已经向他豁然洞开了。日后一旦举兵南下,岂不是一路畅通无阻、如入无人之境了吗?始毕可汗立刻给李渊回了一封信,表示全力支持他,可以给他提供士兵和战马,但条件是让他像刘武周等人那样自称天子,公开反隋。收到回信后,李渊的左右都很高兴,唯独李渊不以为然。他并不是不想获得突厥的支持,而是不想这么早就即位称尊、公然与隋朝决裂。他的政治智慧告诉他――现在打着“尊隋”的旗号要远比“反隋”的旗号更安全,也更有利。

有鉴于此,李渊认为自己目前最恰当的姿态应该是在隋朝与突厥之间取得某种微妙的平衡,既不与隋朝决裂,也不与突厥为敌。换句话说,他必须在隋王朝与突厥人之间走钢丝。而且还要在钢丝上跳舞。六月初,李建成、李元吉和柴绍终于抵达太原。裴寂与李建成、李世民等人商议之后,一起向李渊提出了一个在钢丝上跳舞的办法:“废皇帝而立代王;兴义兵以檄郡县;改旗帜以示突厥。”如此则“师出有名,以辑夷夏”。李渊笑了。很显然,这是一套既务实又灵活,既不偏不倚又左右逢源的师出有名的起兵方案。

大业十三年六月初五,在经历了一连串惊险和曲折之后,以李渊为首的这个政治军事集团终于在太原正式起兵。隋亡唐兴的历史大幕就此拉开。李渊的战略目标非常明确,就是隋帝国的政治心脏――西安长安。要进军长安,首先必须攻克西河郡。李渊把这个首战的重任交给了李建成和李世民两兄弟。初出茅庐的李氏兄弟不负众望,几乎是兵不血刃地拿下了西河郡。首战告捷,李渊更加坚定了“南下关中、西取长安”的决心。李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给自己一个恰当的名分。对于现在李渊集团的每一个人来说,名分太重要了。

大业十三年六月十四日,唐国公李渊自立为大将军,并开设大将军府,以裴寂为长史,刘文静为司马,唐俭和温大雅为记室,武士濩为铠曹,殷开山为户曹,长孙顺德、刘弘基等人为左右统军;同时以李建成为陇西公、左领军大都督,统率左三军;以李世民为敦煌公、右领军大都督,统率右三军;以柴绍为右领军府长史。这就是李渊开创大唐王朝最初的政治和军事班底。

天才政治家:李渊的慷慨

这一年六月底,李渊的麾下已经兵强马壮,随时可以举兵南下了。可在南下之前,李渊必须确保大后方的安全,也就是防止突厥人和刘武周乘虚进攻太原。为此,李渊特意派遣刘文静出使突厥,表面上的目的是请求突厥给予军事上的支持,实际上是观察突厥人的态度和动向。为了达到稳住突厥人的目的,刘文静抵达突厥王庭后,就给始毕可汗开出了非常有利的合作条件,他说:“一旦贵军协助我军进入长安,民众土地归唐公,金银玉帛归突厥。”始毕可汗大喜。这真是一笔好买卖啊!只要给李渊区区几百人就能换取长安的大量财富,突厥人何乐而不为呢?始毕可汗当即遣使告诉李渊:这交易成了!他的兵已经上路了!

后顾之忧都已解除,李渊终于可以全力南下了。大业十三年七月初四,李渊任命李元吉为镇北将军、太原留守,把军政大权全部交给这个小儿子,让他镇守后方根据地。初五,李渊在晋阳誓师,发布了声讨隋炀帝杨广的檄文。檄文在大骂杨广昏君之后,宣布,自己为“典骁卫之禁兵、守封唐之大宇”的社稷重臣,不得不“举勤王之师”,拥立杨广的孙子、时年十三岁的代王杨侑为帝。同时,李渊亲率三万精兵从晋阳出发,正式踏上了帝业的征程。

李渊于初八抵达西河郡。一到西河,李渊马上就做了一件他认为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收拾人心。他一边慰劳百姓,一边给老百姓大举封官。据史书记载,李渊这天总共封了一千多个官。这一天,李渊首先给当地所有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封了散官,亦即有官称无官权的荣誉官职。接下来,李渊又给所有蜂拥而来的青年才俊一一封官。用一千多个官职就收买了西河全城的心,李渊此举可谓高明。说白了,他无非是开了一千多张空头支票。要知道,李渊封的可都是隋朝的官。不久后,义军相继占领霍邑、临汾等地,每到一地李渊皆如法炮制。九百年后,西方的马基雅利在《君主论》中说:“如果你正在夺取王权,那么,被人誉为慷慨是十分有利的。对于那些既不是你的东西,也不是你的老百姓的东西,你尽可以做一个很阔绰的施主。你慷他人之慨,只会为你增添名声,而不会给你的名声造成损毁。”很显然,在这一点上,马基雅维得绝对是李渊跨越时空的知音。

七月十四日,李渊率军进驻贾胡堡(今山西汾西县北)。李渊对自己当前面对的战略形势作了一个综合的判断。然后李渊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在当时的割据群雄中风头最健的义军领袖。他就是李密。李渊知道自己如果要顺利地西进关中,就必须稳住潼关东面的李密,就像从太原南下之前必须先稳住北方的突厥人一样。为此李渊试探性地给李密写了一封信,表示了愿意拥戴李密为盟主的诚意。李密从此对李渊大生好感,双方信函往来十分频繁。就在这笔墨往来之间,他已经用廉价的糖衣炮弹成功消除了一个潜在的劲敌,成功地化敌为友了。

真正的高手往往是低调的,而且从不吝啬给别人戴高帽。真正的政治家也往往是慷慨的,从不吝啬给人们开空头支票。李渊就是这样的高手和政治家。从这个意义上说,在隋末这场群雄争斗中,李密之所以快速出局,李渊之所以最终胜出,其原因绝非偶然。就军事能力而言,孰高孰低很难定论。但是在政治上,李密绝对玩不过天才政治家李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