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2)

 第一章 李唐王朝统一海内 (1)

 

李世民:李渊的尴尬王牌

武德五年(公元622年)正月初,在河北打造了一个不败神话的刘黑闼终于顺理成章地迈上了他的人生巅峰。他自称汉东王,定都?州,改元天造,同时让旧夏朝的文武百官全部在他的新朝廷中官复原职。对李唐王朝而言,这个继窦建德之后崛起的河北政权显然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因为刘黑闼在司法、行政等一系列政治举措上全部效法窦建德,而在军事上则比窦建德更为强悍。

刘黑闼之所以能一帆风顺地走到这一步,实际上应该感谢一个人。李渊。因为李渊客观上给了他时间—发展壮大的宝贵时间。在刘黑闼纵横河北的半年间,其实李渊随时可以把李世民这张王牌打出去,可他就是迟迟没有打。因为李渊觉得,李世民的尾巴已经翘得太高了,不能再让他以朝廷栋梁自居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李渊不会让李世民再以舍我其谁、力挽狂澜的姿态去平定刘黑闼,去建立更大的功勋。因此,李渊自然就把平定刘黑闼的希望寄托在了李神通、罗艺和李世?他们身上,然而,结果却让李渊大失所望。这些人居然没有一个是刘黑闼的对手!

到了武德四年十二月末,眼看刘黑闼和徐圆朗重新点燃的战火在大河两岸已成燎原之势,李渊才不得不再度起用李世民这张一度被冷藏的王牌,任他为主帅,任李元吉为副帅,让李世民再度出征。与此同时,幽州罗艺也率数万兵马南下,意图对刘黑闼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刘黑闼接获战报,决定先行北上击败罗艺,回头再与李世民决战。他留给了范愿一万人,命他保卫?州,然后亲率大军北上,迅速进抵沙河(今河北沙河市北)。

为了迫使刘黑闼回军,李世民决定对?州施加压力。他派遣部将程名振带小队人马和六十面战鼓渡过?水,在距?州城西二里的河堤上猛烈擂击,对范愿发动心理战。一时间,整座?州城都在震天的鼓声中摇撼,范愿吓破了胆,以为唐军主力马上就要攻城,慌忙派快马向刘黑闼告急。刘黑闼进退两难,最后还是不放心老巢,只好率大部队回师,同时命他的弟弟刘十善和大将张君正率一万人继续北上,阻击已进抵鼓城的罗艺。正月三十,双方在徐河展开遭遇战,汉东军大败,损失八千余人。同时,?水县人李去感忽然发动暴乱占领县城,向唐军投降。

二月十一日,刘黑闼迅速回军,企图夺回?水,却遭到唐将秦叔宝截击,夺回?水的愿望落空。稍后数日,李世民又分兵绕过?州,收复了北面的邢州和太行山脉的一个重要关口井州。二月中下旬,罗艺一路南下,接连攻克定州、栾州、廉州、赵州,兵锋直指?州。至此,唐军已经成功地对刘黑闼实施南北合围,将他压缩在?州的弹丸之地。此时的刘黑闼可谓四面楚歌:北面的邢州和赵州已经落入唐军手中,西面则有太行山脉的天然阻隔,南面是李世民的唐军主力,唯一未被唐军占领的地盘就只剩下?州东北面,也就是?水上游一带的贝州、冀州等地了。这个地区现在是刘黑闼最后的后勤补给基地,要想不被唐军活活困死,刘黑闼只能依靠从这一线运来的粮草和给养。

可要命的是,如今这条生命线的咽喉也被唐军扼住了。这个咽喉就是半个多月前丢失的?水县。要想不被唐军活活困死或者瓮中捉鳖,刘黑闼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摆脱唐军前锋小股部队的牵制和纠缠,从东面突围,退守贝冀一线,伺机再战;第二,重新控制补给线,依靠持续的后勤补给与唐军对峙,再寻找机会与李世民决战。而这两个选择的前提恰恰都是—夺回?水。因此,在两军真正的决战到来之前,双方势必要在?水城展开一场激烈的争夺战。

从二月下旬开始,刘黑闼就对?水城发起了持续不断的猛烈进攻。李世民三度率军渡河增援,均被汉东军击退。刘黑闼虽然一度夺回?水,但到了二月末,李世民还是命李世勋将其重新占据。三月初,罗艺率军进抵?水南岸,与李世民主力会师。刘黑闼不断挑战,李世民再次采用了他的一贯战略,坚壁不出,只是派兵封锁汉东军的补给线。三月十三日,从冀州、沧州等地发出的粮草和补给全部被唐军阻截。从二月初一直到三月下旬,唐军与汉东军就这样在?水两岸僵持了将近六十天。刘黑闼逐渐陷入绝境。

三月二十三日,为了摆脱困境,刘黑闼出动大军,全力攻击李世?,李世民亲率一部渡河袭击刘黑闼的后背,不料刘黑闼反而回军将李世民重重包围。千钧一发之际,尉迟敬德率部突入重围,奋力救出了李世民。随后的几天,李世民料定?州城粮草已尽,刘黑闼必将被迫发动决战。为了吸引刘黑闼到南岸来决战,一举歼灭刘黑闼的有生力量,李世民遂命部将到?水上游拦河筑坝,并且下了这样一道命令:“待我与贼战,乃决之!”所谓“乃决之”,就是决堤泄洪!洪水无情,在两军会战之时决堤泄洪,是否意味着唐军将士与敌人同归于尽?让我们暂时搁置这个问题,先来看看这场战役的经过。

三月二十六日,决定刘黑闼命运的?水之战打响了。刘黑闼率步骑两万,南渡?水,紧逼唐军大营列阵。李世民亲率精锐骑兵首先攻击刘黑闼的骑兵,将其击破,并乘胜冲入汉东军的阵地。刘黑闼深知,输掉这一仗他就很难再有翻身的机会,于是率众殊死奋战。两军一直从中午苦战到黄昏,难分胜负。就是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李世民所骑的骏马身上足足被射中了九箭,最终倒在了战场上,其表现可谓壮烈!暮色徐徐降临,汉东军将领王小胡发现汉东军已经渐露颓势,连忙对刘黑闼说:“看来是顶不住了,咱们还是趁早抽身吧。”刘黑闼虽然极不情愿,但他对战场上的形势同样不抱乐观态度,无奈之下,只好和王小胡等少数将领暗中撤出了战斗。最后,汉东军再也无力坚持,只好向?水北岸溃逃。

就在他们全部进入河沟的时候,?水河上游的滔天巨浪轰然而下。汉东军士瞬间被咆哮的洪水全部吞没。此次战役的结果是:汉东军被“斩首万余级,溺死数千人”,几乎全军覆没,刘黑闼仅与范愿等人带着二百余骑逃奔东突厥。很显然,虽然刘黑闼逃脱一死,但是有生力量丧失殆尽,唐军大获全胜,可以说李世民的战略目的基本上达到了。但是,让后人诟病不已的就是李世民那个决堤泄洪的命令。

听到刘黑闼逃亡突厥的消息后,山东地区的部众顿时斗志全丧,纷纷归降唐朝。只有高开道和徐圆朗这两把不安分的野火在熊熊燃烧。这一年四月初,高开道攻陷了易州,斩杀刺史慕容孝?。数日后,徐圆朗也吞并了浚仪变民首领刘世彻的部众,将其诱杀,并将势力范围扩展到了谯州和杞州一带。正当李世民准备南下进攻徐圆朗时,李渊突然把李世民召回了长安。刘黑闼终于败了,所以李渊迫不及待地要把这张尴尬的王牌收回去了。可当李世民向他面陈徐圆朗依旧猖獗的反叛形势时,李渊的笑容立刻凝结在了脸上。他不得不再次把李世民派往黎阳征讨徐圆朗。几天后李渊又追下了一道诏书,命李神通一同进攻徐圆朗,事实上就是希望他能取代李世民,接管征讨事宜。

对于父皇李渊的猜忌之心,李世民比谁都清楚。七月初,当李世民接连攻克河南的十余座城池、平定了徐圆朗的部分势力后,便主动班师回朝了,把彻底肃清徐圆朗的任务交给了李神通、李元吉和李世?。差不多在李世民班师的同时,刘黑闼又借助突厥兵力卷土重来,南下进围定州。七月十五日,李渊任命年仅十九岁的淮阳王李道玄为河北道行军总管,让他负责征讨刘黑闼。可李渊绝对没有想到,他刚把李世民这张王牌收回去,李道玄转眼就命丧刘黑闼之手,致使河北唐军再遭重挫。刘黑闼也因之死灰复燃,旬月之间再度恢复夏朝全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