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

 第四章 年号:贞观(2)

 

李世民继位,赏赐功臣,以强宗室

政治权力的交替必然伴随着帝国政坛的全面洗牌。随着李世民登基日期的临近,李世民的左右心腹迅速进入了大唐帝国的权力核心,而麾下将领也全都进入了军队高层。七月三日,以秦叔宝在左卫大将军,程知节为右武卫大将军,尉迟敬德为右武侯大将军。七月六日,以高士廉为侍中,房玄龄为中书令,萧?为左仆射,长孙无异为吏部尚书,杜如晦为兵部尚书。七月七日,以宇文士及为中书令,封德彝为右仆射;又以前天策府兵曹参军杜淹为御史大夫,中书舍人颜师古、刘林甫为中书侍郎,左卫副率侯君集为左卫将军,左虞侯段志玄为骁卫将军,副护军薛万彻为右领军将军,右内副率张公谨为右武侯将军,右监门率长孙安业为右监门将军。右内副率李客师为领左右军将军。

武德九年八月八日,一个最重要的历史时刻终于来临。大唐帝国首任天子李渊正式下诏—传位于太子李世民。八月九日,李世民在东宫显德殿登基,正式登上了他梦寐以求的皇帝宝座。同日大赦天下,免除关内及?、芮、虞、泰、陕、鼎六州的田赋和捐税两年,免除其余各州差役一年。中国古代历史上最具有典范意义的一个时代,就从这一天起拉开了序幕。

在大力推行宽大政策,努力实现天下和解的同时,为了进一步赢得人心,李世民在登基前后还做了三件事情,迅速树立了一个新的政治领袖在天下人面前的光辉形象。换言之,这是一个新天子上任的三把火。第一把火是废除高祖李渊此前发布的宗教改革令,命天下的“僧、尼、道士、女冠并宜依旧”。武德九年四月,高祖李渊采纳傅奕的谏言,下令对佛、道两教进行大规模的清理整顿,只在京师保留寺院三所、道观两所;天下各州,每州保留寺院和道观各一所,其余全部拆除;所属的僧、尼、道士、女冠一律还俗,勒归乡里。所有宗教人士对这项改革肯定抱有强烈的反对情绪。六月四日,即玄武门事变的当天,李世民就迫不及待地以高祖的名义发布命令,让所有被迫还俗的佛道出家人重新回到寺院和道观,一切恢复旧制。

第二把火是“纵禁苑鹰犬,罢四方贡献,听百官各陈治道”,也就是释放宫中豢养的各种飞禽走兽,罢停各地进贡的奇珍异宝;同时,给政府各级官吏提供一个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的渠道,让他们的想法有机会直达天听,进而获得越级提拔的可能。第三把火是放归掖庭宫女三千余人,让她们各回家乡,要么投奔亲戚,要么择夫而嫁。上述举措,其政治指向都是非常明确的,就是与高祖一朝划清界限,揭露上一届政府在执政中存在的种种奢靡之风和弊端陋习,从而充分展示新天子的改革勇气和执政力度。作为执政伊始的亮相之作,李世民这三把火可以说烧得相当漂亮,每一条新政策都使得相应的目标受众从中获益,所以迅速赢得社会各阶层的广泛拥护。

武德九年八月末,正当李世民准备全力以赴治理天下时,北方边境再度燃起了烽火。东突厥的颉利可汗得知李唐王朝发生政变,顿时大喜过望,立刻与突利一起出动十几万骑兵南下,从泾州方向入寇,迅速逼近武功。李唐朝野震恐,京师宣布戒严。二十四日,突厥的前锋部队开始进攻长安以北的高陵,李世民立即命尉迟敬德开赴前线御敌。二十六日,尉迟敬德在泾阳与突厥会战,大破突厥前锋,擒获其将领阿史德乌没啜,并斩杀一千余人。然而,尉迟敬德的胜利并未挡住突厥人南侵的脚步。二十八日,颉利可汗亲率大军突然进抵渭水便桥北岸,兵临长安城下。突如其来的战争阴云瞬间笼罩着刚刚经历巨变的李唐王朝。

赏赐功臣,以强宗室

一道难题摆在了登基还不到二十天的李世民面前。是战,还是和?作为曾经的最高军事统帅,李世民恨不得马上与突厥人开战;可作为一个刚刚即位的天子,李世民知道自己决不能草率行事。因为国内政局未稳,一旦与突厥人全面开战,不但会对百姓造成负担,不利于新政权的建设,而且万一国内的反对派趁机起事,到时候内忧外患一齐袭来,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李世民只能暂时隐忍,与突厥的议和。只有这样,才能为李唐王朝换取一个和平发展、积蓄力量的机会。

颉利大军进抵渭水后,立即派遣心腹执失思力进入长安刺探虚实,却被李世民命人逮捕,囚禁在门下省。随后,李世民设下一个疑兵计,然后亲率高士廉房玄龄等六人出玄武门,策马来到渭水南岸,与颉利隔喊话,责备他违背盟约。就在颉利满腹狐疑之际,李世民等人的身后突然旌旗招展,漫山遍野几乎都是唐军。颉利发现执失思力没有回来,原本就已经感到不妙了,现在看见李世民又有恃无恐地挺身而出,背后的唐军更是军容浩大,脸上不禁露出惧色。

李世民命军队稍稍退后严阵以待,然后独自一人留下来与颉利谈判。其后,事态的发展果然不出李世民所料,颉利主动请和。八月三十日,李世民出长安西郊,与颉利盟于便桥之上,并馈以金帛。颉利可汗得到贿赂,如愿以偿地引兵北还。一场迫在眉睫的大战就这样被李世民化于无形。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渭水之盟。

在引兵北还的路上,颉利肯定颇有几分得意。他自以为这次趁火打劫非常成功,他自以为在李世民自顾不暇的时候咬他一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颉利并不知道,这将是他最后一次入侵唐朝,也将是他最后一次从李唐皇帝的手中得到贿赂了。很快,他就将为此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通过短短三年的养精蓄锐之后,李世民就向颉利可汗挥出了复仇的铁拳,结果一拳就将东突厥砸得粉碎。而颉利可汗则作为一个屈辱的亡国之君,在长安度过了几年生不如死的软禁生涯,最后抑郁而终。

登基一个月后,李世民拿出了一份封赏名单。这是玄武门之变的一等功臣名单。上面共有五个人,全部获封一等公的爵位,他们是:长孙无异,封齐国公;房玄龄,封邢国公;尉迟敬德,封吴国公;杜如晦,封蔡国公;侯君集,封潞国公。公布了玄武门之变的五功臣名单后,李世民还拟定了一张长长的开国元勋名单,同时论功行赏,分封食邑。与此同时,李世民还下诏,除了几个立有战功者之外,把所有宗室郡王全部降为县公。李世民这么做,首先当然是要否定武德旧政,开创“为政为民”的新政风,其次是通过牺牲皇室成员的利益,刻意迎合广大百姓的利益。对于天下人而言,这当然是他们乐见的善政。

武德九年十月,李世民下诏追封李建成为息王,谥号为“隐”;李元吉为海陵王,谥号为“刺”。举行葬礼的那天,李世民登宜秋门痛哭了一场。也许,我们并不能把这样的表现完全视为作秀。毕竟死者是自己的一母同胞,当李世民的政治目的一旦达成,过去的种种矛盾冲突与是非恩怨自然会逐渐淡去,一度被搁置的亲情就有可能被重新唤醒,而一度被压抑的无奈和悲伤也完全有可能悄然爬上李世民的心头。然而,无论李世民在宜秋门上的仰天一哭是真情所至还是政治表演,李建成和李元吉都注定要作为悲剧人物与即将过去的旧时代一同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