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 第四章 年号:贞观

 偃武修文

 

公元627年阴历正月初一,大唐帝国改元贞观。这一年,唐太宗李世民二十九岁。正月初三,李世民在宫中大宴君臣,命乐工即席演奏大气磅礴、震人心魄的《秦王破阵乐》,此曲是武德三年李世民平定刘武周时,由军中将士集体创作。他们为旧曲填入新词:“受律辞元首,相将讨叛臣;咸歌《破乐阵》,共赏太平人。”从此这首歌就成了唐朝的军歌。

然而,李世民很清楚,建立一个帝国需要凭借战争的武功,可要缔造一个盛世却必须依靠文治与教化。正是因为有着这种清醒的认识,所以早在武德四年,李世民就开辟了名闻天下的文学馆,汇聚了当时最优秀的文化精英“十八学士”。登基刚一个月,李世民就再次在弘文殿的旁边建立了一所弘文馆,收集了经、史、子、集共二十余万卷的书籍,陈列于馆中。李世民则在繁忙的政务之余,见缝插针地将虞世南、褚亮等硕学鸿儒召入内殿,与他们探讨历代兴亡,商榷朝廷政事,经常谈到午夜才罢。

很显然,李世民要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天下人---兵戈横行的日子已经远去,一个偃武修文的时代已经来临。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时代氛围中,却还是有人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再次逆流而动。他就是燕王李艺(罗艺)。贞观元年正月十七日,时任天节将军的李艺突然在泾州揭起反旗。众所周知,李艺是李建成的死党。在朝中公然以太子党自居,而且处恃军功,所以就没把秦王府的人放在眼里。因此,当太子被杀,秦王即位后,李艺自然会感到惶恐不安。他意识到,就算李世民不收拾他,自己在新朝的政治前途基本上也完蛋了。果然,李世民一上台就给李世封了个“开府仪同三司”的虚衔,李艺觉得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下一步很可能就要?夺他的兵权了,于是更加恐惧。

在当时那种天下一统、四海归心的形势下,举兵造反无异于找死。但是李艺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因为造反是找死,可不造反就是等死,所以李艺豁出去了。主意已定,李艺就诈称奉皇帝密诏,要勒兵入朝,遂发兵进抵幽州。幽州治中赵慈皓不辨真假,只好硬着头皮出城迎接,李艺随即入据幽州。李世民得知兵变消息,立刻下诏,命吏部尚书长孙无异等人出任行军总管,率兵讨伐。此时此刻,李艺的手下将士已经知道所谓的奉密诏入朝纯粹是个骗局,所以没人愿意替他卖命。双方刚刚接战,李艺的部众便哗然溃散。李艺万般无奈,连妻儿老小都来不及带走,率左右数百骑仓惶北走,亡奔突厥。可是,就连这最后的几百个亲兵,也没人肯跟着李艺去当突厥人的鹰犬。所以一行人刚刚跑到乌氏驿(今甘肃泾川县北),左右就趁李艺不备,砍下了他脑袋,随即传首长安。李世民立刻革去李艺的皇姓,将首级挂在闹市示众。罗艺的造反就像是一场闹剧。

贞观元年五月,李世民收到了一份特殊的贺礼。这就是北方残余的两大割据势力之一---苑君璋的归降。苑君璋本是刘武周的部下,刘武周死后,苑君璋接管了他的剩余地盘和势力。东突厥封苑君璋为大行台,派遣了一支军队协防。当时高祖李渊多次遣使劝苑君璋归降,可苑君璋一心想要在突厥人和唐朝之间玩平衡术,所以始终没有答应。但是其部将高满政却有心归唐。苑君璋不从,高满政只好发动兵变,企图迫使他就范。苑君璋猝不及防,只好逃亡突厥。高满政以城降唐后,被任命为朔州总管,封荣国公。苑君璋为了报仇,于武德六年引突厥兵南下,攻破马邑,杀了高满政,随后退保恒安(今山西大同市)。但是此后的几年中,随着李唐王朝国势日隆,苑君璋部众人心离散,不断有人叛逃唐朝。苑君璋势蹙,不得不向高祖李渊请降,并在降表中提出“请捍北边惟赎罪”。苑君璋这个要求看上去好像很有诚意,其实无非还是想玩他那套政治平衡术。

然而,苑君璋的如意算盘最后还是落空了。虽然李渊马上就同意了他的请求,派遣使臣元普与其签订协约,但是颉利可汗听说后却大为不满,立刻遣使向他施加压力。苑君璋的骑墙术遭遇了尴尬,处于两大强邻之中,苑君璋不但未能左右逢源,反而颇有左右为难、骑墙难下之势。他的儿子苑孝政心向李唐,可他的一个幕僚郭子威却心向突厥。苑君璋最后还是听信了郭子威之言,翻然撕破了那一纸墨迹未干的协约,逮捕了唐朝使臣元普,将其押送突厥,并再次投靠了突厥 ,随后频频与突厥联兵,入寇太原以北的唐朝边境。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一度如日中天的东突厥转眼间就日薄西山了。

因为东突厥在政治上、军事上和经济上接连遭遇了一连串严重问题。到了贞观元年前后,这棵昔日的大树不但不能再荫庇他,而且本身都已摇摇欲坠。苑君璋痛定思痛,最后不得不再次把屁股挪回墙的这一头—率众归降唐朝。至此,这颗摇摆不定的墙头草终于有了归宿。这对于即位不久的李世民而言,当然是一份特殊的贺礼。所以李世民并没有亏待苑君璋,随即任命他为隰州都督,封芮国公,并赐食邑五百户。

那么东突厥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苑君璋这个一贯首鼠两端的人最终下决心归降李唐呢?答案是四个字:天灾人祸。首先是人祸。东突厥自从始毕可汗以来,国势之所以日益强盛,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政令简便易行,符合突厥人质朴的天性。但是到了颉利可汗后期,颉利专门宠信一个叫赵德言的汉人,此人得宠之后作威作福,将突厥的种种制度、政策和法令悉数变更,导致政令烦苛,国人不胜其扰,大为不满;加上颉利可汗又与敕勒诸部族交恶,频频与其中的薛延陀、回纥等部交战,因此内政大乱,国力日衰。而正当东突厥局势日益严峻之时,又连续几年遭遇罕见的雪灾,致使牲畜普遍死亡,民间爆发了大规模饥荒,百姓纷纷冻馁而死。

到了贞观元年秋天,东突厥已经日暮途穷,彻底暴露出亡国之兆,于是唐朝的大臣们纷纷劝说李世民趁势出兵,攻击突厥。他召集了萧?、长孙无异等宰执重臣,说:“颉利君臣昏虐,危亡就在眼前。如果我们发兵攻击,则背弃了刚刚与其订立的盟约,可要是不打,又会坐失良机,你们认为该怎么办?”对于这个问题,大臣们分成了两派,萧?等人赞成出兵,而长孙无异则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说:“蛮虏并未侵犯边境,所以臣以为不便开战。理由有三:第一,违背盟约;第二,劳民伤财;第三,非王者之师!”李世民最终采纳了长孙无异的意见,停止了对突战争的动议。

其实,真正让李世民放弃战争的理由只有一条,那就是—劳民伤财。为了确保国内的和平,早日达成太平盛世的理想,李世民最后还是放弃了平灭突厥这一唾手可得的武功。他知道,眼下最值得自己追求的东西不是威震四夷的赫赫武功,而是李唐天下的煌煌大治。贞观元年初秋,李世民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放弃了对突战争,可紧接着在九月份,他却不得不发布了另一道战争命令,进攻目标是岭南的酋长冯盎。

此人其实很早就已归顺唐朝,但却长年与其他部落相互攻击,而且不到长安朝贡,所以与他毗邻的唐朝各州纷纷上表,奏称冯盎反叛,请求朝廷下令征讨,前后奏章不下数十件。像这样的战争,李世民就认为非打不可了,因为冯盎的性质是叛乱,与突厥截然不同。所以李世民几乎不假思索地做出了决定,命江南、岭南数十州的军队,共同出兵讨伐冯盎。然而,有一个人并不认为这场仗非打不可。这个人就是魏徵。魏徵说:“冯盎若反,必分兵据险,攻掠州县。如今对他指控已有数年,而他的军队始终没有越出辖区,显然并不是反叛。只因江南各州众口一词,都说他反,陛下又从不曾遣使安抚,冯盎畏惧一死,当然就不敢入朝。如果派遣使臣前往,示以至诚,冯盎喜于免祸,必可战而令其归服。”李世民一想,魏徵之言确实有理,于是即刻收回战争命令。

这年十月,李世民遣使前去安抚,冯盎果然马上让他儿子率使团到长安觐见朝贡。李世民即位之后,大唐王朝一连多次化解了战争危机,从而牢牢确立了偃武修文的执政路线。在此,除了要归功于李世民本身的隐忍、明智和审慎之外,长孙无异、魏徵等人的贡献也是显而易见的。正是由于以唐太宗李世民为首的贞观君臣能够上下一致、协力同心,才能为大唐帝国赢得了一个休养生息、长足发展的机会,从而为贞观之治奠定了一个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