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2)

 第一章 李唐王朝统一海内(2)

 

 刘黑闼再犯大唐

武德五年(公元622年)八月初,正当复仇之神刘黑闼借助突厥人的力量再度南下时,东突厥的颉利可汗也亲率十万铁骑大举入侵唐朝边境。颉利可汗在唐武德三年(公元620年)即位时,正值东突厥达到全盛之际,拥有雄兵百万,所以极为骄狂,一直有侵凌中原之心。自从李渊入据长安开创大唐后,东突厥与李唐王朝之间的战争总是时断时续。几年来,东突厥曾经不遗余力地支持过薛举、李轨、刘武周、梁师都、窦建德、王世充等,目的就是让他们与李渊相互制约,以便坐收渔翁之利。

只不过让突厥人没有想到的是,李唐崛起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短短几年间便有一统天下之势,而那些原本与其势均力敌的割据群雄则一一败亡,灰飞烟灭。到了武德五年,突厥人手中的筹码只剩下梁师都、刘黑闼、高开道以及刘武周的部将苑君璋。他们显然已经不能对李渊构成威胁。这种一边倒的局面是突厥人最不愿看见的。所以,此次颉利可汗亲率大军南下,就是想挫一挫李唐的锐气,让李唐感受一下突厥人在军事上的强大威胁,对突厥心存忌惮;当然,就像突厥军队每一次南下所做的那样,劫掠金银财帛也是他们此次南侵的题中之义。

这一年八月十日,颉利可汗从雁门入侵,随即兵分两路,他自己亲率十五万,攻击李唐的发祥地并州,另一路攻击原州。八月十一日,李渊命唐军兵分四路,由太子李建成率一路出彬州,迎战突厥的西路军;由秦王李世民率一路出泰州,迎战突厥主力东路军;另派云州总管李子和奔赴云中,从侧翼攻击颉利大军;最后由左武卫将军段德操奔赴夏州,切断突厥西路军的后路。

八月二十日,突厥东路的主力大军进抵汾水东岸,唐并州大总管、襄邑王李神符率部迎战,击破突厥军队,首战告捷。稍后,汾州刺史萧凯也率汾州守军迎战,大破突厥的先头部队,斩首五千余级。二十九日,突厥的西路军攻陷了大震关。颉利可汗亲率的东路军虽然略遭挫折,但是兵力仍然十分强大,遂一路向纵深挺进。眼看一场大战已经不可避免,就在这个时候,李渊派出的和谈使者郑元寿来到了颉利可汗的大营。郑元寿进入可汗大帐时,马上摆出一副强硬姿态,诘问颉利为何背弃盟约悍然入寇,颉利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就在颉利可汗尴尬之时,郑元寿的脸色突然缓和下来,换了一种商量的口吻说:“唐与突厥,风俗不同,突厥即使得到唐的土地,也不能长久居住。而今突厥掳掠所得,都落入将士之手,您身为可汗,可曾捞到什么好处?我看不如撤军,与唐室重新修好,如此一来,可汗也不必有跋涉之劳,而唐室的金帛又能入可汗您个人的府库,这岂不是一举两得?

听完这一席话,颉利可汗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因为他听见了“金帛“二字。说老实话,颉利可汗此次南侵固然是想挫一挫李唐的锐气,可主要目的还是想捞一些真金白银,至于李唐的土地,突厥人实在没多大兴趣。况且此次亲征,颉利可汗也领教了唐军的战斗力,真正开打,突厥人未必能占便宜。现在李唐既然主力提出馈赠金帛,颉利正好就坡下驴,当即与郑元寿达成修好协议,随后带着李唐贿赂的一大堆金帛撤兵北还。

武德五年深秋,驻守河北的唐军再次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因为复仇之神刘黑闼归来了。他在九月末一举攻克瀛州,斩杀了唐刺史马匡武。刘黑闼兵势复振,据守盐州的变民首领马君德立即献出州城,归附刘黑闼。十月初五,刘黑闼的弟弟刘十善与唐贝州刺史许善护在?县展开遭遇战,唐军被击溃,许善护全军覆没。初六,唐观州刺史刘会献出州城,投降刘黑闼。十月十七日,刚刚被李渊任命为河北道行军总管的淮阳王李道玄在下博与刘黑送会战,结果唐军大败,李道玄被刘黑闼斩首。

旬月之间,复仇之神刘黑闼再次克复夏朝全境,李世民?水之战的胜利果实完全付诸东流。十月二十七日,刘黑闼以一种王者不死的姿态大摇大摆地进入他的都城?州。十一月初,唐沧州刺史程大买弃城而逃。与此同时,正驻兵河南的齐王李元吉尽管早已接到李渊进兵的诏令,却也始终不敢跨过黄河一步。面对这个可怕的复仇之神的归来,大河南北的唐朝将吏似乎都当起了缩头乌龟。

魏征妙计安天下,李建成赢了一回

魏征此时的职务是太子洗马,换言之就是太子的幕僚。此刻的魏征并不是李世民的人,而是太子李建成的死党。眼看秦王李世民几年来威望日增,魏征一直替太子李建成感到忧心忡忡。太子李建成如果再不有所作为,迟早会被秦王取而代之。

为此,当复仇之神刘黑闼并没有被李世民一举歼灭,而是很快就卷土重来时,魏征发自肺腑地笑了。这真是天赐良机!武德五年十一月七日,当太子李建成带着一副舍我其谁的表情向李渊主动请缨时,李渊顿时感到了一阵由衷的欣慰,并且如释重负。是啊,太子是该上场了。李渊当天就颁发了一道诏书,命太子李建成率军征讨刘黑闼。李建成这时得到的职务是—陕东道大行台及山东道行军元帅。

十一月二十二日,当得知兄长李建成率领的大军已经从关中出发后,李元吉终于鼓起勇气打了一仗,在魏州一带击败了刘十善。二十六日,刘黑闼率部南下,攻克元城;相州以北的州县纷纷归附,只剩下魏州总管田留安仍然在坚守孤城;刘黑闼随即将魏州团团围困,日夜猛攻。十二月中旬,李建成的大军进抵中原战场,与李元吉会师,在昌乐列阵扎营;刘黑闼立刻掉头南下,与唐军对峙。此时的刘黑闼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他将不战而败。并且还将一败而亡!因为李建成实际上跟他打了一场不见血的战斗。如此高明的战略实在出乎刘黑闼的意料。这个战略是魏徽提出来的。

就在两军对峙之时,魏徽对李建成说:“当初击破刘黑闼时,我们一抓到他的将领就全部处死,逃亡的全部通缉,所以迫使他们下定了反抗到底的决心。而今我们应该把汉东军的战俘全部释放,安抚慰勉,送他们各回家乡,如此一来,不用我们动手,定可坐视刘黑闼部众离散。”李建成依计而行,所以不与刘黑闼正面对决,在战场上两次列阵却又两次收兵。刘黑闼满腹狐疑,担心李建成设下埋伏,所以没有贸易进攻。对他来讲,昌乐对峙的这几天是他一生中最后的,也是最宝贵的机会。但是刘黑闼错过了。

随后的几天,刘黑闼军中开始断粮。而更要命的是,魏徽的策略对他的部队产生了致命的影响。部众中开始不断有人逃亡,有些士兵甚至把他们的将领捆起来一块投降了唐军。刘黑闼很想发动进攻,决一死战,可他又担心魏州国田留安攻击他的后背。思前想后,刘黑闼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先退回河北的根据地,休整一阵子再说。十二月二十五日,刘黑闼趁着夜色向馆陶方向撤退。就在他撤至永济运河的时候,李建成的大军尾追而至。刘黑闼命王小胡背靠运河列阵,然后亲自督促士兵搭设浮桥。桥一搭好,刘黑闼立刻带着数百名骑兵冲到了西岸。可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对岸的情景令他目瞪口呆。留在对岸的部众全都放下了武器,向唐军投降。

还没等刘黑闼回过神来,唐军骑兵已经冲上浮桥向他杀来。万般无奈的刘黑闼只好带着几百个亲兵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武德五年最后的日子里,刘黑闼在冰天雪地里一路向北狂奔,李建成派出的唐军大将刘弘基在背后拼命追赶。武德六年(公元623年)正月初三,刘黑闼逃亡到了饶阳,他的部下、饶州刺史诸葛德威亲自出城迎接。但另刘黑闼万万想不到的是,诸葛德威把他抓了送到唐军手里。刘黑闼到死也没搞懂人心向背的问题,到死也没搞清楚自己迅速崛起又突然败亡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