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2

 第二章 政变的开端(2)

 

武德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当高祖对秦王郑重作出废立太子的承诺后,李世民一定以为自己已经在这场漫长的政治PK中胜出。然而,接下来事态的发展却完全出乎李世民的预料。原因很简单:李渊反悔了。正当李世民意气风发地率军前去征讨杨文?时,李建成施展浑身解数,动用他的所有政治力量对皇帝施加影响,其中包括齐王李元吉、后宫的嫔妃群和当朝重臣、侍中封德彝,最后终于促使李渊回心转意,收回了废立太子的成命。

要说李渊是因为耳根子软,禁不住这些人的软磨硬泡,那就过于低估李渊的政治智慧了。整个太子谋反事件漏洞百出,李少不可能对此毫无察觉。尤其是当太子已经被软禁,围剿杨文?的军事行动也已展开的时候,李渊必定会冷静下来,仔细思考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这时候他自然会看出此案的众多疑点;再加上身边各色人等的解释、劝说和提醒,李渊就会意识到自己废立太子的决定做得过于草率了。整个事件中唯一能够认定的太子过失,无非就是“私运盔甲”这一条,可要说杨文?的起兵一定是太子的指使,那明显是证据不足的。当然,太子私运军用物资肯定也属于违法行为,但断不至于被废黜。

所以,李渊最后肯定也会意识到,这起事件很可能是有人抓住太子违法的把柄,然后精心制造了一个太子谋反的假象,目的就是颠覆太子的储君之位。换句话说,这是一起阴谋。李渊随后就把太子放了,命他仍回京师留守,然后各打五十大板,责备太子和秦王“兄弟不睦”。就在李渊做出上述决定的同时,李世民也轻而易举地平定了杨文?叛乱。武德七年夏天的杨文?事件就这样不了了之、草草收场了。无论是太子还是秦王,对这个处置结果都不会感到满意。所以,尽管让李渊深感不快的这一页貌似翻过去了,但是对于不共戴天的李氏兄弟而言,事情却远远没有了结。

如履薄冰的李世民

为了改善一下父子及兄弟之间日趋紧张的关系,李渊特意在城南举行了一次狩猎活动,让三个儿子比赛骑射。李渊万万没有想到,这场旨在增进感情的比赛居然又出了问题。问题源于一匹胡马。这匹胡马属于李建成。比赛开始时,李建成笑容满面地牵着这匹膘肥体壮的胡马,亲手把缰绳交给了李世民,很诚恳地说:“这是匹罕见的骏马,能跨越数丈宽的沟涧,二弟善于骑术,可以驾驭看看。”李世民接过缰绳,想都没想就跃上马背,然后鞭子一挥,胡马立刻像离弦之箭奔了出去。那一刻,李渊一定甚感欣慰。不容易啊,这对天天死嗑的兄弟终于握手言和了。可李渊并不知道,这是一个陷阱。

太子交给秦王的是一匹未驯服的烈马。这种野性未驯的烈马通常都有一个特征---喜欢玩它的骑手,往往在飞速奔跑的过程中,烈马会忽然玩一些惊险动作,而骑手就算不被摔死,也得落个残废。李世民正恣意狂奔,拼命追逐前面的一头鹿,李建成和李元吉紧随其后,不觉相视一笑。很快,他们期待中的一幕发生了:秦王胯下飞奔的胡马突然间身子一蹶,两条前腿跪屈在地,李世民立刻从马背上飞了出去。太子和齐王心里顿时乐开了花。然而,当他们再把头转过去的时候,眼前的情景却让他们目瞪口呆---秦王正稳稳当当地站在胡马旁边,神情自若,毫发无损。紧接着,太子和齐王看见秦王远远地对他们冷笑了一下,再次跃上马背。胡马不断故伎重施,可秦王每次都安然无恙。最后这匹烈马服了,任由秦王纵横驰骋。

回来的路上,李世民笑着对身边的宇文士及说:“有人想用这匹马杀我!奈何死生有命,他岂能杀得了我!”有人立刻把这句话向太子通报,然后又通过太子之口落进了后宫嫔妃的耳中,李渊回宫后,嫔妃们马上又把秦王的话告诉了皇帝。但是这句话最后却变成了这个样子:“秦王自言,我有天命,方为天下主,岂有浪死!”李渊怒不可遏,随即把三个儿子都召了进来,当着太子和齐王的面怒斥秦王:“天子自有天命,非智力可求,汝求之一何急邪?”很显然,高祖对秦王的这句斥责分量很重,因为它赤裸裸地揭露了李世民夺嫡篡位的野心。

李渊对李世民的种种不满其实已经在心里埋藏了很久,只是一直没有挑明罢了。而这次李渊之所以不再隐忍,无疑是受到了杨文?事件的刺激。假如李渊大致能够确定秦王是此事的幕后操纵者,那他必然会感到极大的恐慌—既然秦王已经具有操纵东宫官属和朝中大臣的能量,那他还有什么做不到的?李渊完全有理由相信—秦王的实际影响力已经远远超乎他的想象,并且极大地超出了他可以容忍的范围。所以李渊才会毫不客气地对秦王提出严厉的警告,目的就是防止他在阴谋夺嫡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但是,面对高祖的斥责,秦王却不卑不亢地“免冠顿首”,要求皇帝“下法司案验”,也就是主动要求由司法部门立案审查,表现出一副坦荡无愧的样子。众所周知,无论李渊对李世民做出怎样的指责,其性质仍然是君父在教训儿臣;无论李渊和太子对秦王的不满和忌惮已经达到了怎样严重的程度,这一切通通属于皇族内部矛盾。而一旦“下法司案验”,就是把矛盾公开化了,那相当于把李唐皇室的父子相猜和兄弟不睦扩大并升级为朝野皆知的一起政治案件。暂且不论李家的父子和兄弟到底孰是孰非,单是把这件事情闹上公堂本身,就已经是李 唐皇室的一个莫大耻辱了。

李世民很清楚,李渊无论如何不会这么做。明知道皇帝不会接受,还偏偏要提出来,这不是抬杠是什么?面对李渊的敲打和警告,李世民的这种态度不仅是毫不屈服,而且充满了对抗和要挟的意味。李渊真的是忍无可忍了。看着皇帝吹胡子瞪眼的模样,旁边的太子和齐王不禁眉飞色舞,丝毫不掩饰他们的幸灾乐祸之情。这一次,秦王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可是,就在这节骨眼上,一道来自边境的加急战报飞进了长安的太极宫。李渊的愤怒转眼就被震惊所取代。该死的突厥人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