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2

 第二章 政变的开端(3)

 

早在一个月前,当李渊被杨文?事件搞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突厥人就已经在漫长的边境边上对唐朝发起了攻击。但是突厥人的这一次攻击力度却不是很大,基本上仍是以袭扰劫掠为主,并无进一步南侵的意思。可眼下边境发来的战报却显示:这一次突厥大可汗颉利亲自出马,并与小可汗突利联合出兵,倾全国精锐之师南下,而且兵锋直指原州,显然有意入侵关中、进逼长安的企图。

大敌当前,李渊还能处罚李世民吗?当然不能。李渊不得不收起满面怒容,再次施展他一贯擅长的变脸绝技,让秦王起身系好冠带,并且大加慰勉,然后直奔主题,和他商讨应对突厥的策略。那一刻,太子和齐王肯定在心里把突厥人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因为该死的突厥人又帮了李世民一个大忙。当天,高祖李渊召开御前会议,命三个儿子和当朝重臣一起讨论当前的抗突形势。

就是在这次会议上,有人提出了迁都的动议,理由是长安离边境线太近,而“子女玉帛”众多,所以突厥才会屡屡入侵,不如一把火烧了长安,把都城迁移到内地,突厥人自然就不会来了。很显然,这是一个十分消极,甚至近乎荒谬的提议。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李渊居然同意了。他即刻下令,命中书侍郎宇文士及准备前往樊、邓(今湖北襄樊)一带考察迁都地点。而太子、齐王和尚书仆射裴寂等人也纷纷表示赞同。原因很简单,并不是这些人没有头脑,而是因为他们都不希望秦王再立军功。当然,即便是迁都樊、邓也不能彻底杜绝突厥对唐朝的入侵,但能有效避免突厥对帝国政治心脏的威胁。一旦都城远离前线,突厥人顶多就是在边境进行一些小规模的袭扰而已,很难发起针对大唐帝都的战略性进攻。既然如此,边境的防御交给一些普通将领就够了,根本不需要秦王挂帅出征。

对于这个匪夷所思的迁都之议,大臣萧?等人都不以为然,因为迁都是动摇国本的一件大事,绝不可草率行之。但既然高祖发话了,他们也只能保持缄默,谁也不敢犯言直谏。最后只有一个人发出了孤独的抗议之声。这个人当然就是李世民。最终的结果是,李渊确实打消了迁都的念头。其实,李渊最终之所以放弃迁都,恐怕并不是被李世民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谏所说服,而是因为这个迁都之议本来就不是什么铁板钉钉的事情。更何况突厥二可汗的大军已经长驱南下,很快就要打到家门口了,即便他内心仍有迁都之念,但远水救不了近火,当务之急是要先打退突厥大军。

所以,武德七年闰七月二十一日,李渊不得不再次起用这张独一无二的王牌,命李世民挂帅出征,迎战突厥。同时,李渊还特意安排齐王李元吉当副帅,用意很明显,就是防止秦王一人独大。李世民再次出征了。李渊在兰池(今陕西咸阳市东)为他和齐王把盏饯行。当奉命出征的唐军将士,在兰池宫外的五陵原上完成集结,李世民稍事检阅之后,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就暴露在他的面前—士兵们军容不整、士气低落,所装备的铠甲和武器也显得残破陈旧。谁都看得出来,一股浓厚的厌战情绪正在即将出征的这支队伍中蔓延。李世民很清楚,自从武德初年以来,李唐军队长年征战,将士们的疲惫情绪一直在潜滋暗长,之所以没有明显表露出来,是因为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以及随之而来的分封和犒赏鼓舞着他们的斗志,支撑着他们的精神。而当统一天下的战争宣告结束,勉强撑持的士气就不可避免地衰竭了,而酝酿已久的厌战情绪也就随之爆发。

单枪匹马离间可汗大军

武德七年八月一日,突厥颉利、突利二可汗率领的大军开始猛攻原州(今宁夏固原市),并很快突破外围防线,直逼长安。与此同时,为了多方牵制唐军,突厥又派出偏师分别攻击忻州、并州和绥州,其附庸国吐谷浑也出兵入寇乐都。形势危急。八月九日,长安宣布戒严。

八月十二日,唐军与突厥大军在五陇阪(今陕西彬县西南)正面遭遇。突厥军队迅速抢占有利地形列阵,李世民意识到一场恶战已经在所难免。而在此不利局面下,齐王也公然表现出不合作的态度。外面的突厥大军虎视眈眈,内部的局面又如此艰难,李世民该怎么办?就在此刻,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李世民再次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他若无其事地对李元吉说:“既然你不敢出战,那我就单独前往,你就留在大营中观战吧。”还没等齐王反应过来,李世民已经率领仅有的百余名亲兵朝敌阵飞驰而去。

来到突厥大军前,李世民高声向颉利可汗喊话:“可汗既与大唐和亲,为何背弃盟约,深入我国?我是秦王,可汗如果认为自己能打,就出来和我单挑!如果要以从凌寡,我就用这一百人和你拼了!”颉利可汗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小子在玩什么?居然只带着百来个人出战?而且居然用这种蹩脚的激将法逼我跟他单挑?他是不是早已埋设了伏兵,想引诱我往口袋里钻?颉利可汗相信这其中必定有诈,于是按兵不动,笑而不答。

接下来,让颉利更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李世民居然带着他的一百名骑兵又往前逼近了一程,而且派人跑到他的侄子突利小可汗阵前,唧唧歪歪地不知道说一些什么。颉利可汗满腹狐疑地拉长耳朵,终于听了个大概—“你从前跟我盟誓,有难同当,有急相救,今乃引兵相攻,何无香火之情也!”颉利可汗大惊失色。难道突利这小子早就跟李唐二皇子有一腿了?怪不得他这回一定要随我一同出征,原来是早有预谋,想趁两军交战之际对我下黑手!好悬啊!思虑及此,颉利转过头去看突利,只见他默不作声,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情。

就在这时候,李世民再次逼近,正准备策马跨过两军之间的河沟。颉利可汗立即派人去跟李世民传话:“大王不必过河,我并无他意,只想与贵国重申前盟而已。”随后传令全军,即刻收兵回营。看着颉利可汗率大军匆忙退去的身影,李世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回总算是忽悠过去了,可突厥大军并未撤退,危险仍然存在。李世民知道,急中生智的忽悠只能偶尔来一次,再来就不好使了。要让突厥人退兵,必须在军事上有所行动。即便没有办法与突厥大军正面决战,也要适当对他们施加压力。同时让李世民感到庆幸的是,这次成功的忽悠让他抓住了突厥人的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颉利大可汗与突利小可汗之间的矛盾。只要利用这个矛盾,军事手段和谋略手段双管齐下,进一步离间两个可汗的关系,就能让他们互相猜疑,最终迫使颉利可汗撤军。

当天夜里,李世民出动军队,冒着大雨悄悄逼近突厥军营。与此同时,他派遣了一个特使秘密潜入敌营,找到了突利可汗,与他进行了一番密谈。史书没有记载这次密谈的内容,但是李世民肯定是向突利抛出了橄榄枝。所以就在唐军逼近突厥大营的同时,突利就已经愉快地同李世民派来的秘使订下了盟约。突厥军队绝对没有料到,唐军会在这个大雨滂沱之夜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军营上下顿时一片慌乱。颉利可汗本来想要迎战,可一想到他的侄子突利和李世民之间很可能有什么阴谋,心里马上敲起了退堂鼓。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颉利终于决定退兵。

此后突厥退兵,这场有惊无险的五陇阪之战终于落下帷幕。李世民以他超乎寻常的胆识和谋略,演绎了一出经典的“孤胆英雄记”,不但兵不血刃地逼退突厥大军,而且成功地缔结了一个政治盟友。毫无疑问,五陇阪的精彩表现,使得李世民在那条通往权力顶峰的高空悬索上又往前迈进了一步。而此刻的高祖李渊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他首先当然是感到欣慰,因为穷凶极恶的突厥人终于走了。但是除了欣慰外,李渊肯定也会感到更深的无奈和不安,因为秦王头上的光环更加璀璨了,他对太子的威胁当然也就更大了。然而,李渊又能怎么办呢?李渊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尽量把一碗水端平。

但是武德七年夏秋之交,我们却赫然发现,老皇帝手上的这碗水正在儿子们日渐升级的政治PK中剧烈颤动。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突然倾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