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2

 第三章 玄武门之变(1)

 

突厥又来了

武德八年(公元625年)夏末秋初,大唐帝国的边境线上再次燃起烽火。经过将近一年的养精蓄锐,颉利可汗再度挥师南下。这一次,颉利改变了策略,在西起凉州(今甘肃武威市)、东至幽州(今北京)的数千里战线上,采用“多点进攻、袭扰为主”的战略,专搞打砸抢,捞一把就走。这样的战争虽然不像去年那样直接威胁唐朝中枢,但覆盖面广,持续时间长,也着实让唐军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东奔西走、疲于应付,大伤了一回脑筋。

从六月末颉利亲率大军攻击灵州开始,这场长达一年多的断断续续的骚扰战就拉开了序幕。相对于突厥的战略转变,李唐朝廷这次的军事任命也有了微妙的变化。李渊先后把右卫大将军张瑾、安州大都督李靖、行军总管任瑰等人调到前线御敌,而李世民则只是作为后备力量被派驻蒲州,防守关中门户。在前线看不到李世民的身影,这对颉利来讲绝对是一大利好。八月初,颉利亲率十万大军劫掠朔州。张瑾等人急忙北上御敌,于十一日在太谷与颉利会战。令人遗憾的是,这一仗张瑾全军覆没。此仗突厥完胜,颉利发现自己有了讨价还价的筹码,便在八月末派人与唐帝国“和解”。史书没有记载李渊对此做何反应,但从颉利随后便引兵北还的结果来看,李唐朝廷很可能又是违心地给了颉利可汗一笔数目可观的贿赂。

颉利这次之所以见好就收,一来当然是贯彻他“捞一把就走”的战略思想,二来估计也是担心继续向纵深推进迟早会碰上李世民。在这一年的六月份之前,除了边境线上小打小闹的骚扰之外,唐帝国基本上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在这种表面的平静之下,时间走到了武德九年的六月初一。这一天的早晨,耀眼的太白金星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摇大摆地从大唐帝国的天空划了过去。按古人的说法,这叫“太白经天”,是一种奇异而重大的天象。史书说:“太白经天,天下革,民更王!”金星白昼划过长空,天下将发生变革,人民将拥有一个新的君王。

此刻的李世民并不知道,两个月后,他就将成为这个新的君王。尽管他对自己在政治上、军事上以及其他各方面所拥有的绝世才华从来不曾怀疑,但是眼下,李世民却只是一个受困于现实的藩王。是的,起码到目前为止,他仍然只是不断遭人排挤、生存空间日益狭小的一介藩王。如果说在武德前期整个世界确实都在为李世民让路的话,那么到了武德中后期,这个世界却在他面前筑起了一道无形的高墙。与此同时,李世民发现自己的巨大能量也被悄然纳入了一个无形的容器中。这个容器是高祖亲自为他量身定制的。李世民试图冲破它,可无论他往哪个方向奔突,到头来所有努力均告失败。

最后一次努力就是武德七年六月的杨文?事件。从这个事件之后,无论是李世民还是李建成,肯定都不约而同地意识到—用常规的政治手段解决问题已经变得不可能了。剩下的办法只有一个:武力。唯一的问题只是—谁会比谁先出手。

亲兄弟下毒,李世民吐血

在最后的PK到来之前,李世民首先意识到的一点是:必须稳住自己的大后方。为此他选择了关东的那个形胜之地—洛阳。为了迎接这场生死PK,李世民特意命麾下骁将、秦王府车骑将军张亮率左右侍卫一千余人前往洛阳。李世民给了张亮一大笔金帛,让他暗中结交山东的英雄豪杰,做好一切应变准备。万一在长安的斗争中失利,李世民打算退守洛阳,与朝廷分庭抗礼;如果形势一再恶化,实在迫不得已,就与李建成裂土而战。

然而,这次秘密行动却没有逃过齐王李元吉的眼睛。他一直在暗中监视秦王府的一举一动,而今这一千多名武装人员忽然大举调动,当然会引起他的高度怀疑和警觉。李元吉立刻入宫,指控张亮阴谋反叛。李渊随即下令逮捕了张亮,命有关部门调查审理。情况十分危险,万一张亮的嘴被撬开,李世民的麻烦就大了。所幸张亮算得上是一条好汉,不管审讯官员采用什么手段进行逼供,始终无法从他口中得到只言片语。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朝廷只好将他释放。张亮随后便按原计划率部赶赴洛阳。“张亮事件”总算是有惊无险,但是下面这个事件却差点要了李世民的命。

这是一场诡异的夜宴。就是在这次夜宴上,发生了一起扑朔迷离、备受后人争议的“毒酒事件”。据《旧唐书 隐太子建成传》记载:“建成与元吉谋行鸩毒,引太宗(李世民)入宫夜宴,既而太宗心中暴痛,吐血数升。”淮安王李神通赶紧将李世民送回秦王府。李渊闻讯,立即下了一道手诏给李建成,说:“秦王一向不能饮酒,从今往后不准再举办夜宴。”言下之意是警告太子不要再玩什么小动作,随后李渊便亲自前往秦王府探视李世民。

李渊肯定意识到太子和秦王已经水火不容了,于是就向李世民提出了一个消解纷争的办法,让李世民掌管陕东道大行台,居住洛阳。高祖的安排正是李世民求之不得的。在长安,东宫和齐府的势力加起来要比秦王府强大得多,双方一旦在京城开战,秦王很可能会吃亏。所以,出镇洛阳对于李世民来说,实在是进可攻、退可守的上上之策。李世民之所以命温大雅和张亮经营洛阳,其用意也正在于此。

听到李世民即将派驻洛阳的消息,太子和齐王大感不妙。秦王一旦到了洛阳,手上就掌握了土地、城池和军队,这无异于猛虎归山,必将后患无穷。二人紧急磋商之后,得出了一致结论—如果把秦王控制在京师,要摆平他易如反掌。随后太子便命人向高祖递上密奏,声称:“秦王左右都是山东人,一听说要前往洛阳,没有不欢呼雀跃的,观察他们的心志,恐怕是一去不返了。”同时授意心腹大臣不断向高祖分析其中弊害,劝他收回成命。他们的理由是:一旦秦王据有洛阳这个形胜之地,刚刚统一的国家就会再度面临分裂的危险;陛下您健在的时候,秦王和太子或许还能暂时隐忍,可一旦您千秋之后,双方势力爆发武装冲突,甚至可能导致大规模战争,到时候家国分崩、生灵涂炭,后果不堪设想啊!

也许就是在近臣的如此游说之下,李渊感到此事非同小可,于是暂时中止了命秦王赴洛阳的计划。以上就是毒酒事件及其余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