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3)   第一章 瘸子储君李承乾

 齐王李?造反

 

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春天,大唐的天空依旧澄明。这一年,太宗李世民四十五岁,君临天下十有七载。十七年来,大唐帝国政通人和、国泰民安、四海升平、万邦来朝,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这个繁荣强大的帝国都足以让李世民感到欣慰和自豪。一切看上去都很美。但是,这年正月,一则令人不安的流言却开始在长安城的大街小巷悄悄流传。流言说的是太子李承乾。传言说,堂堂储君居然是个瘸子!还说,皇上还有一个儿子魏王李泰,长得导高大威猛、仪表堂堂,而且聪明颖悟、多才多艺,最受皇上宠幸。这魏王李泰迟早有一天会把李承乾拱掉,自己当太子。

    这些流言蜚语就像春天的柳絮一样在长安坊间到处乱窜、恣意飞扬,最后终于不可阻挡地飞进皇宫,落进太宗李世民的耳中。李世民勃然大怒,同时也隐隐生出了一丝不祥的预感。贞观十七年正月十五,在元宵佳节的朝会上,一脸阴霾的李世民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作出了严正声明:“听说坊问的官员、百姓认为太子有足疾,而魏王颖悟,又时常随朕出游,所以议论纷纷,甚至有投机之徒已经开始攀龙附凤。今天,朕要明白告诉诸卿,太子的脚虽然有毛病,但并不是不能走路。而且《礼记》说:‘嫡子死,立嫡孙。’太子的儿子已经五岁,朕绝对不会让庶子取代嫡子,开启夺嫡之源!”

    谣言止于智者。愚蠢的流言止于自信的帝王。李世民坚信,只要自己毫不动摇地坚持嫡长制的原则,不让任何人有机可乘,太子李承乾就能在皇权的接力赛上稳稳当当地接好下一棒。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李世民都绝不允许武德九年那场兄弟阋墙、父子反目的悲剧在今日重演!

    坊间的流言虽然可恶,不过它顶多就是让李世民感到郁闷和不安而已,但接下来发生的这件事情,却足以令他陷入巨大的悲怆和哀伤之中。贞观十七年正月十七,李世民最为倚重的股肱大臣之一、—代名臣魏徵与世长辞。听到噩耗的那一刻,李世民如遭雷击,哀恸不已。他为魏徵举行了一场庄严而隆重的葬礼,命朝廷九品以上的文武百官全部去给魏徵送行,并赐予“羽葆鼓吹,陪葬昭陵”的特殊待遇。在:当时,这是人臣所能享有的最大哀荣。魏徵出殡的那天,李世民登上御苑的西楼,望着那支一眼望不到头的送葬队伍,往事在他眼前一幕幕掠过,泪水止不住潸潸而下……

    还没等李世民从魏徵之死的哀伤中完全解脱出来,一些令人不安的坏消息又接踵而至。先是?县(今陕西户县)县尉游文芝密告代州(今山西代县)都督刘兰成谋反,有关部门经过调查,证实刘兰成谋反罪名成立,随即将其逮捕并腰斩。紧接着,新任洛州(今河南洛阳市)都督张亮入宫辞行时,居然向皇帝告密,又说有个朝廷重臣要谋反。谁?侯君集。

    张亮是开国功臣,侯君集也是开国功臣,如今一个开国功臣状告另一个开国功臣谋反,这个问题绝对要比刘兰成一案严重得多!是张亮在诬陷,还是侯君集真的要造反?似乎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侯君集这个人,其实早在贞观十四年就开始出问题了。当时他出任西征统帅,率部平定了高昌,于是就有些居功自恃,公然侵吞高昌王室的大量珍宝。上梁不正下梁歪,其部众看见主帅带头贪墨,顿时一哄而上,争抢战利品。

    侯君集不敢制止,因为他是第一个伸黑手的。要是他贼喊捉贼,手下人绝对不服,而且回朝后肯定会把事情抖出来。所以,侯君集只好睁一眼闭一眼,任手下人尽情哄抢战利品。也许是事情闹得太大,所以他刚刚班师回朝,就东窗事发了。有关部门抓到了他贪墨的证据,立刻对他发出弹劾。太宗李世民一听奏报,二话不说就把他丢进了诏狱。侯君集满腹不平。自己刚刚为帝国立下赫赫战功,可一回来,居然连皇帝的面都还没见着,连一杯庆功酒都还没喝到,就先蹲号子吃了牢饭,这他奶奶的算怎么回事?

    后来中书侍郎岑文本上疏替他求情。李世民才把他放出了诏狱。可侯君集平定高昌的功勋好像从此一笔勾销了,不但没人给他摆庆功宴,更没人给他加官晋爵。这口鸟气,侯君集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在侯君集看来,李世民在玩弄帝王术,借惩贪之名对功臣进行打压。从此,侯君集心灰意懒,  “志殊快怏”  (《旧唐书,侯君集传》),对李唐朝廷和太宗李世民的忠诚度一落千丈。

    与此同时,一个大胆的念头开始在他心中蠢蠢欲动。贞观十七年二月,太子詹事张亮被调出朝廷,改任洛州都督,侯君集故意刺激他说:“是什么人排挤你?”张亮没好气地说:“不是你还有谁?”侯君集急得跳脚:“我讨平一个国家回来,却碰上比一间屋子还大的嗔恨和猜忌,我还有心思排挤你?’见张亮不语,侯君集忽然卷起袖子大声说:“老子郁闷得不想活了,你要不要反?我和你一起反!”乍一听如此大逆不道之言,张亮着实吓了一大跳。他先是在心里问候了侯君集的十八辈祖宗,继而暗暗叫苦:今天这些话要是被人听见,自己就得陪着侯君集一块玩完!虽然此次无缘无故被弄出京师他也很憋屈,可他万万不敢往造反的事上想,如今侯君集这么一嚷嚷,简直是拽着他往火坑里跳啊。

    狗日的侯君集,你自己想死就死,何苦拉着老子当垫背!张亮为此郁闷了好几天,最后一狠心,找皇帝告御状去了。张亮知道,只有这么做,他才能与侯君集划清界限,彻底洗刷同谋造反的嫌疑。、李世民听完张亮的告密后,良久无语。最后,李世民长叹一声:“你跟侯君集都是开国功臣,而且侯君集说这种话时,旁边没有第三者在场。如果交付法司审讯,他必定不服,到头来也审不出个子丑寅卯,这件事你暂且不要再提了。”事后,李世民虽然待侯君集如故,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但显然已经对他多留了一个心眼。

    也许是为了冲淡这个春天的晦气,并且纾解一下坏到了极点的心情,,李世民决定做一件酝酿已久的事。这是他多年来的一个夙愿,也是大唐王朝的一件盛事。二月二十八日,李世民命著名画家阎立本绘制了二十四位开国功臣的画像,悬挂于太极宫三清殿旁边的凌烟阁。他们是:长孙无忌、李孝恭、杜如晦、魏徵、房玄龄、高士廉、尉迟敬德、李靖、萧?、段志玄、刘弘基、屈突通、殷开山、柴绍、长孙顺德、张亮、侯君集、张公谨、程知节、虞世南、刘政会、唐俭、李世?、秦叔宝。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做完这件事,李世民的心情总算有所好转。

    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更坏的消息马上就来了。贞观十七年三月初,一匹快马风驰电掣地进入长安。大汗淋漓的信使抵达京师后,不顾满面灰尘,直接拍马驰进了太极宫。这个风尘仆仆的信使,给朝廷和天子带来了一则十万火急的消息——齐王李?造反了!齐王李?是太宗李世民的第五子,武德八年封宜阳王,同年改封楚王。贞观二年,徙封燕王,就任豳州都督,贞观千年改封齐王,授齐州(今山东济南市)都督。三月六日,李世民一边下诏命兵部尚书李世?集结齐州以西九个州的军队进行讨伐,一边给齐王李?下了最后一道手诏。这是一个苦心孤诣的帝王对一个大逆不道的臣子最后的谴责。这也是一个痛心疾首的父亲给一个冥顽不灵的儿子最后的诀别书。

    大难将至,可齐王李?似乎毫无察觉。眼下他正在齐州城里美滋滋地当着他的土皇帝。此刻,李世?的讨伐大军正在向齐州火速推进,而青州(今山东青州市)、淄州(今山东淄博市)等数州兵马也已纷纷开进齐州地界。朝廷已经给齐王及其党羽撒下了一个天罗地网,可这帮家伙却还在温柔乡中大做白日梦!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尽管朝廷为了此次平叛而兴师动众,准备大动干戈,可最后讨平齐王的,既不是李世?的讨伐大军,也不是青州等地的兵马,而是齐王府里头的一个小小兵曹。

    这个兵曹名叫杜行敏,是一个正七品的芝麻官。他知道齐王的谋反不得人心,于是暗中纠集了不附齐王的官兵和百姓一千余人,于三月十日深夜突然发动兵变,齐州城里顿时杀声震天。当天夜里,齐王党羽凡是居住在府外的,都被变兵一一砍杀。此刻,杜行敏已经凿破了齐王府的外墙,率众蜂拥而入。李?和燕弘亮等人慌忙披上铠甲、拿上兵器,躲进内堂顽抗。杜行敏等一千余人将内堂团团围住,从次日凌晨一直打到中午,始终不能攻破。杜行敏最后决定采用火攻。他命人在房屋四周堆上柴薪,手举火把,随时准备点燃。齐王李?忽然挑开窗户,扔出来一句话:“我马上就开门,但是有一个条件,你们必须保燕弘亮兄弟不死。”直到这一刻,这位愚蠢透顶、不可救药的齐王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不但以为自己可以逃过一死,而且还想保住燕弘亮兄弟的性命。

    杜行敏答应了齐王的要求,李?等人随即开门投降。杜行敏押着蓬头散发的齐王在城里走了一圈,以此安抚众心,最后将他押回齐王府关了起来,上表向朝廷奏捷。齐王李?的这场叛乱,从头到尾都像是一场闹剧。还没等平叛官军踏进齐州城一步,李?的皇帝梦就灰飞烟灭了。李?被押赴京城之后,囚禁在内侍省。李世民毫不犹豫地给他下了一道最后的圣旨——贬为庶人,赐其自尽。李?死后,同党被判处死刑的共有四十四人,其中当然包括燕弘亮、燕弘信兄弟以及野心家阴弘智。而七品芝麻官杜行敏则因平叛有功,被破格提拔为巴州(今四川巴中市)刺史,封南阳郡公;权万纪和韦文振也各有追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