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3)

 第三章 武氏初次入宫(1)

 

一个木材商人的华丽转身

    若干年后,当李唐帝国的天空忽然升起武周王朝的日月,当几千年来一贯由男人统治的江山忽然被胭脂红粉所主宰,女皇武?的家世出身自然成了大周臣民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很多人都知道,女皇武?是并州文水人,其父武士?是唐朝的开国功臣,官至工部尚书、荆州都督,封应国公,可谓官尊爵显、位高权重,然而似乎很少有人提及——女皇之父武士?早年其实是一个地位卑下的木材商人。

    在中国古代,社会地位的排序历来是:士、农、工、商。商人就是四等公民、社会末流。即便你腰缠万贯、富甲一方,可在当权者面前你什么都不是,甚至连农民兄弟的腰杆都可能挺得比你直。青年时代的武士?就感觉自己的气一点都粗不起来。虽说趁着隋炀帝大兴土木、营建东京之机发了一笔横财,腰包里沉甸甸的,但是在那些手握大权、颐指气使的官老爷面前,来自并州的木材商人武士?也只有低声下气、点头哈腰的分。这个心结也许就是武士?后来弃商从政的诱因之一。

    隋大业八年(公元612年),群雄蜂起,天下大乱,蛰居家乡的武士?猛然意识到这是一个重新洗牌的机会,也是自己脱胎换骨的绝佳时机。他略为思考之后,随即作出了人生中最重大的一次抉择——弃商从戎。他希望在乱世中建立军功、扬名立万,最后跻身政界,彻底摆脱地位卑下的商人角色!武士?花钱买了一个“鹰扬府队正”的低级军职,从此走上了仕宦之途。后来发生的事情人们都耳熟能详—一武土?搭上了太原留守李渊这条乘风破浪的大船,从此咸鱼翻身,不但摇身一变成了太原首义元勋和李唐开国功臣,而且在武德一朝官运亨通、青云直上,最终跻身大唐帝国的权力高层,非常成功地完成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华丽转身。

    可是,武士?出道的时候只不过是个小小的“队正”,手下就管着区区五十号人,而太原留守李渊则是坐镇一方的封疆大吏,并且是隋炀帝杨广的表兄,双方的身份地位如此悬殊,武士?又是如何攀上这根高枝的呢?早在大业十二年(公元61 6年),李渊出任太原道安抚大使,奉命。征讨当地变民,就曾在行军途中路过武士?的家,受到了这个低级军官的热情款待。当时武士?一见到李渊,就认定他“雄杰简易,聪明神武,此可从事矣”  (《全唐书》卷二四九《攀龙台碑》),当即决定把筹码押在李渊身上,以期在日后获取巨大的政治回报。而当时的李渊早已有了起兵举义的打算,一直在暗中积蓄势力、结纳四方豪杰,当然也乐意结交像武士?这种精明强干而且家底殷实的人物。

    初次见面,双方对彼此的第一印象都很好,可以说是一拍即合、相见恨晚。所以到了第二年李渊正式坐镇太原后,他就立即把富有经营才干的武士?提拔为行军司铠,亦即主管后勤装备的军械部长,也算是知人善任,用其所长。武士?意识到自己终于找到了一棵足以庇荫的大树,于是更加不遗余力地逢迎攀附。李渊也很给面子,时常光临武宅做客,与武士?“乐饮经宿,恩情逾重”。大业十三年(公元6 1 7年),隋朝天下分崩离析,人人都知道———一改朝换代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当时,武士?的几个兄长一致看好瓦岗寨的义军领袖李密,认为只有他才是四方群雄中最有实力问鼎天下的人,于是纷纷劝说武士?投奔李密。可武士?却冷冷一笑,说:“李密虽有才气,未能经远,欲图功业,终恐无成。”  (《全唐书》卷二四九《攀龙台碑》)

    在他的心目中,普天之下,唯有雄才大略却又引而不发的太原留守、唐国公李渊才是未来的真命天子!可问题在于,四方的逐鹿群雄已经风风火火地干了好几年了,隋朝的大蛋糕眼看就要被他们蚕食殆尽、瓜分一空,可这个已过知天命之年的唐国公李渊却还在默默蛰伏,他究竟在等什么呢?武士?坐不住了。他决定采取行动,在背后推唐公一把。 他先是试探性地送给李渊几本兵书,可李渊却装聋作哑,不为所动。武士?又换了个法子,一连数日绘声绘色地向李渊描述自己的奇异梦境,说某一夜,梦见空中传来一个神秘而威严的声音在说:“唐公当为天子!”又某一夜,梦见唐公骑着马走在前面,自己跟在后面,忽然看见唐公“噌”的一下飞到天上去了,而且还伸出两只手,一手擎起了太阳,一手揽住了月亮……(《攀龙台碑》:“从高祖乘马登天,俱以手扪日月。”)

    这显然是一个正宗的天子架势!如果说武士?此前送兵书时李渊还在装傻充愣的话,那么当武士?告诉他这些意味深长的“梦境”时,李渊就不能不表态了。他随即推心置腹地告诉武士?,自己“深识雅意”,只是兹事体大,请武士?‘幸勿多言”,如果将来大事成功,定当“同富贵耳”  (《旧唐书·武士?传》)!听到李渊的许诺时,武士?禁不住一阵狂喜。耶一刻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一一个扬眉吐气、光宗耀祖的未来。事后来看,武士?应该算是最早劝李渊起兵的人之一。单就这一点而言,武士?就无愧于“太原元从”的称号。当然,要从一个首谋举义的幕僚变成一个王朝的开国功臣,绝不仅仅是做几个怪诞的梦、拍几个肉麻的马屁就可以办到的,你还必须脚踏实地地干几件正经事。

    当时的太原有两个副留守:王威和高君雅,他们是隋炀帝杨广安插在李渊身边的两颗钉子。有他们在,举义之事就不可能一帆风顺。当王威和高君雅察觉李渊有所异动之后,就准备拿李渊的亲信刘弘基和长孙顺德开刀,理由是这两个人逃避兵役,应该逮捕问罪。王、高二人这么做,目的就是要敲打和警告李渊,同时削弱他的力量。关键时刻,武士?站出来了,他说,这两人都是唐公的亲信,如果逮捕他们,唐公很可能会翻脸,万一引发内讧,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王、高二人想想也有道理,只好作罢。稍后,李渊以防备刘武周和突厥人为由,开始大举募兵,随时准备起事。王威手下的一个将领田德平对此深感怀疑,就想建议王威暗中调查李渊募兵的真实意图。武士?又当即出诎陡止,他说:“兵权在唐公手上,王、高二人只是挂名而已,即使他们真的查出什么,又能拿唐公怎么样?”田德平闻言,也只好打消调查李渊的念头。

    这两件事都发生在太原起兵前夕。当时的形势可谓错综复杂、千钧一发,武士?能够及时将问题摆平,从客观上保证募兵举义之事的顺利进行,贡献自然不能算小。李渊正式起兵后,武士?被任命为铠曹参军,随军西进关中,其间因功被封为寿阳县开国公,赐食邑一千户。唐军攻取长安后,武士?又以“从乎京城功,拜光禄大夫,封太原郡公”  (《旧唐书·武士?传》),再增食邑一千户,并赐宅一所。大业十四年(公元61 8年)五月,李渊废掉隋恭帝,建元武德,开创唐朝。武士?被任命为库部郎,并赐以“太原元谋勋效功臣’之衔。武德三年(公元62'0年了,武士护开任工部尚书,一举进入大唐帝国的权力高层。

    至此,武士?的风险投资终于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当年那个地位卑下、从权力的魔掌中死里逃生的木材商人,如今终于咸鱼翻身、否极泰来,成为新王朝为数不多的勋贵之一!那一刻,武士?内心的满足和喜悦肯定是无以言表的。很多年后,女皇武?也许完全能够体会父亲当年成功实现华丽转身时的心境和感受。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和父亲有着极为相似的人生经历和生命体验——一无论是落寞困顿中那种刻骨铭心的惶惑与焦灼,还是位卑人轻时对于权力和地位的无限向往与极度渴望,都曾经如出一辙地植根于父女二人的灵魂深处。.与此同时,女皇身上的许多特质无疑也是她父亲的遗传。,比如自信、坚忍、心机、谋略,比如精明的洞察力和果断的执行力,还有认准目标一往无前的决心,超越常人的勇气和冒险精神等等,皆是拜她父亲所赐。当然,在女皇武?人格成长的道路上,还有一个人的影响同样是巨大而深远的。那就是她的母亲杨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