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3)

 第三章 武氏初次入宫(2)

 

将来必为天下之主!

    武德七年(公元624年),武士?参与修订了唐朝的第一部法典—一《武德律令》,随后因功晋爵为从一品的应国公。大约就在此时,皇帝李渊亲自当了一回月老,为他物色了一个女子作为继室。这个女子就是后来女皇武?的母亲一关中六大郡姓之一、弘农杨氏之女。弘农杨氏从汉朝起就是关陇的高门世族,历代显赫,至隋唐时期更是人才辈出,其中最杰出的人物当属隋朝的开国之君——隋文帝杨坚。武?的母亲杨氏与杨坚出自同宗,杨氏的伯父杨雄与父亲杨达皆贵为隋朝宰相;及至唐朝,杨雄之子杨恭仁又是武德一朝的宰相,另一子杨师道后来也成了贞观一朝的宰相。

    出身于这样的名门望族,杨氏自然从小就接受了非常好的教育,史称她通文史、工诗书、善属文,同时又具有非常虔诚的佛教信仰,曾被杨达誉为“隆家之女”  (《全唐书》卷二三九《望风台碑》)。杨氏身上的这些优点,或者说特点,无疑都被后来的女皇武?一一继承。许多年后人们将会发现,无论是修养、才情、学识、宗教信仰,还是健康的体质、充沛的精力,乃至得享天年的长寿基因(杨氏享年九十二岁,武璺享年八十一岁),女皇都与她母亲杨氏如出一辙。

    也许是因为杨氏的条件太过优越,难以找到门当户对的如意郎君,所以她的终身大事反而一再蹉跎。在其父杨达生前,杨氏始终没有出嫁。到了大业八年(公元61 2年),杨达死于东征高丽的途中,此时的杨氏已经是三十四岁的老姑娘了。她干脆宣布“永奉严亲,长栖雅志”(《望风台碑》),决定栖心佛教,终身不嫁。如果不是后来皇帝李渊亲自撮合她和武士?的这桩婚事,杨氏也许真的会在木鱼钟磬、青灯黄卷的陪伴下优游卒岁、了此一生了。嫁给武士?的这一年,杨氏已经四十六岁。在唐朝,女子结婚的年龄通常都在十三到十八岁之间,而此时的杨氏完全可以算是奶奶级的人物了。假如不是当朝天子亲自点名主婚,超大龄女杨氏恐怕不一定会答应这门亲事。

    不管杨氏是在怎样的心境中嫁给了武士?,反正过门之后,夫妻生活倒也算和谐美满。杨氏不愧系出名门,其教养和学识都非寻常妇人可比,自从她取代相里氏成为从一品的应国夫人之后,很快就成了武士?的贤内助。此后的几年间,杨氏为武士?生了三个女儿,大女儿就是后来的韩国夫人,二女儿就是后来的女皇武?,三女儿出嫁不久就亡故了。

    武?生于武德八年(公元625年)底。她出生的第二年,震惊天下的玄武门事变爆发,秦王李世民成功夺嫡,进而逼迫高祖退位,登基为帝,大唐的历史从此掀开薪的一页。在如此巨大的政治变动中,武士?的仕途命运当然也会受到重大影响。。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李世民夺嫡继位之后,虽然极力与各派势力达成政治和解,没有对异己力量进行迫害或清洗,可毋庸置疑的是—一他肯定要将朝政大权从武德旧臣手里转移到自己的嫡系和亲信手中。在此情况下,作为太原元从和深受高祖重用的武德高官——武士?当然没有理由继续留在帝国的权力中枢。因此,贞观一朝,武士?先后被外放为豫州、利州、荆州都督,终其一生再也没回到京师任职。

    从贞观元年(令元62 7年)起,童年武?就跟着父母和家人离开长安,开始辗转各地。在利州(治所在今四川广元市)、荆州(治所在今湖北江陵县)等地,至今仍有一些以“则天’  “天后”命名的地名、古迹和传说。在这些充满了玄幻色彩的民间传说中,女皇武?无一例外地变成了拥有超自然力量的神?,为千百年来的当地民众所津津乐道和顶礼膜拜。与色彩斑斓的传说相反,关于女皇的童年时代,正史基本上没有什么记载。唯一值得一提的,也许就是那个著名相士袁天罡所作的那个神秘预言。

    据说当时女皇武?尚在襁褓,名闻天下的相士袁天罡有一次路过利州,做客武宅。在看过女主人杨氏的面相后,袁天罡赞叹道:“看夫人的骨法,必生贵子。”杨氏随即把孩子们都叫了出来,让袁天罡看相。看到元庆、元爽时,袁天罡说:“这两个男孩是保家之主,将来可官至三品。”看过杨氏的大女儿后,他说:“此女也是大贵之命,但是对她将来的夫君不利。’  (韩国夫人日后果然早寡)最后,当袁天罡看到被乳母抱在怀中、身着男装的武?时,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光芒。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小孩,脸色骤变。武士?夫妇下意识地对视一眼,赶紧追问缘故。袁天罡摇着头说:“此子不易断言,请让他下地走几步看看。”乳母依言把孩子放了下来,牵着她的手,让她搭着床沿走了几步。武?一边走一边笑呵呵地仰起头来,扑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袁天罡。袁天罡忍不住惊叹一声:“此子龙睛凤颈,乃大贵之-相啊!’然后又绕着孩子左看右看,连连惊叹:“可惜是郎君,若为女子,前程实在不可限量,将来必为天下之主!”  (《旧唐书·袁天罡传》:“更转侧视之,又惊曰:‘必若是女,实不可窥测,后当为天下之主矣!’”)

    在这个故事里,袁天罡语出惊人、言之凿凿,其预言也被后来的历史所证实。然而,熟悉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历朝的开国皇帝多有与此大同小异的神描预言。远的暂且不提,就说唐朝的开创者李渊父子,就曾当仁不让地拥有过类似预言。年轻时的李渊从“善相之人”史世良那里得到的预言是——“公骨法非常,必为人主”  (《旧唐书。高祖本纪》),而李世民更是早在四岁的时候就被一个来去无踪的白衣相士如此评价——“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年将二十,必能济世安民矣!’(《旧唐书。太宗本纪》)

    这些预言的真实性到底如何,今天的我们已经无从得知。但是有一点我们大致可以推断——一则预言的应验程度越高,它纯属事后编造的可能性就越大。换言之,当你发现历史上某一则预言的应验程度几乎是百分之百时,你就该知道它与谎言和神话的距离近似于零。尤其当这个预言与政治密切相关时,更应该作如是观。此外,还有一点我们也可以肯定,无论这个预言故事是真是假,武士?夫妇恐怕都不会把这个女儿真的当成一个未来的女皇来养。而且就算预言为真,武士?夫妇也不会感到高兴,只会感到恐惧。、因为在当时那种社会,自己的孩子被预言为“天下之主”绝不是一一件好玩的事情,万一风声传开了,被朝廷或皇帝知悉,那就是大逆不道之罪,不但武士?要丢乌纱、掉脑袋,全家人恐怕也要跟着遭殃!更何况,袁天罡预言的“天下之主”居然是一个女孩,这就更让人匪夷所思了。在古代中国那种男尊女卑的社会条件下,一个被纲常礼教牢牢捆绑的女子,怎么可能逾越男权至上的藩篱,成为统驭万民、富有四海的天子呢?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想见,当武士?夫妇听到这个耸人听闻的预言时,他们除了目瞪口呆和心惊肉跳之外,心里头恐怕只有一个想法一袁天罡疯了。这个名闻天下,据说是十言九中的算命大师,这回八成是疯了!当然,打小就美丽聪慧的武?就算不被父母当成未来的女皇来养,被视为掌上明珠是毫无疑问的。尤其是从母亲杨氏那里,武?得到了极为良好的教育。短短数年后,武?就出落成一个才貌双全、远近闻名的大家闺秀了。史称她“素多智计,兼涉文史’,所以后来太宗皇帝才会“闻其美容止,召入宫,立为才人”  (《旧唐书。则天本纪》)所谓“美容止”,就是指女匕容貌美丽举止优雅。

    时光荏苒,转眼就到了贞观九年(公元655年)。这一年五月,太上皇李渊驾崩。噩耗传至荆州,武士?由于悲伤过度,竟然口吐鲜血,一病而亡,终年五十九岁。年仅十一岁的武?就这样失去了父亲。贞观九年的秋天,满身缟素的武?与母亲、姐妹和两个同父异母的兄长,一起扶着父亲的棺木回并州老家归葬。那一刻,武?的生命第一次感到了疼痛。年少的武?知道,随着父亲的溘然长逝,自己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也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