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3)   第一章 瘸子储君李承乾

 李承乾把自己玩死了

 

可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这件事情上,李泰显然操之过急了。无论哪朝哪代,一个藩王如果对储君之位表现出太过露骨的欲望,而且为了实现夺嫡野心,又在朝中拉帮结派,大肆树立朋党,那就肯定会触犯皇帝的大忌!尽管李世民一直对魏王李泰钟爱有加,也不是没有让他取代太子李承乾的想法,可在八字还没有一撇的情况下,李泰就表现得如此锋芒毕露和迫不及待,终究还是让李世民感到了深深的不快一你李泰的手未免伸得太长了!

    再者,自从李世民透露出废立之意后,以魏徵、褚遂良为首的朝廷重臣就极力反对,这也给李世民造成了非常大的政治压力。所以,大约从贞观十六年(公元642年)下半年起,李世民的态度就发生了重大转变,逐渐打消了废立之心。这一年八月,李世民在一次朝会上问群臣说:“当今国家何事最急?”褚遂良马上答道:“今四方无虞,惟太子、诸王宜有定分最急。’  (《资治通鉴》卷一九六)所谓“宜有定分’,实际上就是劝告天子彻底打消废长立幼的想法,从而杜绝魏王的夺嫡之心。李世民深以为然,随后便任命魏徵为太子太师,让他一心一意辅佐太子。

    众所周知,魏徵是贞观群臣中最以忠直著称的人,同时更是嫡长制最坚定的拥护者,把他派去给太子当首席教师,一方面固然是希望把李承乾打造成合格的储君,另一方面,也是试图以此“绝天下之疑”。换言之,就是让魏王李泰死了当太子的这条心!正因为如此,所以当后来魏王党人有意在京城散布不利于太子的政治流言时,李世民才会坚决地站出来辟谣,在朝会上向满朝文武重申嫡长继承制的原则。尽管太子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让李世民很不满意,可他依然没有放弃李承乾。如果太子能够痛改前非,李世民还是希望把他扶上帝位。然而,李承乾终究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就在李世民刚刚回心转意、放弃废立之念时,东宫就爆出了一桩令人不齿的丑闻。事情源于一个叫称心的乐童。称心这个名字是李承乾起的。顾名思义,就是这个乐童让太子感到非常“称心如意”。史书称,这个小男孩“年十余岁,美姿容,善歌舞”  (《旧唐书一恒山王承乾传》),所以深得李承乾宠爱。宠爱到什么程度昵?宠爱到“与同卧起”  (《资治通鉴》卷一九六)的程度,也就是一起吃、一起睡、一起做爱做的事。

    很快就有人把事情捅到了皇帝那里,李世民勃然大怒,当即把称心逮捕诛杀,并且把李承乾骂得狗血喷头,恨不得马上就把他废了。令人感到悲哀的是,称心之死依旧没有引起李承乾应有的反思和警觉。他不但没有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反而在宫中为称心建起一座灵堂、供起一尊塑像,朝夕焚香祭奠,终日泪水涟涟。此外,他又把称心的尸体埋葬在东宫的后花园里,暗中追赠官爵,竖立墓碑。对于太子的所作所为,李世民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这一点李承乾当然比谁都清楚。可他并不是想方设法挽回局面,而是连续几个月赌气不进宫朝见,甚至“命户奴数十百人专习伎乐,学胡人椎髻,翦彩为舞衣,寻幢跳剑,昼夜不绝”,因而“鼓角之声,日闻于外”。  (《旧唐书·恒山王承乾传》)这就叫破罐子破摔。这就叫铁定了心,一条道走到黑!

    李承乾认定称心事件是李泰告的密,对李泰痛恨到了极点,于是暗中组织了一个一百多人的刺杀团,头目有左卫副率封师进、刺客张师政、纥干承基三人,李承乾命令他们—一随时找机会干掉李泰!此刻的李承乾当然不会知道,这伙刺客最终不但没有干掉李泰,其中一个反而出卖了他。

    贞观十七年(公元645年)暮春,太子李承乾和魏王李泰终于走到你死我活的边缘,大唐王朝的储君危机也达到了一个临界点,而唐太宗李世民更是面临着一场即位以来最严峻的政治考验。李承乾决定拼了——他知道,父皇李世民的废黜诏书随时会降临他头上,所以他只能孤注一掷、先发制人!为了增强自己的实力,李承乾决定拉一个人人伙。谁?侯君集。他会入伙吗?会的。李承乾对此有十足的把握。因为在所有的开国元勋和朝廷重臣中,只有这个人对现状最为不满,也只有这个人对天子的怨恨最深。李承乾相信,有了他的加盟,这场储位保卫战和皇位争夺战定然会多出三分胜算。

    事不宜迟,李承乾随即通过侯君集的女婿贺兰楚石(时任东宫带刀侍卫),向侯君集发出了诚邀加盟的信息。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当贺兰楚石一脸神秘地告知来意时,侯君集的心里顿时滚过一阵莫名的兴奋和战栗。憋屈了这么多年,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玩一把大的了!侯君集立刻前往东宫拜会太子。李承乾直言不讳地对他说:“看来我这个太子之位是朝不保夕了,先生何以教我?”侯君集面无表情地从嘴里吐出了一个字;一反。李承乾故作惊悚:先生何出此言,这可是要灭族的啊!侯君集忽然把一只手伸到太子面前,声若洪钟地说:“微臣长着这只好手,就是要让殿下用的。”李承乾大腿一拍:“好!要的就是先生这句话!”

    侯君集看着太子那张骄矜而浅薄的嘴脸,不禁在心里冷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熊样也想当皇帝?等老夫帮你夺取了皇位,回头再收拾你,让你瞧瞧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紧继侯君集之后,李承乾又以重金收买了负责大内宿卫的禁军将领李安俨,让他密切监视皇帝的一举一动,随时向东宫通报。汉王李元昌也极力煽动太子谋反,不过他的目标跟侯君集大不一样。侯君集瞄准的是天子之位,这位王爷相中的却是一个美人。他对太子说:“我最近看见皇上身边有位美女,琵琶弹得极好,等事成之后,希望殿下能把她赏给我。”李承乾满口答应。

    太子党紧锣密鼓地开始了行动,朝中的一些王公贵戚纷纷加入,其中就有驸马都尉杜荷(杜如晦之子,娶李世民的女儿城阳公主)、开化公赵节(其母是李世民的姐姐长广公主)等人。这帮人歃血为盟,发誓同生共死,计划发动政变,派兵攻入皇宫。杜荷对李承乾说:“我最近仰观天象,发现有变化之兆,我们应该立即采取行动,殿下只要声称突发重病、生命垂危,皇上一定亲来探视,到时候计划必能成功。”就在太子集团蠢蠢欲动之际,齐王李?起兵造反的消息传到长安,李承乾冷笑着对纥干承基等人说:“东宫的西墙,距大内不过二十步,我们要是想干大事,岂能轮到他一个小小的齐王!”

    然而,李承乾万万没有料到,他的“大事。最终就是坏在这个齐王李?的身上。李承乾及其党羽还没来得及动手,一场灭顶之灾便已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