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3)第二章李世民御驾亲征,讨平高丽

  驻跸山大捷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六月中旬,李世民率领远征军迅速南下,于六月二十日包围了安市城。在辽东境内的所有高丽据点中,这座安市城的情况最为特殊。严格来讲,它现在处于半独立状态。当初,渊盖苏文发动政变、大权独揽后,高丽各地方的守将和城主都慑于他的淫威,不得不向他屈服,唯独安市城主拒不承认渊盖苏文的新政权。渊盖苏文勃然大怒,数度发兵攻打。由于安市城城防坚固,加上安市城主英勇善战、指挥有方,所以屡屡将政府军击退。渊盖苏文没辙,最后只好放弃,任凭安市城变成一个没有归属的独立王国。但是此时此刻,渊盖苏文却不能再对安市城置之不理了。

    因为辽东的其他重镇均已陷落,只剩下这座安市城可以阻遏唐军的兵锋。虽说它的南部还有建安、后黄、银城、乌骨等城池,可这些地方的防御都相当薄弱,根本经不起唐军一击。安市一旦失陷,唐军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跨过鸭绿江,直捣平壤。所以,渊盖苏文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安市城————保住这辽东的最后一道屏障!就在唐军进围安市城的次日,渊盖苏文就命令北部总督高延寿、高惠真,统领高丽、??兵共计十五万人,大举救援安市城。十五万人是什么概念?是倾国之师,是高丽王国目前可以动用的所有机动兵力和后备部队!毫无疑问,唐帝国的远征军与倾国而来的高丽军队必将在安市城展开一场大决战。安市城的存亡将对这场战争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李世民很清楚——安市城是一颗硬钉子,要拔下它并不容易。所以一开始,李世民曾打算绕过安市城,先把南部的建安城打下来。可李世?却不同意皇帝的战略,他的理由是:建安在南,安市在北,唐军的补给中转站在辽东城,如果绕过安市进攻建安,那么后方的运输线很容易被安市守军切断;反之,如果先攻下安市城,则建安城唾手可得。李世民尊重李世?的意见,遂决意攻打安市城。

    当高延寿的救援大军火速向安市城推进的时候,李世民对当前的形势作出了三种判断。他说:“现在高延寿有三种战略选择:第一,率领大军前进,与安市城的守军互为掎角,占据险要地形,派出??骑兵抄掠我们的牛马,一旦我们进攻受挫,要撤退又受阻于沼泽,就会陷入困境,这是上策;第二,救出安市城的军民,然后撤退,这是中策;第三,自不量力,与我们在战场上一决胜负,这是下策。诸位等着瞧,高延寿必出下策,要生擒他易如反掌。’与此同时,高丽军中的一个谋士也正在向高延寿献策:“李世民对内扫除群雄,对外制伏戎狄,是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如今倾国而来,我们不是他的对手。而今之计,只有坚壁清野,避其锋芒,作好打持久,战的准备,然后派出奇兵切断唐军的补给线,一旦唐军的粮食告罄,求战不得,欲归无路,我军便可大获全胜。”很显然,这个谋士的策略正是李世民所说的上策。可惜的是,刚愎自用的高延寿根本听不进去。他断然拒绝了谋士的建议,毅然挥师西进,决意与李世民一决雌雄。一切都被李世民掐准了,而高延寿的败局也就此注定。

    高丽援军马不停蹄地向安市城奔来。当他们距离安市城四十里地的时候,李世民担心他们不敢前进,于是命左卫大将军阿史那社尔率一千名突厥骑兵作为诱饵,去诱使高丽军队继续深入。阿史那社尔与高丽军刚一交锋,就佯装败北。高丽士兵大喜,互相喊着说:“唐军太容易对付了!”于是争先恐后地追击,直抵安市城南八里,、然后紧靠山麓扎营列阵。李世民笑了。高延寿果然有勇无谋。他随即带着长孙无忌等人和数百名骑兵登高远望,观察敌情,只见高丽军队旌旗飘飘,阵营绵延达四十里。同时,李世民又仔细观察了高丽军营附近的山川地形,寻找适合伏击和冲锋的地点。一番侦察之后,李世民心里已经有了八成的胜算。

    李世民连夜召开了军事会议,抓住战机进行决战部署。他命李世?率领步骑混成部队一万五千人,抢占西面的山头;又命长孙无忌率精锐部队一万一千人,从山北狭谷秘密行军,迂回到高丽大军的后方;而他本人则亲率四千人坐镇北山,将总指挥部设置于此,从这里俯瞰整个战场,以战鼓、号角及各种旗帜作为指挥作战的信号。这场歼灭战能否取得成功,关键就在于长孙无忌这支奇兵能否顺利迂回到敌军后方,扰乱其军心,并且切断其后路。李世民在北山的制高点上,迫切等待着长孙无忌发出的信号。

    六月二十二日清晨,李世?率部悄悄占领了西岭。当薄雾逐渐散去,高丽军队才赫然发现唐军早已在他们身边摆出了一个攻击阵形。高延寿大惊失色,立即下令军队准备作战。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此刻,长孙无忌的奇兵已经穿过狭谷,进入了预定战场,并且掀起漫天尘埃,向指挥部发出了信号。李世民一见,即刻命鼓手和旗手发出进攻的指令。刹那间,唐军各部以排山倒海之势从各个方向对高丽军营同时发起了攻击。高延寿根本弄不清唐军到底有多少兵力,更不知道唐军的作战意图。他试图分兵抵御,可是军营长达四十里,战前又毫无准备,所以.他根本来不及对十五万士兵发出不同的作战指令。

    唐军各部就像几把尖刀从各个方向猛然插入高丽军营。高延寿的部下们得不到主帅的指令,只能硬着头皮各自为战。十五万人顷刻间变成了十五万只无头苍蝇。就在此时,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雷鸣电闪、风雨大作,使得这个数十万兵马奔腾厮杀的战场变得更加惨烈、诡异而壮观。李世民在北山上俯瞰着这一幕,心头不禁掠过一阵阵难以名状的悸动。忽然间,在千军万马中,有一袭鲜艳的白袍赫然映人了他的眼帘。那是一个年轻的战士。所有人都身披铠甲,只有他是一袭白袍。只见他手持长戟,腰挂箭袋,在战场上纵横驰骋,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李世民大为惊异,连忙问左右此人是谁。可是,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个白袍勇士。此时战场上的形势已经逐渐明朗,高丽军队全线崩溃,在战场上扔下了两万多具尸体。高延寿、高惠真带着残部仓皇逃进了山区。此战唐军完胜。

    战斗结束后,李世民第一时间就命人把白袍勇士带到了他的面前。这个人,就是享誉后世的大唐传奇名将薛仁贵。然而此时,他还只是一个刚人伍不久的普通一兵,这是他第一次走上战场大显身手。薛仁贵自恃骁勇,为了创建奇功,故意不穿铠甲而披白袍,希望以此引起高级将领们的注意。可他绝对没有想到,第一个注意到他的人,居然就是大唐皇帝李世民!李世民略为询问他的身世之后,对他大为赞赏,随即赐给他两匹战马、四十匹绢,并擢升他为游击将军。高丽战争结束后,李世民在撤军途中曾经颇为感慨地对薛仁贵说:“朕诸将皆老,思得新进骁勇者将之,无如卿者;朕不喜得辽东,喜得卿也!”  (《资治通鉴》卷一九八)薛仁贵就这么一战成名,从此走上一代名将的辉煌征程。

    经此一役,高丽的十五万大军被杀两万多人,余众作鸟兽散,只剩下不足四万人跟着高延寿逃进了深山,依险固守。长孙无忌按照原定计划,毁坏了后方河流的所有桥梁,彻底切断了高延寿的退路。随后,李世民命令各军守住各个山口,把这支残敌团团围困。高延寿已成瓮中之鳖。六月二十四日,高丽军队残存的军粮告罄。高延寿、高惠真意识到大势已去,只好带着余众三万六千八百人向唐军投降。这一战,可以说是李世民东征以来取得的最大一次胜利。唐军不但将这支十五万人的大军一举击溃,而且缴获了战马五万匹、牛五万头、铁甲一万件以及大量其他武器。

    对于三万多名战俘的处理,李世民采取了三种不同的办法。首先是三千五百名各级军官,李世民分别授予他们官职,然后悉数遣回中国,随宜任用;其次是三万多名高丽士兵,李世民二话不说,全部将他们放归平壤。在古代战争中,如此慷慨地纵俘还是比较少见的。李世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对于深入辽东腹地的唐军来说,此时最缺的不是兵力,而是粮食和补给。眼下这三万多人就是三万多张吃饭的嘴,李世民断然不能留下他们。此外,出于政治考虑和人道主义立场,李世民也不想杀降,所以只有放归一途。高丽降卒们顿时感激涕零,欢呼之声响彻数十里地。

    最后是三千三百名??士兵。对于他们,李世民的命令只有两个字——坑杀。在辽东战争初期,??人本来是站在唐朝一边、老实听从天可汗调遣的,可后来不知为何受了渊盖苏文的蛊惑,居然反戈一击,与唐朝为敌。对于这种背信弃义、不知好歹的蛮夷,李世民当然不会饶恕。那一天,三千三百名??士兵被毫不留情地全部坑杀。李世民希望以此警示其他戎狄——这就是背叛天可汗的下场!取得这场近乎决定性的胜利后,李世民的自信和豪迈之情溢于言表。可是李世民万万没有想到,他很快就将在这座安市城遭遇与杨广如出一辙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