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盛唐(3)

第二章李世民御驾亲征,讨平高丽(4)

 

只有真正的英雄。才懂得欣赏自己的对手

    高延寿全军覆没,令高丽举国震惊。位于安市城后方的后黄城、银城等地(均在今辽宁岫岩县北)的高丽军民有如惊弓之鸟,纷纷弃城而逃,一口气跑过了鸭绿江。安市后方的方圆几百里顿时荒无人烟。安市彻底成了一座孤城。然而,就是这座几乎是指日可下的孤城,却成了李世民军事生涯中的滑铁卢。安市城的防御超乎寻常地坚固,而安市军民的抵抗也出人意料地顽强。唐军围攻了一个多月,安市城依旧岿然不动。

    每当李世民的御驾经过安市城下的时候,城上守军就擂鼓喊叫,肆意取笑大唐天子,气焰极为嚣张。看着皇帝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李世?愤然提议——“克城之日,男子皆坑之!’  (《资治通鉴》卷一九八)这个可怕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安市城。城中军民越发同仇敌忾、全民皆兵,人人抱定与城池共存亡的决心,对唐军的抵抗也更加顽强。战事陷入了胶着状态,一转眼时节已近深秋。辽东早寒,如果再这么拖下去,等到草木干枯、河水结冰的时候,唐军的后勤补给势必更加困难,到时候大量的士兵和战马很可能不是战死在沙场上,而是冻死在雪地里!

    关键时刻,高丽降将高延寿、高惠真站出来献计了。他们向李世民提议:“如今,安市人全民皆兵、人自为战,此城绝对不易攻拔。在下率高丽十余万众,却望风披靡,一朝崩溃,国人皆为之丧胆。而今之计,不如绕过安市,直取乌骨城。乌骨城主年已老迈,大军定可朝至夕克,进军途中的其他小城也会望风而逃,只要收取这些城池里的粮食辎重,大军的供给就不会匮乏,而后乘胜前进,平壤指日可下!”,李世民略为沉吟后,很快同意了绕道计划。可就在这个时候,长孙无忌发言了。他说:“天子亲征,跟诸位将军不同,不能抱着侥幸之心去冒险。如今安市、建安的守军还有十余万众,如果绕过它们攻打乌骨,万一两城军队倾巢而出,袭击我们的后背怎么办?所以,臣以为应该先破安市后取建安,然后长驱而进,这才是万全之策。”

    在此,是否要绕道已经成为整个高丽战争中决定性的一步棋。如果不采用绕道计划,一意要拔下安市城这颗硬钉子,就得面临辽东早寒的威胁。假如进入冬天还拿不下安市城,那么李世民就只能选择撤兵,此次远征就会功亏一篑。而如果绕过安市直取平壤,看上去是一个出奇制胜的妙招,但是唐军的运输补给线势必更加漫长。万一平壤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防御薄弱,而是跟安市城一样又臭又硬,那么到时候的情况就会更加险恶——不但天气严寒、缺乏给养,而且会腹背受敌,后果将不堪设想。当年杨广第一次亲征不就是因为绕道深入、粮草不继而遭遇惨败的吗?所以,无论哪一种战略都是有利有弊的,绝没有所谓的万全之策。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最后,李世民内心的天平倾向了长孙无忌。他决定放弃绕道计划,在冬季来临之前拿下安市一不克安市,誓不罢休!天子既然下定了决心,将士们当然只能豁出命来打了。在随后的日子里,唐军对安市城展开了空前猛烈的进攻。士兵们每天都发起六七轮冲锋,各种攻城武器也都拉上去了,无奈安市城城高墙厚,抛石机抛出的巨石只能砸塌城墙上的雉堞(古代在城墙上面修筑矮而短的墙,守城的人可借以掩护自己),根本轰不倒城墙。就连被砸塌的雉堞,安市守军也能马上在缺口处修筑木栅,令唐军无机可乘。

    眼看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胜利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李道宗情急之下想出了一个办法——筑一座土山。随后,唐军花了整整六十天的时间,动用了五十万人次的劳力,终于筑起了一座比安市城墙还高出数丈的土山。安市城彻底暴露在唐军的眼皮底下。最重要的是:安市城的楼房街道彻底暴露在了抛石机的射程之内!可想而知,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安市城必定会像当年西域的高昌城一样,被唐军的重型抛石机彻底砸烂,而安市军民无论怎么顽强,最后也肯定要乖乖地开门投降。 可是,这个世界总是充满了意外,而历史也总是充满了偶然。就在这个大型工程即将竣工的那一天,安市城外突然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土山崩了。

    唐军将士彻底傻眼。同一刻,安市军民也差一点哭出声来。因为安市城的一段城墙竟然被土山压塌了!这场僵持了三个月的围城战役顿时出现了万分惊险而又极具戏剧性的一幕。此时只要唐军抓住战机,从倒塌的城墙处杀进去,安市城基本上就是唐军的囊中之物了。可我们说过,历史充满了偶然。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负责守卫土山的唐军将领傅伏爱却不知上哪溜达去了,根本不在军营,只剩下一群士兵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手足无措。许久才有人反应过来,赶紧撒丫子跑去大本营报告情况。

    趁着唐军愣神的间隙,高丽军队迅速作出了反应。守城将领马上组织了一支数百人的敢死队,从倒塌的缺口处冲出来,向守卫土山的唐军发起了攻击。唐军的这支守卫部队本来人数就不多,加上将领又开了小差,部队无人指挥,顿时乱成一团。于是被杀的被杀,逃跑的逃跑,只不过片刻工夫,就把这座耗费了两个月时间修筑的土山拱手让给了高丽人。高丽军队占领土山后,立刻挖掘战壕,修筑防御工事,并派出重兵把守。等到唐军最高统帅部得到消息,土山早已变成了高丽人手中的一座坚固堡垒。

    李世民的肺都快气炸了,马上把玩忽职守的将领傅伏爱拖出去砍了脑袋,然后对所有将领下了死命令—一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土山!接下来的三个昼夜里,一波接一波的唐军士兵对这块弹丸之地发起了不间断的攻击,而高丽军队也进行了最顽强的抵抗。谁都知道这座土山的重要性。唐军只要将其夺回,安市城立马玩完;而高丽人只要拼死守住,安市城就能高枕无忧。这三个昼夜简直成了一场噩梦。双方在小小的土山上扔下了无数具尸体,鲜血染红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然而,整整三天过去了,土山依然牢牢控制在高丽人的手中。此时已经接近九月下旬,从唐军围攻安市城以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漫山遍野的草木都已枯黄,刺骨的北风在耳旁呼啸,而唐军将士们仍然穿着单薄的夏装,粮草也已逐渐告罄。看来,这场战是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了。

    除了这些因素以外,漠北的局势也在此时骤然紧张起来。薛延陀的真珠可汗已于九月初七病殁,他儿子自立为多弥可汗后,开始蠢蠢欲动,不断派出小股部队骚扰河套地区。所有情况都表明:唐帝国与薛延陀之间的全面战争已经无法避免。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李世民都只能立刻从高丽撤兵,别无选择!贞观十九年九月十八日,李世民神色黯然地下达了班师的命令。整个撤军行动是有条不紊的。李世民先是下令将辽州、盖州、岩州的所有居民迁往国内,然后在安市城下摆出了一个盛大的军容,让各军结成整齐雄壮的方阵缓缓而退。要来,唐军就来得雄赳赳、气昂昂。要走,唐军也要走得从从容容,体体面面!

    安市城主站在千疮百孔的城墙上,望着唐军渐行渐远的旌旗和队伍,用一种肃然起敬的心情遥拜送别。而李世民对安市城主坚毅不拔、顽强不屈的精神也极为嘉许,在临走前特意赐给了他一百匹绸缎,勉励他这种忠君卫国的行为。这是令人感动的一幕。在战场上,他们是你死我亡的对手;可一旦战争结束,他们却都能够以一种罕见的真诚,向对方表达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崇高敬意。这无疑是难能可贵的。在西方,这或许就叫骑士风度。而在东方,这就叫英雄惜英雄!只有真正的英雄,才懂得欣赏自己的对手。李世民绝对不会料到,此次亲征高丽,竟然会以势如破竹的胜利开场,而以万般无奈的撤兵告终。在这片辽东的土地上,此刻的李世民与三十三年前的杨广一样,播下的忌信心和希望的种子,收获的却是沮丧和失败的果实。两代帝王踌躇满志地亲征高丽,却遭遇了如出一辙的历史命运。

    无论是当年杨广的三征三败,还是如今李世民的功亏一篑,其共同的原因只有一个一忽视海军!正是因为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从高丽班师后,李世民的目光就锁定了海军。他决定建设一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力量!大军东征,后方必须储备一年以上的粮草。而这么大的运输量很难由陆路的“畜乘”单独承担,所以,应该开辟一条海上运输线,以“舟舰”来承担主要的后勤补给工作。这就是李世民东征高丽失败后取得的最主要的经验教训。对于杨广来说,失败只会让他疯狂,让他加速走向灭亡;而对于李世民来说,失败却拓宽了他的视野,丰富了他的战争经验,提升了他的军事智慧。

    虽然天不假年,上苍没有给李世民更多的时间去亲手征服高丽但是在第一次东征失败后,我们可以明显看到,无论是李世民晚年对高丽发动的一系列骚扰战,还是在后来唐高宗征服朝鲜半岛的一系列战争中,由李世民晚年所建立的强大海军,在运输补给、迂回机动、与陆军协同作战等方面,都发挥了单兵种作战无法比拟的巨大作用。正是李世民深刻汲取了高丽战争失败的经验教训,才使得唐帝国能够在高宗之世平定高丽和百济,并进而控制整个朝鲜半岛的局势。从这个意义上说,高丽最终虽亡于高宗之世,可又何尝不是亡于太宗之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