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灯火(6)--年节

风味人间 ---回目录页

       年节

       中国东北地区最寒冷的冬日里,人们通过另外的方式聚在一起。吉林敦化,这里一年中有6个月是冬天,寒冷限制了活动,猫冬时间久了,刘海楼期待正月里的热闹。

        一天中最暖和的时候,村里的秧歌队加紧排练,为元宵节的比赛做准备,刘海楼是秧歌队里的灵魂人物,整个队伍里的气势和风姿,全靠他带动。

(下图:烧蔗)

 

        天寒地冻,高热量的食物受到人们本能的青睐,一锅肥膘肉,缓缓熬出猪油,动物油脂带来的口感和特殊香气是无法割舍的美味。有没有这勺雪白的凝脂,菜肴的成色会大不相同。

        对猪油的喜爱,覆盖中国的大部分地区,这种网状的油脂薄膜,纹理纵横,富有弹性,在很多传统烹饪中都有妙用。在广西,人们用猪网油包裹猪肝和猪肉糜,上古时期,中国人称之为“肝膋”,现代人称之为“烧蔗”,炸制后油香四溢,形成酥脆的外壳,肉馅儿依然软嫩热乎。

(右下图:萝卜油渣馅包子)

          刘海楼的老伴儿将炼猪油留下的油渣剁碎,与萝卜一起做成馅儿,萝卜油渣馅的包子是刘家的春节储备,方便美味,一次蒸一百个,足够老两口吃上好多天。

        突降的大雪,中断了排练,一心想在比赛中大显身手的刘海楼有些担心,他找到了邻居:“秧歌再好好地练一练,咱也不说取得多大成绩,尽量把它办好。等天儿好了,我有头猪你给杀了,大伙儿到场吃吃猪肉,唠唠嗑就得了。”

 

(下图:杀猪菜)

       杀猪菜,是东北乡村年节里最隆重的宴席。制作杀猪菜是需要协力的劳作,这又把大伙凝聚到了一起。在没有新鲜蔬菜的季节,早早腌渍好的酸菜,酸冽、清爽,是化解油腻的最佳搭配。煮大骨、切大肉,旺火大灶,热气蒸腾,白肉有了酸菜的加持,平衡了霸道的荤腥,把而不腻;用新鲜猪血灌制血肠,细嫩弹润、质感密实,蘸蒜汁儿、蒜泥或者红油,辛辣和油脂在口腔里忽战忽和,鲜灵带劲儿,自有一番酣畅淋漓。

        酒酣耳热,炕头温暖,并不一定是珍馐,更重要的是此刻的相聚。人类从农耕时代开始聚居,借由食物,紧紧依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