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江河---中国历史文化的转折与开展    5、亚洲多元体系的中国(公元10世纪一公元15世纪)

   第8节   近古中国人的日常生活

 

宋人女性体态与唐风仕女不同

    宋元时代的艺术与文学作品,有很多传留至今,因此我们对于当时一般生活情形,有相当直接的史料。例如,《韩熙载夜宴图》,反映了五代至宋初文人学士的聚会,包括衣着、器用、家具……等细节,也呈现了歌女舞姬的姿态。又如,宋人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虽然现在只有后世摹本,仍是汴梁生活的写真,其内容不啻一部宋人生活的电影定格。图中可见到的细节,栩栩如真。虽然文学作品没有图画具体写实,但能够反映的情绪与心态,甚至还有胜于丹青。宋人的笔记小说,为数众多,内容丰富,稗官所及,不仅有典故,也有许多生活细节。元人戏曲,其对白十分口语化,读之如见其人,尤于一般小民百姓的语气,最为生动。明人小说颇有从宋元母本敷衍润色,不论是短篇的故事或长篇的说部,都有可以作为描写日常生活的数据。凡此,都为历史教材可以采撷的数据!

    大致言之,宋人衣着,闲居衫袍,宽博舒适;工作服则短衣束带.、半长裤管,行动自如。宋人的幞头,是由包头巾定型。一般人家居,大约即是用巾网包头。女性生活最大的变化,当是五代以后逐渐流行的缠足习惯。宋人女性体态,已与唐风仕女不同。唐人丰腴健美的妇女;在宋时已变为苗条婀娜。但是,北族妇女,不论契丹、女真还是蒙古,则尚未感染汉人柔美风气。同样的,北族男子服饰,也大致保留其民族习惯,例如辽代墓葬壁画,男子有多种发式,均与汉人不同。

    宋代船舶已颇为完备

    交通工具方面,北人不论男女,以骑马为常。南人也有骑乘,但也用肩舆。车辆以载重为主,畜力、人力均可用于拉车。汉人地区颇多牛车,行动慢,但载重量大,马车已不多见;有之,也常为仪式性的排场。日常生活中,比较少见唐人常用的载人马车。

    宋代船舶,尤其南方,颇为完备。小至渔舟,大至海舶,均可从图画中见到真相。一般而言,内河湖泊大致是用橹使帆的小船,远洋航行均是多帆的巨舶。宋人巨舶的结构,可由泉州海交馆陈列的海舶见到实物。宋人航海活动,在东南亚以至印度洋,与印度人、阿拉伯人三分天下。中国船舶的中轴舵、平衡板及隔水舱,堪舆罗盘、针路及观测星辰高度位置的牵星术,同为当时举世独步的航海能事。但是,中国船舶的平帆,无论数量多少,不能发挥阿拉伯船舶三角帆逆风行驶的功能。

    宋元茶肴烹饪方法与今相当接近

    饮食方面,宋人引进了早熟的占城稻,不啻多了一季的收获。而且,新品种的稻米,皮薄糠少,可以食用的米粮重量,也增加不少。北方及中部,麦类取代小米(黍稷粟粱,成为主要的食粮。小米及新发展的高梁,都退而为次要食粮,甚至用于饲料。古代也作为谷食之一的豆类,转变为佐餐的食品。尤可注意者,五代以后,豆腐成为家常食物,麦类与豆类富含蛋白质的制品,如面筋、豆皮……也已是日常食用之物。这些素食的出现与推广,当与佛教禁杀茹素的要求有相当关系。

    早在中古时期,中国即颇多酿造发酵的食品,例如豉酱之类。宋人及北族的食品方面,更多使用食物化学的制品,而且广泛地用于腌制肉类、水产类及瓜果蔬菜。今日市场可见的各种酱、醋、酒、油、蜜汁保存的食物,都已见于宋元之时。宋代以后,中国始有烈酒,当是因为引进了中亚的蒸馏技术,始能多次蒸制为高量酒精的白酒。北族善饮,蒙古大汗的宴会中,有专人司酒,据西方人及波斯人的旅行记,蒙古朝廷宴会供应的酒类,包括谷类酿造的酒、葡萄酒及北族常用的马?酒。马?酒也见于宋人地区,当是由北方传人入的风味。

    古代中国的甜料,不外为蜂蜜与饴糖。虽然可能很早即用甘蔗汁为甜料,却不知制作砂糖。制作砂糖这一项技术,是印度人发明的,唐末引进中国,宋代已普遍使用砂糖。中国古代烹饪,使用的香料不多。宋代则大量由南洋进口香药,香药进口价值占进口商品之首,其中包括药用、宗教用及食用。中国也出口香药于辽与西夏,想来是转口贸易。但是,中国也必已使用香料为调味及保存食物,大约今日中国烹饪所用的香料,均已见于宋元之世。香料调制及保存肉类食物,最为常用。这一时期,南北接触频繁,北俗肉食为主,当也影响了南方的饮食习惯。北方民族虽也食鱼,例如辽金都有渔猎之俗,但食用水产,南方更为常见。可能北方民族对于南方水产颇为向往,宋人款待北来使节,遂常见鱼类食物。

    从《东京梦华录》、《梦粱录》、《都城纪胜》、《武林旧事》等书所见的饮食习惯看来,在宋代都会地区,不仅有饭店酒肆,供应上门顾客,也有食摊与提篮挑担的小贩,供应饼饵之类的熟食与点心。《清明上河图》中,也能找到这些现象。从各种稗官小说的数据中,宋元的菜肴与今日的烹饪方法,相当接近:煎、炒、炸、烹、煮、炙、烤、蒸……无一不有。大致言之,北方肉食,牛、羊为多,南方猪、鸡为多。蔬果各随土宜,水果之中,柑橘及梨、桃均为常见。宋人种橘,颇为讲究,竟可纂写成谱,其园艺技术的水平可知。

    食补与养生

    宋元之世,讨论食疗养生治病的著作颇多。举例言之,宋人陈直《养老奉亲书》及元人邹铉《寿亲养老新书》都详论老年人饮食应予注意处,也介绍了一些特具营养价值的饮品与食物。元人忽思慧的《饮膳正要》(1330)当是中国第一部讨论营养学的专著。忽思慧是蒙古宫廷的饮膳太监,收集了不少本草、验方及食物特性的资料,也介绍了印度、西藏、西番、回鹘诸族的食品,罗列汤、饼、羹、粥等食品108种,谷、兽、鱼、果实、料物……等主副食226种,分别说明这些材料的特性,药用功效及各种宜忌。凡此均是将食疗与药疗融合为一,实集食补观念之大成。

    中国传统医学,可分为理论与方剂两个系统。内经一类所讨论的观念,实与玄学相近;巢元方、孙思邈等人方剂的传统,其实是累积实际的用药经验,视临床所见的病情,再斟酌处方。宋人医学仍以遵循理论为多,北方的燕赵地区,则另辟蹊径,遂有金元四大家出现,为中国医药史上一大里程碑:刘完素( 1120-1200)注意流行传染病,以及这些疾病与环境气候的关系;张子和( 1156-1228)特别指陈古方不能尽治今病;李东垣( 1180-1251)注意病人吸收营养消化功能;朱丹溪(1281-1358)也特别指出古方今病不能吻合,治病注意滋养。诸家观念,均着重病人本身体质条件及以药物调治体质,其基本观点与食补、食疗颇为相通。金元四大家均出现于中国北方,其地区与数学北方学派的地域相叠合。这一地区是汉地,却已长期在汉人地方势力与北族政权控制之下,为南宋治权所不及。这样子的“瓯脱”地带,文化传统可能较弱,学者可以突破传统的思考,于是竟能别出机杼,创新观念。

    总而言之,宋元时代的一般生活,由于唐末以来文化的发展方向开阔,内容也多姿多彩。此中缘故,或与文化多元及疆域所及辽阔有关。自从唐末以至南宋,汉人南向发展,五代十国,九个在南方,南宋偏安,文化聚萃于南方,是以不仅中国南方各地的资源颇多开发,东南亚的资源也因外贸为中国接纳。三个北族政权,前后接踵,既据有中国北方,也广开疆域于今日的东北、蒙古、西北及中亚。蒙元建立大帝国,横跨欧亚,这一广大地区的自然资源及文化资源,都可与中国汉地所有的资源相济,取精用宏,生活内容随之而丰富了。为此,宋元时的一般人民,在和平时期的生活水平,大致丰足。明清以下,中国人民的生活方式,堪谓已经定型,迄于西方工业生产与现代都市化带来冲击,始有另一波重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