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江河---中国历史文化的转折与开展  7、进入世界体系的中国下篇(公元17世纪一公元19世纪中叶)

第6节  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  

 

中俄官方往来显著

    清代前半期,中国与西方的交涉,可由陆路与海路两个方向讨论。俄国循陆路与中国接触,是康、雍、乾三朝官方来往关系最为显著可见的外国。俄国向东发展其势力,当从16世纪晚期开始,其发展途径是从乌拉山向东,逐渐占领了西伯利亚。在蒙元时代,蒙古西征,成吉思汗分给长子术赤的地方,即包括今日俄国的大部分。术赤的儿子拔都建立了钦察汗国,亦即西方所称的“金帐汗国”。蒙古的汗国缺乏有效率的政府组织,于是庞大的汗国逐步分解为许多小单位的外来统治群。在这一局面下,斯拉夫的地方贵族,渐渐取得实权。15世纪至16世纪,在伊凡三世(1462-1505在位)、伊凡四世(1533-1584在位)治下,俄国一步一步成形。 1613年,罗曼诺夫皇朝开始统治俄国,但俄国开疆辟土,终于成为东欧大国,则主要是彼得大帝(1689-1725在位)与凯瑟琳女皇(1762-1796在位)时代的事迹。

    俄国发展的注意力,主要是西向与南向,却在这两个方向遭逢瑞典与奥图曼帝国的抵制。反而是向东一途,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即攫取了广袤的西伯利亚,势力直达太平洋的东滨。俄国东进能轻易成功,其原因不止一端:一则西伯利亚是寒带森林地区,生态条件与蒙古草原不同,此地的居民布里雅特、雅库特等族群,蒙元称之为“树林中百姓”,乃是蒙古游牧族群的边际族群,蒙元并不看重。再则,明代万历以后,蒙古政权早已式微,草原上自东到西没有一个号令诸部的权力,西伯利亚的居民分散各地,无力抵抗俄国的侵略。

    俄国东侵,最初大约是由于商业动机。西伯利亚寒带森林中有许多皮毛丰厚的野兽:熊、鹿、貂、狐……其皮毛都是欧洲市场上高价的商品。俄国富商,结合握有地方权力的豪强( hoyars),遂驱策哥萨克骑兵,强力向东开拓。哥萨克人居住在顿河、伏尔加河流域,该地其实也是欧亚大草原的一隅。他们善骑射,生活习俗颇能适应西伯利亚的生态环境,再加上俄国在逐步发展国家权力的过程中,哥萨克部落解散,沦为佣兵,遂成为俄国东进的力量。

    1579年,哥萨克头目叶尔马克得富商特朗格诺夫的资助,率队东进。从此以后,顿河流域的哥萨克骑士,挟西方火器,驰骋于西伯利亚。到17世纪中期,俄国已占据了西伯利亚。1618年,彼德林使团从俄人所建的托木斯克城,经过蒙古,由张家口到达北京。这是俄国官方使节第一次进入中国。顺治六年( 1649),俄人哈巴洛夫率兵进入黑龙江地区,更在太平洋滨占领鄂霍次克。其时,清朝初建,一时顾不到俄国在北方的发展。这段期间,中俄之间的贸易相当频繁,中国出口茶叶、药材,尤其大量的是丝绸与棉布,俄国则主要向中国出售皮毛和金银。由于俄国不断尝试伸张势力,中俄两国之间的边境颇多冲突。顺治九年(1652),上述哈巴洛夫在达虎尔人的居地雅克萨筑城,企图长据为基地。此后十年,俄人在这一地区不断经营,并又在尼布楚筑城据守。

    中俄雅克萨之战是中国与欧洲国家的首次军事冲突

    清廷在平定三藩之后,开始面对俄国进入满洲的危机,于康熙二十四年( 1685) 派军驱逐雅克萨的俄军——-这是中国与欧洲国家的第一次军事冲突。康熙二十八年(1689),俄国派遣使节来华讨论边界问题,两国签订尼布楚条约,确认黑龙江一带的边界线,俄人拆除雅克萨城,撤回军队——这是中国第一次与欧洲国家签订的国际条约,除了中、俄文字,还有拉丁文为条约的正式文字。

    康雍乾时代中俄关系基本属平等往来

    尼布楚条约之后,俄国又屡有使团来中国,谈判通商细节,确认划界事宜。在通商方面,清廷原则上只许俄商在恰克图交易;在划界方面,清廷毋宁承认了俄国在唐努乌梁海以北大片土地的主权。清廷又准许俄国在北京建立俄罗斯馆,馆内设东正教教堂,俄国学生可以在华学习语文。俄使节团来华路线,北线经过西伯利亚入北京,南线是由蒙古经张家口入北京。虽然清廷允许两国在边界贸易,这些使团来华又不啻是另辟了北京的市场。中俄贸易,俄方获利甚丰,恰克图的贸易项目,中方出口丝绸、棉布、茶叶、大黄等类,由俄方进口项目则是呢绒、皮革、牲畜与铁件。18世纪后期,俄方的对华贸易占了全部关税四分之一!

    在上述正常外交关系之外,俄国还另有扩张势力范围的企图。准噶尔部在厄鲁特蒙古诸部中,最为强大,其居地是在中国的西部。清代准部屡次侵犯漠北喀尔喀诸部及漠南杜尔伯特部。清廷经过康、雍、乾三代征战,始将准部平定蒙古土尔扈特部,明清之际在伏尔加河下游放牧,俄国势力东渐,奴役土部蒙古,该部十七万众遂于乾隆三十五年,举部东归,由清廷安置在漠西放牧。凡此事件,都有关中俄两国势力的消长。

    整体言之,康雍乾时代,中俄关系基本上还算是平等来往,双方对于彼此的情形,也相当清楚。康熙五十一年(1712),清廷因土尔扈特部事件,希望了解俄国实况,派遣图理琛率团入俄境考察。图理琛一行往返三年,将考察所得撰为《异域录》,记载俄国山川形势、民俗物产。嗣后,图理琛屡次参预中俄交涉,成为当时的外交专才。相对的,俄国使团来华,络绎不绝,来人也详细采访中国情形,回报俄廷。两国外交谈判,能够有具体的协议,当由于双方对实际情势都能有一定的掌握。

    英国崛起,活跃于海洋航道,企图打开中国贸易门户

    在南方海疆方面,情形却大不相同。澳门自明代葡萄牙占领后,即是西方人士来华的起站。明代耶稣会会士,经常由此进出,中西贸易也在此地及邻近的广州进行有年。西方对中国的了解,经由传教士及商贾为媒介,已经累积颇丰。明代及清初,同样经由传教士的介绍,中国有识之士对西方也有一定的了解。但西方海上势力,在清初已有大变化:葡、西两国力量消灭,荷兰曾一度占领台湾南部,为海上的重要力量。郑成功驱逐荷人,荷人仍不放弃在中国沿海的活动。清廷经略台湾,荷人屡次希望与清廷联军攻台,但清廷没有同意。此时,英国崛起,活跃于海洋航道,其东印度公司努力经略,在西方东来航道上已有了好望角、孟买、新加坡等据点。中国贸易是英国最为注意的重点,为此英国自然努力不绝,企图打开中国贸易的门户。

    当时,清廷重开海禁,规划广州、厦门、宁波、江苏云台山等处为对外通商口岸。乾隆二十年(1755-),英国东印度公司船只到达定海,转舶宁波,完成交易。次年,英船又来,请求在宁波设立长期居住的据点,清廷不准,只许在广州贸易。英商翻译洪仁辉( James Flint)乘船径驶天津,向清廷申诉粤海关勒索情事,乾隆处罚了广东官员,也将洪仁辉圈禁在澳门三年,期满驱逐回国。乾隆二十四年(1759),清廷颁布管理夷商的条例,防止外人多生事端,明令只许在广州互市,但是英国东印度公司仍尽力寻求在华设馆驻留。英国商船来华数量,多于法、德、荷兰、瑞典、丹麦等国。中外贸易项目,中国出口为丝绸、瓷器,以及各种工艺品,进口则除香料外,以白银为主。

    乾隆年间英遣庞大使团来华

    在18世纪后期,英国的产业革命已经完成,对外贸易成为英国国家发展最重要的一环,对中国的贸易尤为英国重视。于是,1792年,英王乔治三世接纳东印度公司的建议,乃派遣马戛尔尼爵士(George Macartney,1737-1806)率领庞大使团来华。次年(1793),马氏等人到达北京。乾隆在暮年宠任和?,尤其当时正在筹划乾隆万寿庆典,英使远来,正巧可以用来证实外夷向化,入贡天朝。清廷将英使视为贡使,要求英使行三拜九叩的大礼,双方龃龉甚久,最后以折中的礼仪完成朝廷接见的大礼。于通商一事,英国提出的要求为:在北京设大使馆,准许英国在宁波、舟山、天津等处贸易,在舟山与广州拨给土地居住,也可在北京设立货行,并予内地贸易的关税优惠。清廷对于上述要求,一概拒绝,以为“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

    嘉庆二十一年(1816),英国政府再度尝试打开中国外贸门户,派遣阿美士德爵士( William Pitt Amherst,1773-1857)携带礼品乘坐海军军舰来华,企图完成马戛尔尼未完成的任务。双方又因礼仪之争,未能如愿。

    中英双方皆自视甚高

    这两次英使来华,双方不能进入谈判,一方面清廷自满自大,以天朝自居;另一方面,英国也过分自信,提出片面优惠的要求,盼望中国接受。双方都有愚昧与自大之处。乾隆一朝,君臣耽于逸乐,不求了解外国情形,不能与康熙朝的对外知识相比。英国的朝廷,正当国势蒸蒸曰上的时候,也有自大心理,而那些朝臣只从商业利益考虑,未能由欧洲学术界寻取对于东方的了解。双方以盲对盲,遂使中英交涉陷入僵局!

    英国马、阿的使团,有各种专家同行,在往返道路及在京交涉期间,英人搜集了大量资料,于政制、军备、军队素质、经济物产……都有了详实的讯息。英人从此看透了大清帝国的真实体质,即这一庞大的帝国,经过百年鼎盛,其实已经腐朽老化,不能抵挡新兴欧洲的强大经济与军事力量了!.英国的下一步,即是以武力砸开中国大门,用炮舰政策强迫中国接受片面的优惠条件,庶几从贸易吸取中国市场的利润。

    中俄之间交涉与中英之间交涉的过程,竟有如此巨大的差异,其实即是当事者是否懂得对方。中英之间,彼此误解甚深,主要在于双方都自视甚高。中国在康熙时代颇能知己知彼,以务实态度处理外交。乾隆则自大心态作祟,不能合理地面对外人。乾隆号为盛世,其实已衰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