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江河---中国历史文化的转折与开展

2、 中国文化的黎明(公元前16世纪—公元前3世纪)

  第1进入青铜时代 

 

中国文化终于涌现了。由商到周,华夏文明体系逐渐明朗成形。更重要的是,中国文明思想体系,亦即北方的儒家与长江流域的道家,两者相互交流影响,形成中国型思想的核心。许多有关人生意义与终极关怀的概念,在此有了明确的界定。

第1节 进入青铜时代

    青铜与车的使用,在中国文化圈里引发过十分重大且深远的变化。两者之间,青铜的出现较为有迹可寻;中国地区何时开始用车,在考古学上尚未能找到确切的时间。但是,这两项重要发明的信息进入中国地区,很可能是同时发生的,而且可能都是经过中亚与内亚草原上的交通路线,间接传递进入的。

    人类最早使用铜制品是在今土耳其的恰约尼遗址发现的

    青铜是铜与锡或铅的合金。纯铜质地较软,锡、铅更软,三者的熔点都低,很易熔化,混合成为合金后,质地相当坚硬,足以铸造为各种器用。人类最早使用铜制品的考古遗存,当是在今日土耳其的恰约尼遗址,位置在幼发拉底河上游的一条小支流旁,安那托利亚山地边缘。这些铜制品是用铜矿石直接打制的铜针、别针、铜锥及铜珠。此地与今日蕴藏丰富的铜产地相去不远,有此发现也是合理的。位于安那托利亚的哈拉夫文化,是铜石并用的文化,兴盛2000年之久,然后文化中心才转移到两河地区。

    哈拉夫文化的时代,农业发达,依靠灌溉给水,成串的村落构成复杂社会并有神庙建筑。这一个从公元前第六千年纪到第五千年纪的文化,能生产器壁甚薄、经过高温焙烧的精美彩陶。哈拉夫文化衰落后,文化中心移入两河地区,继之而起的如欧贝德文化(公元前4300-前3500年)及乌鲁克文化(公元前3500-前 3100),其铜制器用已是常见。再下面一个千年纪,则是青铜文化了。凡此文化,都已有城市为中心的复杂社会组织,有了专业的工匠与祭师,也有了相当专业的武装人员。从原始的铜制品进展到青铜铸造的器用,在西亚经历了不下两千年之久,直到公元前第三个千年纪,才是青铜文化的时代。

 

    马家窑时期的青铜刀是中国最早的青铜器

    从甘肃东乡林家马家窑期地层中,曾出土一件使用陶范铸造的青铜小刀。马家窑期的时代当在公元前3100-前2700年,所以这件青铜刀可能是中国地区最早的青铜器。但是,中国地区较古老而且较普遍的铜制品遗存,当是在齐家文化的武威皇娘娘台,永靖大河庄、秦魏家等遗址发现的铜制刀、凿、锥、斧、钻头。近来在广河齐家坪还出土了中国地区最古老的铜镜。齐家文化的时代,经过碳-14测定为公元前2050±155年至1915±155年之间,亦即公元前第三千年纪过渡到第二千年纪之际。这些铜制品,大多是冷锻的红铜,铜镜却是冶铸的青铜,正呈现青铜文化初期的混合现象。齐家文化的铜器时代,至少晚于西亚两河流域青铜文化有整整一个千年纪。齐家文化所在的地区,正是中亚交通路线的东边尽头。

    中国北方,由西往东,四坝文化、朱开沟文化、夏家店之下层,这一连串位在北疆的文化,都有铜刀、铜制装饰品出土,其间有相当的一致性,时代大都在公元前第二千年纪早、中期。从地理位置来看,它们可以说连成一条青铜进入中国的通道。中国内地的河南与山东龙山文化遗址,也有十余处出土了相当原始的铜制品。河南登封王城岗的龙山文化遗址出土一件锡铅青铜铸件,是铜锻的的残片,时代是在公元前第二千年纪的前半段。

    中国的青铜工艺由西方传入

    究竟中国地区的古代文明自行发展了青铜?还是青铜工艺的知识由西亚传入中国?由上述时、空两个条件来看,解答的线索隐约可见。中国新石器时代的铜制品,原始铜制品与青铜铸件各地均有出现,以其分布情形看,西部的铜制品早于东部。由此,我们也许可以推测,中国地区的青铜工艺,当由西路传人,但传播过程中,中国地区的工匠可能并未得到铸造合金的完整知识,于是各地还是从打造原始铜件开始,摸索寻求青铜工艺的技术。中国新石器文化制陶的工艺技术相当成熟,能够掌握火候,高温焙制陶器。从制陶工艺发展铸铜技术,有了掌握高温及制造陶模两项条件,铸造青铜的工艺,即不难有迅速的进展了。商代的青铜铸件,种类多、数量大、水平高。从龙山文化晚期到商代,时间不过数百年,青铜工艺的进步速度,相当可观!

青铜文化与国家政权有关

    青铜铸品,作为小型的锋利工具,切割的功能胜于石器、骨器。但是,青铜质脆易断,用于大型破土的农具与砍伐树木的斧斤,并不十分有用。因此,使用青铜工具,未必能提高生产水平。用青铜制作武器,却能提高杀伤力。这一特征,也许可以解释几个青铜文化的现象:出现了专业的战土、复杂的社群,以及资源集中、资源分配不均……等现象。凡此,都因为铜料难得,铸铜技术又不是人人能够掌握,以致只有少数人垄断这一有效的武器,从而以此劫持社群,形成资源的集中及社群的分化。中国传统所谓“三代”,正是国家形成及发展的时期,其与青铜文化的出现,有一定的相关性。

    车是外来事物

    车出现于中国地区的时间,至今还难定言。考古证据所见,商代车辆的形制,基本上与西亚、埃及和印度的两轮马车类似。在中国地区,至今未见原始形态的车辆,也未见车型演化的过程。凡此可以推知,车是外来事物。用车的知识与铸造青铜合金制品的知识同时传人中国,是颇为合理的推测——车之用于战争与青铜武器的使用,两者都与广袤草原上武装族群的移动有关。战争能带来族群之间文化的交流及资源的交换。在公元前第二千年纪的中期,西亚、南亚、东欧、北非的族群移动十分频繁:希克索人侵入埃及,赫底人在西亚建国,希腊半岛有族群的交替,印度次大陆也有一波又一波的亚利安人移人。这些族群移动,都伴随着战车的传播。

    中国虽地处东亚,但中亚是开放的地形,中国承受这些族群移动的影响,遂有了用车的知识;又配合自己已经发展到相当水平的制陶工艺,也迅速发展了有中国特色的青铜文化。接受外来信息的刺激,在自己固有技术上,激发创造性的转化,是人类历史上常见之事。公元前第二千年纪,中国地区发生的许多变化,正是这一现象的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