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革命”史稿>摘录(1)

               中共八大对主要矛盾的正确判断
   
     1956年9月召开的中共八大明确指出:我国的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已经基本上解决,几千年来的阶级剥削制度的历史已经基本上结束,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在我国已经基本上建立起来了。我们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


            反右运动产生了三个重大的错误理论观点

   
一是,改变了中共八大对国内主要矛盾的正确判断。毛泽东在1957年9月-10月召开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提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毫无疑问,这是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二是,改变了1956年全国知识分子会议的正确估计,不承认我国知识分子绝大多数已经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而把他们统统划入资产阶级的范畴。三是,提出了必须有一个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口号。
 

              大跃进中提出的“超英赶美”的目标

    当时提出的奋斗目标是要用15年的时间赶上和超过英国。这个思想,首先是毛泽东提出的。他在参加1957年莫斯科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后接见中国留学生时说:我国在1957年真正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但现在生产力还很低,争取15年超过英国。苏联超过美国,那时世界面貌就会大大改变。随后,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向中国工会第八次代表大会致词时,正式宣布了这个目标,他说:全国工人阶级和全国人民,应当争取在15年后,在钢铁和其他重要工业产品的产量方面赶上或超过英国。随着形势的推移和热情的增长,对完成这个目标的时间要求不断缩短,速度不断加快。到1958年5月,中共八大二次会议时,已经在内部要求,争取7年赶上英国,再加8年或10年赶上美国。公开的提法改为:争取15年或者在更短的时间内,在主要工业品产量方面,赶上和超过英国。


              关于“文化大革命”历时多长的问题

    从1966年5月全面发动到1969年4月中共九大,是“文化大革命”的第一阶段。其中心是按照毛泽东的部署,摧毁以刘少奇为代表的所谓“资产阶级司令部”,建立“文化大革命”的新秩序。行进步骤,也大体上是按照毛泽东一年发动,二年决战,三年收尾的设想进行的。因此,国外有些学者只认为这三年是“文化大革命”。当然,这三年可以说是“文化大革命”的典型状态,不过从指导思想、主要内容、主观设想的目标等方面说,这以后的七年同这三年是相同的,有内在的连续性。因之,仍把它当作“文化大革命”之第一阶段为宜。


               最早被打倒的“彭、罗、陆、杨”

    杨尚昆,当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一直在毛泽东身边工作。1965年11月,中共中央突然发出一个电报,宣布杨尚昆被撤销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职务,调任广东省委书记。但这位省委书记并没有到广东赴任,却很快遭到批判,并被隔离反省。其罪名主要有两条:一是对毛泽东搞“窃听”,二是泄露党的大量机密材料。其实,对毛泽东去各地时的谈话进行录音,是根据党中央决定公开进行的,作为办公厅主任,同意进行此项工作是职责的要求。而且直接主持这项工作的办公厅副主任反而无事。为了编写人民解放军的军史和战史的需要,经有关负责人和杨尚昆批准,写作人员翻阅和使用了一批历史档案,这本来属于档案资料的正常使用,但却成为杨的第二条罪状。
    罗瑞卿,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总参谋长、军委秘书长,是主管军队的实权人物。他的主要罪状是两条:一是“极端仇视毛泽东思想”,反对“突出政治”;二是有野心,要夺林彪的权。罗组织军队内部大比武,与林彪“政治可以冲击一切”、政治学习“雷打不动”产生冲突。对于林彪鼓吹的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的“顶峰”,学习要“活学活用,急用先学,立竿见影”等提法,罗也不赞成,这便成了“极端仇视毛泽东思想”的大罪。所谓罗要“抢林彪的班,夺林彪的权”,主要事实依据是林彪的妻子叶群揭发的所谓罗委托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向叶群传达的逼林彪下台的四条意见:(1)一个人早晚要退出政治午台,林彪也要退出的;(2)要保护林彪的身体;(3)林彪再不要干涉军队工作了;(4)放手让罗工作,一切交给他负责。据叶群说,这是1965年2月刘亚楼对她说的。可是当时她没有揭发,直到刘亚楼65年5月去世的半年后,才向党的主席揭发此事。罗并不承认此事,成了死不对证。
    陆定一,当时是中宣部部长。对中宣部,毛泽东早有批评,罪名是包庇坏人,压制左派,是个阎王殿。那么,作为部长的陆定一则是阎王了,属于“打倒阎王,解放小鬼”的直接对象。但是,造成陆被打倒的直接原因却是匿名信事件。陆的夫人严慰冰写叶群的匿名信,主要内容一是揭露叶群青年时期的糜烂生活,二是揭露林豆豆不是林彪的亲生女。之后,为了洗刷叶群贞操名声,林彪亲笔写下了一个“处女证明书”,送交党的五月政治局扩大会议,要求党中央传阅。该证明书全文如下:“我证明,(一)叶群在与我结婚时是纯洁的处女,婚后一贯正派。(二)叶群与王实味、XXX根本没有恋爱过。(三)老虎、豆豆是我与叶群亲生的子女。(四)严慰冰的反革命信所谈的一切全系造谣。”
    彭真,当时是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他的罪名是主持制定《二月提纲》,包庇吴晗,把北京市变成“针插不进,水拨不进”的独立王国。

                 中央文化革命小组成员

    1966年5月28日,中共中央正式发出文件,宣布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成立。人员组成是:组长:陈伯达,顾问:康生,副组长:江青、王任重、刘志坚、张春桥;组员:谢镗忠、尹达、王力、关锋、戚本禹、穆欣、姚文元。陶铸调到中央后,也任过一段时间的中央文革顾问。但不到半年时间,就被打倒。副组长王任重、刘志坚很快被打倒。组员谢镗忠、尹达、穆欣也很快被排挤出去。王力、关锋、戚本禹在1967年冬陆续被隔离审查。到中共九大前,中央文革小组只有陈伯达、康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五个“坚定革命左派”了。中央文革小组名义上属于中央政治局常委,但实际上只隶属毛泽东一人,成为毛泽东通过江青发动和领导文化大革命的工具和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