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革命高峰的中共九大

 
    1969年4月1日至24日,中共九大在北京举行。大会议程共三项:一是林彪代表中央委员会作政治报告;二是修改中国共产党章程;三是选举党的中央委员会。
    大会先通过主席团名单,并推举大会主席。这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毛泽东突然说:“我推举林彪同志当主席。”林彪马上惊慌地站起来大声说:“伟大领袖毛主席当主席。”毛泽东又说:“林彪同志当主席,我当副主席,好不好?”林彪连连摆手说:“不好!毛主席当主席,大家同意举手。”于是,全场立即就举起手来。这时,毛泽东就同意当大会主席,并提议林彪当副主席,周恩来当秘书长。毛泽东当时为什么要临时作这样的提议,是有意对林彪试探,还是开一个玩笑?这是耐人寻味的。
    4月28日,举行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了党的中央领导机构。毛泽东被选为中央委员会主席,林彪为副主席,陈伯达、周恩来、康生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其他中央政治局委员是:叶群、叶剑英、刘伯承、江青、朱德、许世友、陈锡联、李先念、李作鹏、吴法宪、张春桥、邱会作、姚文元、黄永胜、董必武、谢富治。中央政治局修补委员是:纪登奎、李雪峰、李德生、汪东兴。
    九大不同于以往历次代表大会的特点,主要有三点:
    1、采取了异乎寻常的保密措施。中共要召开九大的小道消息当时在社会上已经传闻很久,但究竟哪一天开,谁也说不清。等到大会秘书处新闻公报广播之时,人们才知道九大已经正式举行了。不仅如此,大会还采取了特别严格的保密措施,如代表进京是秘密的,代表们不能说进京去开九大,而只能宣称是去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一到北京,代表们就被通知“五不准”,即不准外出、不准会客、不准写信、不准打电话、不准透露会议情况。代表们秘密办法从地下通道进入会场。如此等等,以致有些第一次到北京的九大代表,在京开会前后一个多月,还不知道北京是什么样子。
    2、会议自始至终为个人崇拜的狂热气氛所笼罩。代表们一到北京就为“来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身边,而感到无比的幸福和激动”,又为“能和伟大领袖毛主席坐在一个会场里商谈党和国家的大事,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4月1日开幕式,毛泽东一走上主席台,会场立即“掌声雷动,经久不息”,全场长时间地高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毛泽东一开口讲话,便立即响起雷鸣般的万岁声。一个简短的开幕式,竟被万岁声打断数十次。一个代表竟因激动流泪过多,以致几天看不了文件。有的代表因为太激动只顾喊万岁,而没有听清毛泽东的开幕词,便在小组会上沉痛地检讨自己犯了“对毛主席不忠”的错误。
    3、会议的基调是大赞大颂大批,始终看不到认真地研究讨论问题,更听不到任何不同的意见。很多代表似乎不知道作为出席党的最高权力机关的党员代表应尽的职责是什么。一位解放军代表说,他来开会时,很多同志的委托就是要替他们喊一声“毛主席万岁!”代表们的最大要求只有两条,一是多见到伟大领袖毛主席,多听听毛主席的伟大声音;二是“敬请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代表们一起照像,合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