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的“九一三”事件

  

                  林彪为什么急于抢班夺权

    林彪在中共九大被正式选为中共中央唯一的副主席,九大党章史无前例地明文规定他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毛泽东又比他大14岁,他就在那里安然地等着接班,岂不更好,何必冒险去搞什么抢班夺权呢?
    其原因有两个,一是林彪本人的身体状况。林彪虽然比毛泽东小14岁,是中共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年纪最小的,但身体并不好。他抗战时曾肺部受伤,解放战争又曾累得吐血,建国后长期养病。平时怕见阳光,又怕风,屋里的门窗总是关得死死的。甚至到天安门上站一二个小时,也要事先养精蓄锐,准备好多天。而毛泽东在1966年7月,还能在长江上畅游一个多小时,行程30华里,身体是相当好的。叶群曾对吴法宪说:“林彪的身体和毛主席比较起来差得远,怎么拖也拖不过毛主席。”这就产生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如果接班人的身体还熬不过被接班的人,那么被确定为接班人就毫无意义了。这里也有一个“过期作废”的问题。
    二是林彪已意识到江青、张春桥等人的势力的发展有超越自己的势力的趋势。中共九大以后,江青、张春桥、姚文元都成为政治局委员,江青的野心日益膨胀,两个集团之间的争夺就日益加剧。据一位地位很高的人说,毛泽东在一次谈话时曾问林彪:你的接班人是谁?林没有回答。毛又问:你看小张(春桥)如何?林又没有回答。这就是说林彪虽然是“副统帅”、“接班人”,名位很高,但并没有最后决定权。而且历史经验告诉他们,“接班人”既可以由领袖一人确定,那么也同样可以由领袖一人撤换。

                林彪为什么要急于发动政变

    林彪于1971年9月8日正式下达了实施反革命政变的手令。他为什么在这时下手呢?分析当时的历史情况,可能主要是两件事促成的:
    一是,8月13日,周恩来和纪登奎、黄永胜、张春桥等人,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去北戴河,向林彪汇报工作,并传达党中央根据毛泽东提议作出的决定:十一前后召开中共九届三中全会,然后召开四届人大。党中央的这个决定对林彪一伙是一个很大的震动,他们猜测三中全会可能要解决“接班人”的问题,到四届人大时,林彪可能连副总理、国防部长也当不成了。因为,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识破了林彪表面上维护天才而暗地里争夺国家主席职位的如意算盘,识破了陈伯达、吴法宪等以打击张春桥等拥戴林彪上台的阴谋,并对林彪非常不满。
    二是,毛泽东从8月中旬开始到南方巡视,沿途在武汉、长沙、南昌等地,分别同一些省、市和大军区的负责人谈了话。在这些谈话中,毛泽东反复强调“三要三不要(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并对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一伙的活动,作了更尖锐的批评。他说,有人急于想当国家主席,分分裂党,急于夺权,这次庐山会议又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讲话中还点了林彪的名,明确指出:“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任。前途有两个,一个是可能改,一个是可能不改。犯了大的原则错误,犯了路线、方向错误,为首的改也难。”毛还说:“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还没有解决。对路线问题,原则问题,我是抓住不放的。”谈话清楚地表明,毛泽东对林彪已失去信任,并要彻底解决。

               林彪的政变策划及被粉碎经过

    林彪一伙估计毛泽东“可能要在杭州住一个时期,可能在9月下旬回北京过国庆节”。于是决定对在旅途中的毛泽东采取谋杀行动。他们开始曾考虑用改装的伊尔-10飞机轰炸,但怕震动太大而放弃了。最后准备在上海附近的一个名叫硕放的小火车站动手,炸毁毛泽东乘坐的专列。
    南巡途中的毛泽东,这时并不知道林彪一伙要搞武装政变,但他是一个具有异常丰富的阶级斗争经验和敏锐观察力的政治家和战略家,十分善于从哪怕是很微小的迹象中发现事物的本质。而且他既然已在为彻底解决林彪问题做准备,就必然会考虑到对方可能采取的报复行动,因而分外警觉。8月31日,毛泽东到了南昌,在谈话中了解到吴法宪、周宇驰等人一些反常的活动,引起了他的警惕。9月3日,到杭州。过去到杭州,毛泽东的专列总是停到笕桥飞机场的专线,而这次他却下令把专列开到杭州附近的绍兴。通常毛泽东到杭州总是要多住一些日子的,林彪一伙也是这样估计的。可是,这次毛泽东只住了一周,9月10日下午突然下令调回专列离开杭州。10日下午6时,到达上海。毛泽东在火车上接见了王洪文、王维国(林彪集团在上海的头目)等人。当晚就休息在列车上。11日上午接见了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等人。下午1时,许世友等人回锦江饭店吃饭,毛泽东突然下令开车。在南京只停留15分钟,即全速北返。并由铁道部下令:全线绿灯。当上海的王维国送走了许世友,把毛泽东离开上海的消息用电话报告在北京的林立果时,火车专列早已远远地离开了危险区域。
    林彪一伙在旅途中谋杀毛泽东的第一方案失败后,林立果等人立即开始实行第二方案:在北京调集5架飞机,准备13日早晨飞往广州,另立中央。林立果又乘256号三叉戟专机火急赶往北戴河,向林彪汇报一切。可是,这第二方案,又由于发生两个新情况而被完全打破了。
    第一个情况是,毛泽东的专列全速开进,比正常列车运行时间大大提前,于12日下午回到北京。专列没有直接开进北京站,而是停在丰台车站。毛泽东把北京市委和北京军区的负责人找到那里,听取了情况汇报,并作了一些紧急部署之后才驱车回到中南海。林彪一伙原估计毛泽东可能在13日上午返京,他们在这之前飞往广州。毛泽东的提前回京,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打乱了他们行动的时间表。
    第二个情况是,林彪的女儿林立衡发现异常情况后向驻北戴河的8341部队负责人进行了报告。周恩来听到汇报后,立即向空车司令员吴法宪查问飞机调动情况,并命令8341部队的一个负责人寸步不离地陪同吴法宪去西郊机场检查。12日晚11时半,林立果接到周宇驰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得知周恩来在追查256号专机飞往山海关的原因并下令把飞机调回北京的情况。林彪在空车的党羽谎称专机有故障,需要检修,因此才把飞机留在了山海关的海车机场。但同时周恩来下令,非得周恩来、黄永胜、李作鹏、吴法宪四人联署,该专机不得放飞。总理追查飞机,这对林彪一伙来说,意味着南逃广州的阴谋已经被党中央发觉了。但如果256号专机再被调走,他们就只能束手待毙了。
    在这种情况下,林彪决定外逃。9月12日晚11时40分,林彪、叶群、林立果等人提着皮箱和文件包,跌跌撞撞地钻进红旗防弹汽车,不顾警卫部队的拦阻,以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向山海关机场奔去。13日零时23分,256号专机在一片漆黑中强行起飞。这架飞机在蒙古人民共和国温都尔汗坠毁,机上人员全部死亡。

        林彪的飞机怎么会坠毁,是不是被打下来的?

    可以肯定地回答,不是。林彪离开北戴河,256号专机强行起飞,中共中央马上得到了报告。周恩来一方面下令开动华北地区的全部雷达进行监视,同时把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召集到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参加讨论准备向第四届人大报告的《政府工作报告》草稿,另一方面又周密地布置一切,并同毛泽东保持密切联系。当我军监视雷达报告,林彪的飞机要越界外逃时,周恩来专门请示是否拦截?毛泽东深思片刻后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让他去吧。”
    既然未打,飞机为什么会掉下来?这只要把飞机的状况分析一下就不难明白了。256号专机是英国制造的三叉戟型号。这种飞机尾部重,因此平时在机场是不能装载油料的。在北京起飞时,没有装满油料,只装了12吨。本来准备在山海关机场加油,但由于周总理下了禁飞令,没有加成。这种飞机每小时要耗油5吨。飞到温都尔汗时离起飞已近2个小时。就是说机上油料不到2吨半了,这时表示油料将尽的红灯就亮了。离这里几十公里处有个军用机场,按说是可以飞到的。但由于仓促起飞,机上没有领航员和报务员。和地面无法联系。而机上的人并不知道附近有机场,这时能采取的唯一办法是迫降。从空中看下边是一块小盆地,于是飞机掉转机头转了一圈后下降了。由于缺少副驾驶,制动机器未能全部开动,下降速度又太快,着地后又弹起来,再着地时,机翼碰一小丘而折断,油箱破裂起火,飞机爆炸,机上人员全部死亡。这是专家们对现场状况调查资料和照片进行科学分析后得出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