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精通欧洲史

文艺复兴时期(4)  

 

哥白尼和日心说

公元前300年,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首次将“地心说”公布于众,他认为地球是球形的,并且处在宇宙的中心。公元2世纪,希腊人托勒密在他写成的《天文学大成》一书中,将地心说又加以完善了,他认为宇宙中心就是地球,太阳、月亮、金星、木星、火星、水星、土星围绕着地球进行旋转,并排列成为七重天,而七重天之外则是布满恒星的恒星天。这一理论,一直被人们看作是真理。一千多年之后,把“地心说”理论埋入坟墓的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哥白尼。
哥白尼曾在正规的神学院接受过教育,他勇于独立思考,勇于追求真理。他深入地研究了数学和天文学,并运用天文仪器对天文现象进行观测。哥白尼用前人的和自己的大量的实际观测,对托勒密的整套理论进行了严密的检验,发现托勒密所提出的“地球中心说”有着极大的缺陷。哥白尼所提出的太阳中心说主要内容是:宇宙的中心并不是地球,其他行星和地球都是在以太阳为中心的圆形轨道上旋转运行的,同时地球自身也在不停地自转。哥白尼把自己的学说写入《天体运行论》中。
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和托勒密的“地球中心说”是完全相悖的,这一学说一经公布,必定会受到旧势力和教会的反对,因此当哥白尼完成《天体运行论》后,并没有马上公布其成果,而是彷徨了30多年之久,最后他还是决定冲破阻碍,把这部“藏了四个九年”的“人们长时间期待的著作”公布于众。《天体运行论》的出版,挑战了当时的权威,它是科学对神学的伟大胜利。在“太阳中心说”的传播中,以教会为代表的封建神权对这一学说疯狂反对和百般阻挠。他们利用教会的权力,把这一学说定为“邪说”,并将《天体运行论》列为禁书。意大利哲学家布鲁诺积极宣扬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于是宗教势力将其投入监狱长达7年之久。在种种迫害下,这位哥白尼学说的捍卫者没有屈服,最后教会竟在罗马广场把他活活烧死。当布鲁诺被烧死于火刑架下时,许多人才了解到哥白尼的“日心说”,进而引发了一场哲学革命。
随着自然科学的发展,哥白尼学说得到不断修正,其中德国科学家开普勒突破了传统观念,通过分析归纳,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他得出了行星运动三定律。17世纪下半期,牛顿提出万有引力定律,哥白尼开创的太阳中心说有了稳定的理论基础。在经历了漫长的3个世纪的斗争后,最终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推翻了长期占有统治地位的地心说。这一学说革新了人类的宇宙观,沉重打击了封建神权统治,是天文学上的一次伟大的革命。
伽利略用事实挑战权威

伽利略于1564年出生于意大利比萨城的一个没落贵族家庭。他受父亲的影响,从小就喜爱数学、机械、音乐和绘画,并且还精通希腊文和拉丁文,有着极高的天赋。17岁时,伽利略遵从父亲的要求,来到比萨大学学医。但他在求学期间,对哲学和数学的关注与钻研,远远超出了对医学的关注,他还在业余时间制作仪器,做着各种实验。毕业后,伽利略在比萨大学开始从事教学工作,但是3年后,他却因质疑亚里士多德的观点而被赶出了学校。
从1592年开始,伽利略在威尼斯的帕多瓦大学从事了18年的教学工作。在他一生中的科学发现,大部分都是在这座大学里完成的。古希腊学者亚里士多德在伽利略之前,其关于运动理论的权威地位是至高无上的。亚里士多德将运动分为强迫运动和自然运动。对此,伽利略提出,在自然界中所发生的一切运动,都是在自然规律的作用下发生的,“物体向上的运动,同它在重力作用下向下进行的运动一样自然”。伽利略为了对运动进行新的科学分类,提出了速度和加速度的两个具有区别问题,并确立了速度和时间的函数关系。
伽利略针对亚里士多德“重物要比轻物下落得快”的论点,通过逻辑推理,同时辅以实验,证明了自然界中所发生的自由落体运动,其实是一种匀速加速运动,所有物体都以相同的加速度下落,而与物体自身的轻重没有任何关系。他还曾做过吸引许多人驻足,轰动一时的实验,这就是在比萨斜塔上举行的“两个铁球同时落地”的实验。伽利略还对望远镜的改进有着极大的成就。1609年夏天,伽利略制造出一架望远镜。后来,他通过不断的改进,最后竟发明出放大率达1000倍的能够进行天文观察的望远镜。伽利略打开了宇宙之门。

尼德兰资产阶级革命

尼德兰在荷兰语中的意思是“低地”,它包括现在的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和法国北部的部分地区,大小城市140座,被称为“城市之国”。16世纪初西班牙王国统治着尼德兰。西班牙是一个信奉天主教的国家,而大部分尼德兰人信奉新教。为了维护专制统治,西班牙国王对尼德兰的新教徒进行残酷的迫害。1550年9月,西班牙国王颁布诏令,对那些接触新教书籍和传播新教的人,女的活埋或被烧死,男的杀头。这一诏令激起尼德兰人民的愤怒。
当时,尼德兰的资本主义生产已非常发达,其中阿姆斯特丹以捕鱼业和航运业著称,南部有不拉奔和弗兰德尔两个著名工业区。南方最大城市和港口是安特卫普,与各地的经济往来非常繁忙。随着资本主义发展,尼德兰正在形成资产阶级,特别是商业资产阶级的势力。西班牙国王对新教徒残酷迫害,不允许西班牙所属殖民地的人同尼德兰商人通商,致使矛盾激化。尼德兰革命便开始了。
尼德兰爆发起义后,愤怒的手工业者、工人和农民的武装队伍,冲进修道院和教堂,拆毁圣像,没收教会的财产,焚毁地契和债券。几天内,在全国十七个省中,有十二个省发生了反对“血腥诏书”的起义,共拆毁五千五百多所修道院和教堂。为了镇压起义,西班牙国王派出以残暴闻名的阿尔法公爵去尼德兰任总督。1567年,阿尔法率领18000名西班牙士兵来到尼德兰,对起义者进行镇压,并设立“除暴委员会”特别法庭,被这个法庭判处死刑的有8000多人。
但是,西班牙的血腥镇压并没有把尼德兰人吓倒。他们在密林和海上组织起游击队,到处袭击西班牙人,自称为“森林乞丐”和“海上乞丐”。一次,一支由24艘船组成的“海上乞丐”,进攻尼德兰北部城市布里尔,并攻占了全城,从而在尼德兰本土,海上游击队建立了据点。到1572年7月,尼德兰北方各省已经基本独立,并且推举出总督。在南方,“森林乞丐”游击队不断地袭击西班牙驻军,搞得西班牙军队疲于奔命。
到1579年,南方的部分城市与北方各省组成同盟,最高权力机关是以各省代表所组成的三级会议。同盟不承认西班牙对尼德兰具有统治权,并宣布成立了联省共和国,后来又改称为荷兰共和国。从此,尼德兰分成南北两部分,南部仍处于西班牙统治之下,北部则形成了独立的荷兰共和国。1609年,北方和西班牙缔结休战协定,这意味着承认了荷兰共和国的独立。而在尼德兰的南部,后来形成了卢森堡和比利时两个国家。
尼德兰革命是历史上第一次取得成功的资产阶级革命,建立了欧洲第一个资本主义共和国。当时欧洲还是封建专制统治时期,尼德兰革命的胜利为资本主义发展开辟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