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精通欧洲史

一本书精通欧洲史:变革时期(3)  

 

滑铁卢只有失败者闻名

提起滑铁卢,人们肯定会想起拿破仑,却很少有人知道这场战役的胜利者是谁。说到滑铁卢战役,就要从拿破仑东山再起说起。拿破仑被第六次反法联盟打败后,他们将被迫退位的拿破仑放逐到厄尔巴岛上。1815年初,在维也纳反法联盟召开会议,由于分赃不均而争执起来。同时,由于法国人民在封建贵族的残酷统治下,对于波旁王朝的统治越来越不满意,因而对拿破仑时代更加怀念起来。

拿破仑看到时机成熟,就想要东山再起。1815年2月26日夜,拿破仑带领着1050名官兵,分别乘坐六艘小船,躲过皇家军舰的监视,经过三天三夜的航行之后,于3月1日到达了法国南部。拿破仑一上岸,就发表了激昂的演说,在拿破仑的鼓舞下,士兵们热血沸腾。军队开始向巴黎进军。波旁王朝派出的阻击军队大多是拿破仑手下的旧部,因而都纷纷归顺。到3月12日,拿破仑竟然没有放一枪一弹,就顺利地进入了巴黎。路易十八知道大势已去,便仓皇逃离巴黎。3月19日,拿破仑在人民的欢呼声中,重新登上皇位。

此时,反法联盟各国首脑正在维也纳开会,当听到这一消息后惊恐万状,马上停止争端,并迅速调集军兵。3月25日,俄、英、普、荷、奥、比等国已经调集重兵70万,还有一支30万人的预备队,他们结成了第七次反法联盟,准备分头进攻巴黎。而拿破仑也在加紧备战,到6月上旬,他已经集结了18万人的军队。拿破仑决定以攻为守,化被动为主动。在他看来威胁最大的是比利时方面的英普军队,因此他决定集中主要兵力对付。

6月12日下午,战争打响。在林尼附近,法军主力7万人同普军主力8万人开始交战,拿破仑另派5万兵力牵制英军,他想把英、普两国军队分开,各个击破。结果普军大败,四散溃逃。拿破仑见此,便让法军休息一天,然后再命令格鲁元帅追击普军的残余兵力。然而这却使他错失了歼灭普军的良机,逃散的普军重新集结,对法军转而形成了新的威胁。6月18日上午11时,战争再次开始,并形成对峙局面。中午一时,拿破仑原本要进攻英军中部,但情况有变,布吕歇耳率一部分普军及时赶到,拿破仑只得从预备队中抽出两个骑兵师前往迎击布吕歇耳。同时,拿破仑急速传令给格鲁希元帅,让他进行增援,然后率领军队向英军中部阵地猛攻。黄昏时,双方都非常疲惫,都在等援军的支援。

普鲁士援军先到来,因而英军士气一下高涨起来,开始向法军疯狂扑去。拿破仑知道大势已去,就乘机骑马逃离战场。1815年6月21日,拿破仑兵败,回到巴黎,而百万反法联军也长驱直入来到法国境内。7月7日,反法联军进入巴黎,拿破仑宣布退位,他被流放到远离大陆的大西洋南部的圣赫勒拿岛,直到他1821年5月去世。

德国古典哲学的集大成者黑格尔

在德国的一所神学院,有一位24岁的年轻人毕业了,在他的毕业文凭上写着这样的话:“语言知识丰富,哲学上非常努力”,“天赋高,判断力健全,记忆力好”,“神学有成绩,但难成一名优秀的传教士”,“不善辞令,沉默寡言”。这个年轻人就是乔治.威廉.费.黑格尔,他在德国古典哲学中,是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从神学院毕业后,黑格尔没有去担任神职,而是成了一名杰出的哲学家。

1801年初,黑格尔来到耶拿,开始了他一生中最艰苦和最有意义的岁月。当时德国进步思想的中心就是耶拿,这里是各大学中文化生活和精神生活最为活跃的地方,特别是在耶拿大学内,德国许多思想文化精英也都集中在这里。黑格尔奔赴耶拿,就是想在学术上做一番事业,也就是在这一年的春夏之交,黑格尔写了《关于行星轨道的哲学》。之后,在7月他又写也《论费希特和谢林哲学体系的异同》。黑格尔在耶拿大学期间,先后完成了《实在哲学》、《逻辑学、形而上学和自然哲学》和《伦理体系》等重要著作。他从1805年冬开始写作《精神现象学》,到第二年10月写完。正当黑格尔将大部分书稿寄出时,普法耶拿战争爆发。10月13日,法军先头部队将占领耶拿。黑格尔只好把还没有寄出的《精神现象学》书稿揣到口袋中,离开家,黑格尔来到巴伐利亚的班堡。

1816年10月,黑格尔应聘到海德堡大学任教。1816年冬,《逻辑学》第H卷出版;1817年夏,《哲学全书》出版。1818年初,黑格尔前往柏林大学。他在柏林完成了《历史哲学》、《法哲学原理》、《哲学》、《宗教哲学》、《哲学史》等著作。1831年,黑格尔染上了流行性霍乱,在柏林逝世。黑格尔哲学的革命性和保守性兼容,反映了德国资产阶级的矛盾状态。黑格尔的客观唯心主义哲学影响了一代人,并对费尔巴哈、马克思等哲学家产生非常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电磁学大师法拉第

将电磁力从实验室中解放出来的世界上第一人便是法拉第。与之相关的经典电磁学引发了第二次工业革命,从而让人类进入到电气时代。法拉第出生于英国伦敦,他从小就在书店和印刷厂工作。他一面工作,一面看书,把剩余的精力全都放在了学习上。1812年4月,英国王室为大化学家戴维举行授勋仪式,之后,戴维举行了一系列化学讲座。法拉第非常认真地听讲座,并记下了厚厚的一大本笔记。法拉第希望自己能够走上科学的道路,于是他写信给伦敦皇家学会主席班克斯,希望能够得到一份在皇家学院的工作,可这封信并没回音。接着,法拉第又写信给戴维,同时寄上他听戴维演讲时作的笔记。这本笔记经过了仔细认真的整理,并且装订成册,还烫了字,即《汉弗莱 戴维爵士讲演集》。

戴维收到信和厚厚的笔记后极为惊讶,他发现法拉第的记录极为详细,里面不仅有他的演讲内容,还有很多他没提到被补充进去的内容。戴维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印刷工竟会如此用心。戴维感动了,在他的帮助下,法拉第得到一份勤杂工的工作。这份工作使法拉第学到了许多知识,此后他还以仆人身份陪戴维去欧洲各国进行科学旅行。回到英国后,法拉第开始了自己的独立科学研究。他当上了皇家学院实验室总监和代理实验室主任,1824年他当选为皇家学会会员,1825年他升任为皇家实验室主任。戴维在1829年去世后,38岁的法拉第被聘任为教授。

法拉第认为磁力能产生电流,于是他确立了研究目标。法拉第经过努力,于1831年8月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他发现磁体运动时导线产生感生电流的原理。在两个月之后,在改进的实验装置中,他终于成功地得到了感生电流。磁转化为电的研究实现后,法拉第又开始探索电磁理论的问题,提出了关于“火线”和“场”的全新理论。有一次,他在磁铁周围撒了许多铁屑,结果发现铁屑被磁化了,而且在磁铁两极间还排成了规则的曲线。这个实验让法拉第意识到,电和磁周围并不是一无所有,而是布满了电和磁的“线”。法拉第这一观点对理论电磁学有了开拓性的贡献。法拉第在磁学、光学、电工学等与电有关的物理学领域,以及在电化学、电磁与引力的关系等方面,都获得了极大科研成果。电磁感应现象的发现,使电气时代的到来越来越近。磁力线理论的提出预示了经典电磁学的最后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