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精通欧洲史 第四章 美帝国的崛起和军事扩张

 第1节 孤立主义 第2节 海上霸权 

 

第一节 孤立主义

美国是世界历史上一年后起的西方资本主义大国。独立战争胜利后,美国资本主义发展迅速,到1860年,美国的工业总产值已居世界第4位。经过南北战争,北方的资本主义制度战胜了南方的奴隶制度,美国的独立和统一从此得到了有力的保障。

从18世纪末到19世纪中期,美国的外交通常带有孤立主义的特点,这种孤立主义主要表现为对欧洲事务持中立态度。与此同时,美国在美洲大陆却奉行扩张主义政策。诸如1803年,美国利用法国的困难处境,从法国手中取得了路易斯安那州;1810年-1818年,美国从西班牙手中夺取了佛罗里达州等。在北方,1846年,美国迫使英国放弃了北纬49度以南的俄勒冈地区。1867年,美国从沙俄手里购得阿拉斯加和阿留申群岛。到19世纪中叶,美国的领土已经从大西洋沿岸扩张到太平洋沿岸。18世纪末,美国开始进行工业革命,到19世纪中期,美国的工业发展水平已经仅次于英国、法国和德意志。

1823年,美国总统门罗在年度国情咨文中还提出了《门罗宣言》,即主张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欧洲列强不得干预美洲独立国家的事务。该宣言虽然对于维护拉丁美洲新独立国家的独立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但是,它也表露了美国企图独占拉丁美洲的野心。本杰明 富兰克林是美国杰出的政治家和科学家,他对美国的独立战争和科学事业都作出过重要贡献。他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政治家和杰出的外交家,在为美国的独立奋斗的生涯中,利用高超的外交技巧,为美国的独立作出了不朽的功绩。他断言国内的繁荣与社会的安定需要美国积极地向外扩张,他主张建立一个包括加拿大、佛罗里达、西印度群岛甚至爱尔兰在内的美利坚帝国。1751年,他曾预言殖民地人民的数量每20年就会翻一番。在一个世纪内将挤满大西洋沿岸,因此,需要不断地获取新的土地来开辟生存空间。富兰克林对美利坚合众国的杰出贡献,使他成为“美国拱门上的冠石”。

汉密尔顿(1755-1804),美国建国初期的著名政治思想家和国务活动家,联邦党人(即后来的共和党)的创始人之一。现今美国钞票十元的正面肖像就是汉密尔顿,他是美国开国元勋之一。独立战争结束后,汉密尔顿继续研究法律,并开办了法律事务所。1786年安那波利大会他以纽约州的代表的身份,竭力提倡召开全美的制宪会议,并为制定联邦的宪法而四处奔波。在华盛顿等人和他的努力下,制宪会议于1787年召开,他在会议上舌战群代表,同华盛顿等人克服重重的困难,为联邦宪法的诞生与最后签署,作出了不朽的贡献。1789年-1795年,汉密尔顿任华盛顿内阁的财政部长。他是华盛顿最亲密的顾问,为美国财政和稳固发展作了巨大的贡献。但由于汉密尔顿是英国制度的热烈推崇者,并且因其强烈的联邦主义的政见,使他与杰弗逊等人发生了矛盾,从而形成了以汉密尔顿为首的联邦党人和以杰弗逊为首的民主党人的尖锐对立,为后来美国两党制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代表汉密尔顿的观点的主要著作是《联邦党人文集》,共85篇论文,其中50篇是汉密尔顿写的,一般情况下都将这部著作视为他的代表作。作为联邦宪法的主要辩护者之一的汉密尔顿,其职务虽是第一任财政部长,但他对于政府的外交决策有相当的影响,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和杰弗逊相媲美。汉密尔顿持一种强权主义的国家政治观。他认为,建立稳定强大的联邦是外交政治的必要因素,中立的权力只有在有足够的力量进行保卫时才会受到尊重,一个衰弱的国家,连中立的权利也会丧失殆尽。联邦应有广泛的权力尤其是应首先建立一支军队,特别是一支强大的海军。汉密尔顿是崇尚实力的国务活动家,他认为国家之间的永恒和平是自相矛盾的,美国对任何国家不管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如何,都必须用强权政治的法则来对待。

门罗(1758-1853年),美国资产阶级民主派,美国第5任总统,美国对拉美政策的主要奠基人。1783-1786年,门罗当选为美国邦联国会议员,先后参加第四、第五和第六次大陆会议,向大会提出促进美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提案。1797年,门罗与联邦派就美国对外政策进行辩论,取得胜利,从此声名大震。1799年,他当选为弗吉尼亚州州长。杰弗逊当选为美国总统后,门罗被任命为特使,前往法国协助驻法公使办理向法国购买路易斯安那。随后,门罗又被任命为驻英公使。1810年,他再次当选为弗吉尼亚长官。不久,他又被麦连迪逊总统任命为国务卿。1812年英美爆发了战争,史称第二次独立战争。1814年,门罗被任命为陆军部长,负责对英作战。1816年,门罗当选为美国总统,1821年连任。

作为杰弗逊的门徒,门罗承继和发展前任者们主要是杰弗逊的外交思想,形成了美国外交史上著名的“门罗主义”。其外交思想内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1、孤立主义的外交思想。它的核心思想是不卷入欧洲的政治纷争。但是,孤立主义不是画地为牢,它不反对实行经济扩张,进行商业贸易,建立资本主义商业帝国。2、关于“美洲大陆”的外交思想。门罗主义一方面保持了孤立主义的“基本内核”,即维持“孤立”,不卷入欧洲事务,另一方面也确立了“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美洲大陆的外交思想,进一步要求把欧洲势力排斥出美洲大陆。

《门罗宣言》中体现的领土扩张思想使愈来愈多的人相信北美大陆注定是美国的领土,美利坚应在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大陆领地上建立起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这一思想迅速发展成“天定命运“的扩张主义口号,更加速了美国对美洲大陆的领土的扩张。当然,门罗主义的实质在于以”维护美洲的共和制度“为借口,实现美国自身扩张领土的目的,美国对墨西哥领土的吞并,即充分暴露了它的本质。正是门罗主义的这种扩张本质,把美洲引向了初级霸权主义—”西半球主义“。

第二节 海上霸权

为了争夺海上霸权,实现其称霸世界的全球战备计划,美国积极扩充军备,发展海军。到19世纪90年代初,美国已经由世界第12位海军国家上升到第5海军强国,从此,美国就把其矛头指向了亚洲、太平洋地区和拉丁美洲。1875年,美国强迫太平洋岛国夏威夷签订商约;1893年在夏威夷策动政变,成立亲美“临时政府”;1898年,正式吞并夏威夷,并把它变为自己的海军基地。为了争夺西班牙殖民地菲律宾和古巴,1898年美国发动了对西班牙的战争,迫使西班牙承认古巴在美国保护下“独立”,并把菲律宾、波多黎各、关岛割让给美国。

20世纪初,美国又以“大棒政策”和“金元外交”作为外交手段,加紧对拉丁美洲的侵略。“大棒政策”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夺取巴拿马运河地区。巴拿马运河早在19世纪80年代就由法国公司破土动工,美国利用该公司破产和巴拿马运河舞弊案被揭露的机会,买了全部股票,排挤了法国的势力。接着,在1903年策划叛乱,宣布成立脱离哥伦比亚的巴拿马共和国,同时派军舰进入巴拿马海域,迫使巴拿马共和国签订不平等的美巴条约。这样,巴拿马运河区从此成为美国统治下的国中之国。1914年巴拿马运河凿通以后,美国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航程缩短 1万多公里,这就大大便利了美国对拉丁美洲,特别是对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扩张。美国威尔逊总统时,美国两次直接出兵干涉墨西哥革命,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整个拉丁美洲几乎都被美国所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