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精通欧洲史

   第九章 美国的宗教信仰和社会思潮

 

美国与中东国家的最大矛盾出现在宗教问题上,美国的政治体制促使它把宗教和国家分开,以免宗教问题融入政治,给国家问题带上宗教色彩。所以,美国宗教是一个典型的存在于美国内部的人民信仰问题。美国宪法规定政府不得对任何一种宗教给予优惠待遇。因此,美国没有教会税,没有官方的国家教会或受官方资助的宗教,也没有任何法宝的宗教节假日。例如,圣诞节是基督教徒的重大节日,但国会并不宣布它为假日,否则就是违反宪法。

但是,美国人传统价值观中的许多成分,如平等自由、友爱互助、同情弱者、尊重他人、自尊自爱、自强自立都源于宗教信念中所提倡的价值准则和处世哲学。总而言之,美国人的价值观念、生活态度以及道德标准在相当大程度上受宗教思想的影响,宗教是美国人精神生活的支柱。

第一节 基督新教

欧洲国家一直被认为是与美国同样性质的基督教国家,其实不然,欧洲近几百年以来,逐渐开始了脱基督教化,走上了世俗化过程。现在,欧洲国家大多数都只能说是基督教文明国家,也就是风俗习惯还保留着基督教影响,但信仰已经完全衰落了。世俗化的进展彻底地改变了欧洲的面目。然而,美国的情况却不同。法国著名作家托克维尔说:“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像美国那样,基督教对人的心灵保持着如此巨大的影响,此外,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像美国那样,能证明基督的效用和符合人性,这个国家是世界最开明和最自由的国度。”从19世纪初一直到现在,美国一直是基督教世界最具宗教性的国家之一。

美国是传统的新教国家,至今新教人口还占总人口的57%。新教是宗教改革的产物,从它诞生的时候起,就教派林立,各国移民又将这些教派都带到了美国。美国的宗教中,新教派别是最多的。美国社会所表现出来的强烈的宗教性,在现代除了一些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之外,在全世界恐怕都是绝无仅有的。在19世纪上半叶的改革之风中,美国出现了群众性的宗教复兴,即第二次大觉醒运动。该运动以奋兴传道方式来激发信徒的宗教情感,大大促进了宗教生活的自由化、个人化和民主化。它被认为是17-18世纪初德国虔敬派和英国福音奋兴派在北美的回音。第二次大觉醒使美国教堂的人数猛增了一倍还多。无论从去教堂的人数还是从给教会捐款的数目来看,美国都是最宗教化的国家。宗教的价值观也由此渗透到社会政治的方方面面。

第二节 世俗化与宗教化

世俗化,是指国家在政治、经济、社会以及人们心理上已经摆脱了宗教影响或束缚的状态。在世人看来,美国就是非常世俗化的国家。世俗化一般表现为:一是政治与宗教的分离。政府不得参与宗教活动,国家公务人员的公务活动不得受宗教的影响。二是公民的绝对的信仰自由。三是社会生活不受宗教的清规戒律的束缚。从表面上看起来,美国国家和社会确实有以上的特征。因此,一般人都认为,美国是一个极端世俗化的社会,美国文化的主流是世俗主义、现世享乐主义,真正的宗教信仰在美国已经衰落,基督教在美国仅仅是一种传统习俗。

但实质上,美国是一个非常宗教化的国家,基督教在国家的政治生活、社会生活、国民心理上起着关键的主导作用。据调查,在美国有95%的人信仰上帝,其中,86%为基督徒,基督教徒中,60%的人为新教徒,28%的人为天主教徒,10%的人为东正教徒。其余信仰犹太教或伊斯兰教。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货币上至今印有“我们坚信上帝”的字样,美国的“爱国誓词”也说:“我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的旗帜以及它所代表的共和国,一个国家,归上帝主宰。”在美国的总统就职仪式上,新任美国总统也必须手按《圣经》,向《圣经》宣誓。这些做法,在世俗化成为主流的今天已经很少见,可能全世界范围内也就只有美国一个,这反映着美国人强烈的宗教情绪。美国自建国以来,历任总统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基督教徒。

第三节 自由主义制度

美国人民对于自由、民主、人权这些东西的热衷程度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从历史的层面来说,这是美国人的意识形态决定的。在美国,美国人的选民意识、天命意识和举国上下的对自由民主的招著,一直都是一种不容置辩的自我评判和价值判断,被认为是绝对有道理和正确的,是美国人的意识形态的主要构成内容。美国人认为,自由、民主、人权之好,是不容怀疑的,它们符合上帝的旨意,人的权利在自由民主的制度下获得了最大的保障。只要是不民主的,不自由的、反人权的,就是坏的。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民族,也无论其穷或富,民智是否开化,经济水平是否达到一定程度,民主都理应是该实现的社会制度,人权都应该是受到保障的。

在美国,民主、自由、人权等,是一个被绝对化了的、含有崇高和神圣的意义的词,意味着几代人的理想和奋斗精神及奋斗历程,就像前几十年在中国提起共产主义、老红军等这样的词一样,被绝对化和意识形态化了。人们看到,许多由别的国家跑到美国的流亡者,只要声称自己是民主斗士,就会受到百姓和有政府背景的人士的支持和爱戴。相反,只要你表现出不理解或不喜欢民主,你就会遭到感情上等各方面的冷遇。美国人认为,美国是体现上帝意志的国家,是上帝选中、受上帝祝福、体现上帝荣耀的国家,美国负有上帝赋予的使命,体现着上帝的意志,美国要做全世界的领导者,将世界引向光明和善良。这种选民意识和天命意识在美国的历史上不断地被表述,成为美国人的一种特有的自我认同。

首届总统华盛顿在给各州州长的信中说:“现在,获得了完全的独立和自由的美国人成了全世界最受人注目的角色,站在舞台中央。这个舞台,是上帝为了显示人的伟大与杰出而特意设计的。”里根总统说:“我们必须考虑到,我们应该像一座山巅之城,所有人的眼睛都注视着我们。所以,如果我们在所承担的这项使命中虚伪地对待我们的上帝,并因此促使他不再像现在这样保护我们,那么我们必将成为世人谈论的趣闻和笑柄了。”布什总统说:“在美国人的善良、理想和信念当中,无处不可以看到上帝的旨意。美国要做黑暗世界的灯塔”。美国人托克维尔写了一本书叫做《美国的民主》,里面形象地描写了美国人的自信和优越感,他说:“美国人在与外国人相处时,不允许说美国的一点坏话,并且无止境地渴望受到外国人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