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精通美国史 第十章 美国的科学技术和经济体制

 第一节 科教兴国战略 

 

进入知识经济时代,知识的作用将越来越大。与以往的经济形态最大的不同在于,知识经济的繁荣不是直接取决于资源、资本、硬件技术的数量、规模和增长,而是直接依赖于知识或有效信息的积累和利用。如自1993年以来,在美国工业增长中,约45%的是由以信息产业为主的高技术产业迅速发展带动的。在此后的3年中,高技术产业在美国GDP增长中的贡献率为27%。

知识经济是以高科技产业为第一生产支柱,以智力资源为首要依托的新型经济。知识经济具有经济发展可持续化、资产投入无形化、世界经济一体化、经济决策科学化等特点。知识经济的形成,大体来说有如下几个方面的特征:第一,信息技术作为经济技术体系的基础,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高技术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第二,以信息产业为主导的高科经技产业成为经济构成中的支柱产业;第三,从事信息和知识产业的劳动者占全部劳动者的大多数,知识型劳动者在社会发展中起主要作用;第四,知识和智力成为最重要的经济资源,知识和信息资源所起的作用超过物质和能源这两种传统工业经济中的基础资源,知识资源成为支持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力量。

在知识经济时代,科技的贡献率达到了50%,目前美国的这一比率估计已达到80%。进入知识经济时代,美国经济一直保持稳步增长。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劳动生产率是指单位时间内劳动的生产效果或能力,它是衡量一国经济发展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美国劳动生产率上升的主要推动力是高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到20世纪末,以信息产业为代表的高技术产业已成为美国经济的主导。正是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促进了产业升级,带动了美国经济成长,使美国的经济近年来一直处于领先地位。美国强大的经济实力正源于其背后的强大的科技实力。纵观20世纪科学技术发展所经历的三次重大变革,我们会看到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一直领导着当代科技发展的潮流。

发生在20世纪的第一次科学技术的重大变革是大体结束于1930年的以物理学为核心的科学革命。这场革命最伟大的成就是相对论和量子理论的创立。50年代半导体技术的突破和脱氧核糖核酸(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引发了世界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随后,原子能技术、空间技术、微电子技术、通信技术、生物工程技术、新材料研究等都取得了重大进展。这就是发生于二战后期到60年代的第二次科学技术的重大变革,这次重大变革又称为科技革命或产业革命。20世纪第三次科学技术的重大变革,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始于70-80年代的信息技术革命,它是以信息论和控制论为理论基础而兴起的新科技革命或新产业革命,如今这一新技术革命已经成为世界科技和经济发展的主流。有人说继发明语言、文字和印刷术之后,计算机革命带来了人类历史上第四次信息大爆炸。当代科学技术的每一次重大变革都伴随着科学和技术知识的爆炸式增长,都导致了一场新的经济高增长,而美国经济的迅猛增长也无不得益于其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

进入知识经济阶段,科技创新已成为发达国家经济持续增长的龙头。在美国,几乎所有的名牌企业,都十分重视不断开发新技术和新产品。他们认为只有抢占新技术和新产品的制高点,才能取得竞争优势。在美国扬名世界的贝尔试验室里聚集了5万名科学家,正是这些科学家为他们的公司创造了无数个“世界第一”。据统计,在美国的硅谷里,集中了7000多家高新技术公司的总部,世界上最大的100家高新技术公司中,就有20家在这里安营扎寨,如电脑公司惠普,软件公司微软,芯片公司英特尔等。硅谷的辉煌不在于它生产了芯片、电脑、软件等,而在于这里聚集了一大批世界上最具创新精神、创新观念和创造才能的人才。创新成为这里永恒的主题。

美国政府早就认识到新兴小企业是一支有力的科技创新生力军。195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小企业科技投资法案。自1958年-1969年间,联邦政府对科技创新型小企业的风险投资就有300亿美元之多,比同期的民间投资多三倍。今日美国的几家成名的大科技公司,如苹果、康柏、英特尔等在初创期间都是靠政府创设的科技投资基金成长起来的。在1982年后,国会又连续通过了三个与小企业创新研究与发展相关的法案,极大促进了美国的中小高科技企业的迅速发展。据报道,目前美国国民生产总值有37%来自中小型企业,中小型企业为全国劳工市场提供接近50%的工作机会。更加令人惊奇的是,大部分的新产品和新主意都出自小型企业。

在高新技术创新活动中,政府的政策操作具有较强的导向功能和驱动功能。克林顿总统一再说:美国政府的政策是,小政府,大投资,强国家。由于高新技术与美国国家的战略利益紧密相关,为了保住美国在某些高新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政府会及时出面干预协调。例如20世纪80年代初,日本在半导体工业方面已开始领先于美国,这给美国政府很大的冲击。美国由政府建立了协调机构,便于美国半导体行业实行技术、设备、产品的标准化,并由协调机构组织联合技术攻关,解决技术难题。由于美国政府强有力的参与,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在半导体领域又超过了日本。再如,为了保持住美国在信息领域的领先地位,白宫1997年又宣布了下一代因特网计划,将采用超高速的全光纤网络和宽带技术,传输速度要比现在快100-1000倍。美国诺贝尔奖得主众多,也为美国注入了良好的科技氛围。1950年-1997年,全球诺贝尔奖(限于物理、化学、生理及医学和经济学)得主共334人,其中美国人超过一半,共184人。

美国的经济之所以雄踞世界之首,不仅因为美国掌握有十分先进的科学技术,而且更源于在这背后的非常成功发达的教育。建国后,美国领导者就把教育当做立国之本,先后颁发了各种有关教育的法规,奠定了美国当今教育的主要格局。在高等教育方面,美国虽采用地方分权制,但并不意味着高等教育无所作为,通过立法,政府对高校具有很强的宏观调控效力。二战以后,美国高等教育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愈加紧密,产学研结合日益密切,走向了多功能、多形式、多样化和终身教育等立体发展的进程。1992年,美国教育支出占政府支出的14%,即使在今天也是世界最高水平。早在1990年美国全国的教育开支就超过了军费开支,达到创记录的3530亿美元,1992年,美国全国的教育总经费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在国际上也处于领先水平。1994年,美国人均公共教育支出为2304美元,中国则只有45美元。

美国著名的硅谷科学工业园区就是以美国斯坦福大学为主体发展起来的。在那里,围绕着斯坦福和伯克利两所主要的研究型大学,分布着3000多家高科技产业和许多研究开发机构。这种以科技力量雄厚的大学为中心,以高新技术产业群为基础形成的产学研“三位一体”的科技基地,既出人才,又出技术、产品,大大缩短了由高新技术发展的知识信息从创造加工到传播应用的周期。目前,世界各国都竞相借鉴美国的“斯坦福—硅谷”模式。美国各阶层对教育都非常支持,教育被美国全社会认为是生存的基础和生活质量的保证。

美国的“2061计划”的卷首语写道:“在下一个人类历史发展阶段,人类的生存环境和条件将发生迅速的变化。科学、数学和技术是变化的中心。它们引起变化、塑造变化,并对变化作出反应。所以,科学、数学和技术将成为教育今日儿童面对明日世界的基础。”目前,美国已经基本普及了初、中等教育。在美国,14岁以上成人文盲率为0.5%,初等教育适龄人口入学率为97.5%,而中国这两项指标分别为18.5%和55.5%。今天,几乎所有的5至17岁的青少年都进入了学校,而年龄在18-21岁的青年人有43%升入大学学习。1999年,克林顿提出了全美新的国民教育纲领,要求8岁以上儿童“能读能写”,13岁以上少年“能够上计算机网络获取知识”,18岁以上青年能够接受“大学教育”,成年人接受“终身教育”。美国提出的目标是到21世纪初将美国发展为群众性的知识社会,以适应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