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松奇谈---世界卷

19世纪60年代----欧洲的残酷扩张

 

19世纪60年代的伦敦,污染极其地严重,那会儿也没口罩,大家每天吸着煤烟、吸着粉尘就上班去了。伦敦那时候烧的煤恨不得占全世界的一半,但是那个时代人的认识特别有意思,他们认为煤尘不但没什么污染,而且有利于防止污染,那个时候的人坚持认为,污染都来自那些大自然的地方,例如生物和植物造成的污染,比如瘴气之类的,那些才是污染。还有些科学家说,你看这煤烧出来的粉尘里含有一些元素,这些元素还能中和空气中的有害物质,所以那时候的人天天吸着煤烟,还觉得特高兴。

明确意识到这是污染,已经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了,人们终于开始知道这东西叫污染。别说10世纪60年代了,伦敦一直到20世纪60年代还下酸雨,伦敦的污染也用了一百多年才治好,所以中国现在的环保部部长,现在焦头烂额,因为领导告诉他,必须马上把环境治理好。西方费了一百年的劲,才把这个事儿给治理好,而且还要把工厂都搬到第三世界去,才把环境治理好,咱们现在处于这么大规模的现代化进程中,这个事恐怕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

发展经济确实有很多很多的弊端,但是总的来说,那个时代它是带领世界向前走的。当然了,带领世界向前走不能光靠GDP,光靠GDP这个民族是不能称为文明的,有很多国家人均GDP很高,比如科威特、沙特,但是你不能说它们带领世界向更文明进步。那个时代的欧洲不光是工业文明,不光是蒸汽机,不光是电来了,不光是光明了,还有大量的思想大师诞生,例如我们的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还有叔本华、尼采,更重要的是,在19世纪60年代的序曲时期,也就是1859年的时候,震撼世界的进化论发表了。

进化论发表之前,原来欧洲的殖民者也好,帝国主义也好,很多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你看我们自己生活得越来越好,可是我们对殖民地还是有些愧疚的,包括之前讲过英国主动废除奴隶制,而且要求全世界废除奴隶制,还派舰队去非洲打击奴隶贸易等,但是进化论一发表可就不得了了。进化论发表以后,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西方列强进入到血腥、残忍、疯狂、无以复加的地步,为什么呢?进化论给了他们一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观念,意思是我是上帝选中的,所以我就是物竞天择里该生存下来的,你们就是在进化中,应该被淘汰的落后物种。这种思想是非常可怕的,它一上来就把对落后国家的一切暴行都合理化了。

当时英国的工业产值已经占全世界的30%多,19世纪60年代的时候,美国虽然内战,但是也占到了世界的17%左右,德国虽然还没统一,但德意志联邦这个地方奋起直追也占到了全世界的百分之十几。中国要是按钢铁、煤炭这些东西来排,咱就不聊了,你要是非把每个人的口粮算上,就是我们每个人生产的粮食都被自个吃光了,然后把这些吃掉的粮食加在一块,说我们中国的GDP是世界第一,那我也没意见。

清朝为什么腐败和落后?我觉得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就是清朝大兴文字狱,搞各种各样的迫害,导致知识分子噤若寒蝉,知识分子啥也不敢干,那他们能干点什么呢?这个大家都知道,宋朝有理学,明朝有王阳明,清朝最著名的学问是考据,知识分子天天就看金文,看古文,考据各种历史上的书,比谁肚子里考据的学问大,比谁认识的字多,比谁解释的字更全面,结果就变成了一个完全没有思想、没有哲学、没有世界观的这么一个朝代,这么一个国家。最后当西方的坚船利炮打进来,传教士带来了宗教,还带来了思想,宗教你还可以抵抗抵抗,义和团就杀了人家的传教士,但是人家带来的思想,你是没法抵抗的。

列强打进中国后,我们先是有一批人接受了进化论,接受了社会达尔文主义,他们拼命地改革、变法,还有一批人接受了列宁主义,接受了共产主义,接受了马克思主义,他们说,咱们既然自己没哲学,自己没思想,那我们就学别人吧。有人说,我们从有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概念后,才算开始学人家,其实从19世纪60年代,咱们就已经开始学了,一直学到20世纪60年代,大跃进、集体农庄等,其实都是在学,一直学到改革开放,一共学了一百多年,一直到现在仍然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19世纪60年代的时候,我们是真正地被揍了一回,应该这么说,从我们自己的屈辱民族史的立场来讲,鸦片战争永远是近代的开始。但实际上鸦片战争对清朝来说,并没有伤筋动骨,北京也没被占领,《南京条约》虽然赔了两千一百万银元,但当时清政府年收入过亿两,随便拉一个大贪官出来都能赔得起这个钱。五口通商,实际上也没真的通商,《南京条约》里头写得很清楚,外国人可以随便在广州城内定居、经商、营生,因为在那之前,外国人都必须住在广州城外,沿着珠江河边的十三行那个地方,他们也不能自己经商,只能找十三行的华人替他们去买卖商品,夜里也不能到广州城里乱走。但《南京条约》签订后的20年里,历届的广东巡抚也好,两广总督也好,从来就没执行过条约,他们从来就没让外国人进入广州城,所谓的五口通商,外国人到了每个地方都还是被百般刁难,经商环境基本上没什么改善。所以第一镒鸦片战争,实际上对清帝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影响。

真正对清朝皇帝产生触动的是1860年,我们叫第二次鸦片战争,虽然说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但其实跟鸦片真没什么关系。第二次鸦片战争主要是换约的问题,因为《南京条约》里有一个确实不太平等的条约—最惠国待遇,意思是,如果你跟其他国家签了比对我更优惠的条约,我有权力换约,这就相当于咱们现在WTO或者自由贸易中的『双边最惠国待遇』,反正你要是跟人家签了新的优惠政策,我就要求给我也享受一下。于是后来跟法国签了一个《黄埔条约》,英国就说,是不是我也得享受一下这个,那咱们就再签一份东西吧,后来美国也加入进来,俄国也加入进来,咱们签个《天津条约》吧。

英国跑到大沽口来换约,还有军舰武装示示威,也就没什么准备,结果吃了一个大亏,与大沽口炮台的清军炮战,死伤了百十号人,打沉了几艘船,清朝的对外战争出现了少有的一场小胜利。但这确实激怒了英法联军,于是英国就从印度、法国从阿尔及利亚调来了大军。这回英法联军是有备而来的,大沽口陷落了,天津也陷落了。

僧格林沁这个人我觉得还是有很大问题的,每次刚一打败的时候,他就决定我们不打了,我们签约。这次说到通州来签约吧,派谁签约呢?大家就说,就派个使团去签约吧,这个时候还没打到北京呢,实际上英法联军在很长时间里,并没有想占领北京。于是英法公使团就去签约了,结果被僧格林沁全抓了,抓了以后还严刑拷打,打死了十几个人。英法联军最高统帅额尔金伯爵彻底被激怒了,而且当时法军已经先进了圆明园,在里面抢了一天了,所以额尔金就说,我得惩罚一下中国,不过我不惩罚中国人民,我就把圆明园烧了吧。圆明园确定被毁得不轻,伟大的作家雨果写过文章痛斥英法联军,那个事当时在西方还是比较轰动的。

《南京条约》清朝根本没当回事,等到英法联军打到北京来。烧了圆明园,大家才意识到,原来这条约是有法律效力的,这才当了回事,还成立了抚夷局。后来这西方人都不干了,说我不来跟你们交涉,我没事来抚夷局交涉什么,我是夷吗,要你来抚我呀?后来没办法,咱就改名吧,改成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西方人这才说,那我可以来了,咱们可以交涉了,然后清朝就开始有外交官来了。总之,第一次鸦片战争对清朝没有什么影响,《南京条约》签订了之后,也没有外国的外交官到北京来,但是19世纪60年代,不但广州有洋人进去了,北京也有洋人来了,洋人来北京当了外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