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松奇谈---世界卷

TPP与欧洲难民危机

 

从咱们加入WTO到现在的十几年间,绝大多数贸易诉讼都是针对中国的,其实我们不习惯加入国际WTO,不习惯大家平等坐下来。中国自古以来就不习惯大家都平等,就是要不你跪,要不我跪,咱们必须得有一个老大才行。所以弄到最后,人家干脆就说,我们也惹不起您,那我们就不带您了,我们自己玩,然后人家就签了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当然了,我觉得他们自己应该玩不起来,因为中国这个大经济体摆在这儿,中国未来会发展成最大的内需市场,我们将会是最大的买家,所以大家不能不跟我们玩。

大家为什么都愿意带着美国玩?美国特简单,美国就是最大的内需市场买家,美国买全世界的东西,它买中国制造,它买韩国的手机,它买欧洲的汽车,它什么都买。这个世界就是谁买谁说了算,而美国是最大的买家。当年大英帝国强盛的时候,也是因为它有两亿多人口,从全世界买这买那,所以大家都用英镑,大家都用英国的制度。后来美国成了大买家,大家都用美元。总有一天中国会成为大买家,当你买全世界的东西的时候,你就有发言权了。到了那个时候,不论是货币制度也好,国际贸易制度也好,都得根据中国的需求来调整。

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TPP对中国人民还是有好处的,为什么呢?因为政府也希望中国成为最大的买家,让大家都来遵守我的规则。所以政府必须想办法,让中国人民解开钱包去买东西。老百姓的钱都套在房市里,您这房子90多项税,房价里70%都是税,这么高的房价,我把我这辈子积攒的钱都搁在这里了,我没法消费啊!所以,医保、教育、房价,这些政策是不是都要更好一点,让老百姓把自己的存款解放出来,踏踏实实地去消费,去花钱,去全世界旅游,买东西。让你的银行更开放,没有那些垄断银行来欺负我们;把电信开放了,不能再垄断,不用非得等总理发话了电信才降价;国企不补贴了;电影不再由中影一家独大,让大家在黄金周看到更多电影公司的更好作品,这样是不是中国人民会更得利呢?

TPP的成立,大概会让一些人生气,但是对广大的老百姓其实是有长远的利益的。有人说,这TPP是美国要围剿我们,我们赶紧跟俄国团结起来吧。我觉得这些人是想得太多了,大家都是生意人,没有人会故意跟谁过不去。而且我们跟美国的关系,才是真真正正解不开的关系。全美国人民都在使用中国制造的东西,中国人民也吃着肯德基,穿着耐克鞋,用着各种各样的美国品牌。互联网现在逐渐开放,美国的大互联网公司也在进入中国,两个国家的人民都在互相使用对方的产品和服务。华裔在美国做了州长、部长、参议员,那么多美国人在中国经商;美国到处都有唐人街,洛杉矶地区有七个城市都是华人的,奥巴马的弟弟在深圳卖烧烤,不论任何政治操作,不管什么阴谋言论,都没法解除中国和美国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

至于说到我们要跟俄国团结起来,我们跟俄国怎么团结?中国和俄国,除了老大们坐在一起喝喝酒,你看见哪个中国人用俄国的产品了?大家往周围看看,有人开俄国的汽车吗?还是谁用俄国的牙膏了?俄国人民用中国制造吗?俄国有唐人街吗,华人在俄国不要说部长和州长了,当村长的有没有?反正说白了,中国和俄国之间就没有形成过真正的关系,中俄贸易只有中美贸易的不知道多少分之一,少到可以忽略不计了。

俄国卖给我们点武器,后来它还不想卖给我们先进的武器,因为我们老拿来仿制,我们就卖给俄国点伪劣产品,假二锅头、假羽绒服等,也就这点联系了,哪有像中美关系这么千丝万缕,两边的血管都连在一起,没有这么深厚的经济关系,其他任何关系都是很脆弱的。所以不用担心,我们现在只要等待着那一天,中国人民拿出银行里的存款,去购买全世界的东西的时候,所有的问题就都会消失了。

这节的 话题是欧洲的难民问题。今天欧洲的文明得怎么来的?大家回头想一想,是不是应了那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现在还没让它还呢,就是让它吐出来一点而已。当年,法兰西占了小半个世界,英国占了大半个世界,德国也抢去了好多地方,意大利也殖民了好多地儿,包括比利时、荷兰,也就是大家很熟悉的八国联军,它们疯狂地扩张、掠夺、殖民,才让自己繁荣地、蓬勃地发展起来,奠定了今天的欧洲。现在大家老说东欧对难民不友好,西欧对难民好,德国、法国、意大利,都向难民敞开怀抱。其实原因很简单,西欧有负罪感,就觉得自己应该赎点罪。

你说东欧人招谁忍谁了?我本来就是受害者,我东欧先被你们肢解,原来我是奥匈帝国,奥匈帝国被肢解成那么多国家,然后冷战,东欧说我从来没殖民过任何一个穆斯林国家,波兰说,我自己还被灭过三回,包括俄国也是,当然俄国其实跟穆斯林还是有一些算不清的账,但它毕竟只是针对俄国境内的穆斯林。从历史上来看,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可苛求东欧人的,他们没有负罪感,他们没有奴役过别人,他们的华沙国产博物馆里不但没有穆斯林的东西,也没有埃及的狮身人面像,甚至人家连自个的东西,都被抢走了,放在柏林的博物馆、大英博物馆里。所以,东欧国家对难民的这种冷漠和排斥的态度,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西欧对殖民地一直以来怀着一定程度的负罪感,当然从某种程度来看,经济发展也需要大量的外劳,早在这次难民潮之前,西欧本来就有大量在殖民时期过来的穆斯林和有色人种等。西欧的大城市,巴黎也好,戛纳也好,摩纳哥也好,热那亚也好,你打开电视,最少都有十个穆斯林电视频道。所以你说穆斯林难民愿意往哪儿跑?他当然愿意往西欧跑,他要是跑东欧去,要看电视也没有,要看报纸也没有,要穆斯林社区也没有,要清真寺也没有,对穆斯林来说,没有清真寺是非常麻烦的,那你说他们跑东欧去干吗?

西欧里边,应该说德国是让我觉得很感动的。在整个19世纪加上20世纪上半叶这150年的过程中,压迫和奴役穆斯林人民的主要是英法两国,意大利也算一点点帮凶,它跑到北非整了点地,但德国还真的没有穆斯林地区有多少殖民地。但是德国有德国的负罪感,德国觉得自己愧对整个人类,这也是德国人比日本人强太多的地方。德国纳粹对人类犯下的罄竹难书的罪行,德国人民始终都背在身上,记在心里,所以大家可以看看,现在全世界出现任何人道危机的时候,德国都是最先给钱的。日本也不落人后,日本人其实心里也有负罪感,但是日本对自己的民族实在是太热爱了,日本爱自己干净美丽的羽毛,所以日本都是偷偷给钱。

而且德国不光是给钱,它还能敞开胸怀接纳这些难民,我觉得这是日本做不到的,这两个国家确实是很不一样,咱们讲过很多次地理决定论,日本民族也真是缺乏心胸。大量的移民已经都扎根德国了,在德国到处都能看见穆斯林。相比德国,我觉得英法最应该毫不犹豫地接纳这些难民,说实在的,整个穆斯林世界从兴盛转向衰落,最最重要的几次被重击,都是被英法重击的。奥斯曼土耳其是慢慢衰落的,那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奥斯曼土耳其最终被英法肢解,大量的原来属于奥斯曼土耳其的地方,都变成了英法殖民地。英法对整个穆斯林世界的掠夺和奴役,把穆斯林世界的不光是资源,不光是石油,不光是苏伊士运河,不光是红海,不光是这些东西拿走了,是整个民族的自豪感和士气都给摧毁了。现在大家去大英博物馆,去罗浮宫,看看里面有多少穆斯林上千年来最最珍贵的东西,这些东西目前都还在这俩博物馆里待着呢,所以我觉得英法对穆斯林国家是犯了最大罪行的。

回过头再说TPP。我们争议了很久的关于包围中国的TPP,川普一当选就废掉了,他早就说过,一旦上台肯定要废除TPP,他才不要搞什么自由贸易协定,因为自由贸易会把美国人的工作偷走。川普是生意人,他要做生意,他要赚钱,他也不保护日本和韩国,这对中国都是有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