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胜---心胜则兴,心败则衰

 一、强军之梦(1) 

 

胜利并非仅靠数量和装备

面前有一张表格:1936年底世界各大国陆军力量比较。当时中国陆军220万人,世界第一;日本陆军25万人,世界第八。此时距七七事变仅差半年多一点。半年以后,世界第一几乎亡于世界第八。

再往前翻。1860年,英法联军进攻北京,火烧圆明园用了多少兵力?英军18000人,法军7200人。区区二万五千人长驱直入一泱泱大国首都杀人放火,追其皇帝天不亮就仓皇出逃『北狩热河』。这恐怕在世界战争史上也算一项纪录。1900年,英、法、德、俄、美、日、奥、意八国联军进攻北京,国家倒是不少,拼凑起来的兵力却不足两万人。虽然京畿一带清军不下十几万人,义和团拳民更有五六十万之众,但是仍然无法阻止北京陷落和赔款四万万五千万两白银。以二万人索取四万万五千万两白银,这或许是世界战争史上的又一项记录。如果谁人多兵多谁就得胜,恐怕中国早已无敌于天下了。

无先进武备无法一战,有先进武备胜利便唾手可得了么?甲午战争中北洋水师7335吨的铁甲舰定远、镇远是亚洲最具威力的省重点利器,大清陆军之毛瑟枪、克虏伯炮也绝不劣于日军的山田枪和日制野炮,为何反倒败得更惨?抗日战争爆发时,中国陆军主力步兵师装备步枪6127支、轻机枪254插、重机枪75挺、迫击炮24门、步兵炮24门、野炮36门,堪称当时的世界水平,不也仍然一溃千里?胜利如果仅仅是人力与物力的算术和,旧中国的军事何至败得如此之惨。

美国军人对中国军人十分尊重

访美期间,我发现一个颇有意思的现象:美国军人对中国军人十分尊重。后来,我发现他们一个特点:尊重与他们交过手的对手,尤其是那些让他们吃了亏的对手。美国海军分析中心统计,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对外用兵次数超过240次。其中规模最大的有3次:1950年至1953年的朝鲜战争,1961年到地975年越南战争,1991年的海湾战争。三场战争,前两场都与遏制中国有关。三场战争中,朝鲜战争持续三年,用兵44万,美国官方统计死亡、失踪54246人;越南战争持续14年,用兵55万,死亡、失踪58209人;海湾战争用兵44万,43天解决战争,阵亡146人。

今天,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是在怎样的条件下与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作战的人。朝鲜战场上美军一个军拥有坦克430辆;我最初入朝的6个军,一辆坦克也没有。美国一个陆军师的师属炮兵有432门榴弹炮和加农炮,还可以得到非师属炮兵同类口径和更大口径火炮的支援;我志愿军一个师的师属炮兵仅有一个山炮营,12门山炮。美军一个步兵师拥有电台1600部,无线电通信可以一直到达排和班;我军入朝时从各部队多方抽调器材,才使每个军的电台达到数十部,勉强装备到营。美军运输全部机械化,一个军拥有汽车约7000辆;我志愿军入朝之初,主力三十八军只有汽车100辆,二十七军则只有45辆。空中力量的悬殊更大。志愿军当时不但没有飞机,连防空武器也极端缺乏。面对美军1100架作战飞机,志愿军当时只有一个高炮团,36门75毫米高炮,还要留12门在鸭绿江边保卫渡口。至于雷达则一部也没有,搜索空中目标全凭耳听和目视。

中国人民志愿军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艰苦奋战,迫使不可一世的远东美军总司令、五星上将麦克阿瑟丢官去职,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翻车丧命,硬把美国人打回到谈判桌前的。当时志愿军作战艰难困苦的情况,很多美国人直到现在也并不完全清楚。他们对曾与之对阵的中国军人怀有一种颇富神秘感的尊重。这种尊重是对实力的尊重。从他们的角度看,中国军队的实力更多地表现在排山倒海、坚韧顽强、奋勇冲杀和不惧牺牲的精神,他们称之为『谜一样的东方精神』。这就是两军的相识。志愿军以他们惊人的牺牲为我们这些后来者赢得了今日地位。我们千万不能吃尽这一老本,我们也应该为明天的中国军人留下点什么。

『大渡桥横铁索寒』

当时红一军团前锋直指昆明,而滇军主力全部调入川黔,昆明城只有一些团防及警卫部队,龙云十分恐慌。蒋通过空军侦察发现红军在昆明附近又掉头北上,故判定红军是声东击西,真正企图是强渡金沙江无疑,便令增援昆明的薛岳掉头向北。5月中旬,红军攻打会理城期间,蒋介石飞到昆明,在五华山龙云布置的房子里一住就是二十多天,部署大渡河会战。蒋介石电令刘湘以川军二十军全部及二十一军一部归杨森指挥,火速进至大渡河北岸防堵;令刘文辉部六个旅堵截红军,掩护薛岳部北进;令刘文辉二十四军主力布防大渡河北岸严密封锁。红军再一次陷入危险局面。

红军过金沙江后曾将追敌甩掉一周之遥,但在会理地区耽搁太久。从9日到14日夜,以整整六天时间强攻会理城,其间会理会议也开了两三天。待15日决定放弃对会理的围攻挥师北进时,时间优势基本已经耗光。再不抓紧时间抢渡大渡河,就真的要成为石达开第二了。大渡河是岷江的一大支流,出青海南部流入西康省后同小金川汇合,经过泸定桥至安顺场,折而向东流至乐山入岷江。河面宽200米,流速每秒4米,河水沿着十分险要的石壁向下奔泻,数十里路也不易找到一个渡口,大部分通过极为困难。红军把希望放在了安顺场。

5月21日,红军到达冕宁县泸沽地域后,即兵分两路。主力部队向安顺场进发。5月24日夜,红一师一团一营占领安顺场渡口。还好,搞到一条船。根据渡金沙江的经验,刘伯承寄希望于对岸。红一军团一师一团一营组织的强渡开始了。以二连长熊尚林为首的十七勇士登上了第一船。船在猛烈火力掩护下向对岸冲去。强渡成功了,但对岸再没有发现船。一船最多坐四十人,往返一次一个多小时,每日夜顶多也只能渡过五六百人。靠这条船,全军渡河要一个多月。杨得志的红一团于26日上午渡河完毕时,追敌薛岳纵队已经进抵西昌以北的礼州,杨森的第二十军先头部队已达金口河,离安顺场只有几天的路程了。

军情十万火急。蒋军的飞机在空中撒传单:前有大渡河,后有金沙江,朱毛红军插翅难逃。5月26日中午,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来到安顺场。全军集中在安顺场渡江已不可能,便决定将一军团分为两半:一师和干部团在安顺场渡河,编为右纵队,由刘伯承、聂荣臻指挥,沿大渡河左岸前进;二师和五军团编为左纵队,由林彪指挥,循大渡河右岸前进;两路纵队沿大渡河夹岸突进,火速抢占泸定桥。大队红军随左纵队前进,从泸定桥过河。若泸定桥也不能过河呢?毛泽东用并非轻松的口吻说道:『假如两路不能会合,被分割了,刘、聂就率部队单独走,到四川去搞个局面。』

刘伯承、聂荣臻率右纵队于5月27日出发,向320里外的泸定城疾进。平均每天行军一百余里,途中还打掉了瓦坝驻防刘文辉的一个团,龙八布防的刘文辉的另一个团加旅部。30日凌晨两点,刘、聂的右纵队赶到泸定城。林彪的左纵队已经在九个小时前夺占了泸定桥。林彪的速度更快:昼夜兼程二百四。28日清晨,一军团二师四团接到军团『限于明天夺取泸定桥』的命令。林彪率领的红一军团,向来以运动神速著名。但是在大渡河面前,以过去一天一百六十里的速度已经不能完成任务了,现在需要昼夜兼程二百四十里。而且赶到后要立即发起战斗,夺取天险泸定桥。6月29日清晨6时,红四团赶到泸定桥。团长王开湘指定二连任突击队,连长廖大珠任突击队长。参加突击队的共22名共产党员和积极分子。下午4点总攻开始。廖大珠带领二十二勇士背挎马刀,腰缠手榴弹,攀桥桥栏、踏铁索向对岸冲去。

对安顺场十七勇士的奖励,是《红星报》和《战士报》报道了他们的姓名。所以我们今天能够一个一个记下这些名字。而泸定桥二十二勇士只留下三个人的姓名。对泸定桥幸存的十八勇士的奖励,是每人一套列宁装,一个笔记本、一支钢笔、一个搪瓷碗、一个搪瓷盘和一双筷子。两路红军终于会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