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胜---心胜则兴,心败则衰

一、强军之梦(2)

 

非战争军事行动

非战争军事行动,指军事力量运用于除战争行动之外的其他军事行动。今天的世界大不一样了。不仅是冷战时期相互毁灭手段的出现,也包括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全球性军事对手消失,作为武装力量在新条件下运用的新形式,『非战争军事行动』理论由此而生。1993年,美国陆军《作战纲要》用一个章节的篇幅首次论述『非战争军事行动』理论。其含义是:美军将在新的国际环境下参与国际维和、强制维和、人道主义援助、反恐怖、禁毒等不波及战斗的军事行动,作为打赢两场大规模战区战争的重要补充。

1995年,美军以参联会主席名义颁布《非战争军事行动纲要》,美军参联会同时制定了6部波及反恐、维和、缉毒、撒侨、国际人道主义求援等多项行动的纲领性文件。2001年,美国《联合作战纲要》具体列出18种非战争军事行动样式:1、军备控制,2、打击恐怖主义,3、对禁毒行动的支援,4、执行制裁,5、强行隔离,6、确保航行和飞行自由,7、国外人道主义援助,8、国内支援行动,9、国家援助,10、非战斗人员撤离行动,11、和平行动,12、护航,13、救援行动,14、显示武力行动,15、打击与袭击,16、对暴乱行动的支援,17、反骚乱行动,18、后果控制。

『一跃而起』的能量

抢险救灾,是非战争军事行动的重要内容。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我军表现出很快的反应速度。地震发生13分钟,军队应急机制启动。地震发生2小时零7分钟,成都军区的两架直升机冒雨起飞,察看灾情。地震发生5小时30分钟,以某集团军工兵团为主组成的中国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共227人乘专机赶赴灾区。地震不到10小时,1.2万名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进入灾区展开救援。5月13日,又有1万余名官兵及救灾装备空运至成都地区,中国航空史和我军历史上单日空运兵力最高记录被改写。5月15日,我军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直升机行动在川西北展开。

2005年6月,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布《军队参加抢险救灾条例》,规定了军队参加抢险救灾的主要任务等。在这些任务中,『一跃而起』的反应速度在其中占有了特别的分量。从客观因素看,首先因为灾难救援中挽救生命的时间实在有限。其次因为灾难中局面容易失控,如果前期不能控局,后期处理成本将十分高昂。这就是为什么中外专家普遍认为灾难发生最初几个小时的动作,决定整个灾难处理的成本的原因。从主观因素看,因为军队具有力量集中、分布广泛、机动方式多样、指挥高度统一的特点,这些都是快速反应的基本要素。正因如此,军事力量历来是应对突发灾难事件的首要手段、关键手段和最后手段,其作用无法被其他力量所取代。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救灾行动之所以得到国内外一致好评,核心就是一个『快』字。我军救援与战场作战虽然大不相同,但指挥调度却异曲同工。1998年的抗洪抢险斗争,是抗美援朝以来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也是渡江战役以后长江流域最大规模的兵力集结。当时长江、嫩江、松花江共投入兵力36万人,动用车辆23.68万台次,舟艇3.57万艘次,出去各型飞机1289架次。广州、济南、南京、成都、沈阳、北京等六大军区和海军、空军、二炮都直接参与了抗洪抢险。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救援,则是建国以来部队集结最迅速、兵力使用最密集的一次。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全军和武警部队共投入兵力13.4万余人,民兵预备役人员7.5万人,动用车辆32.6万台次,出动各型飞机4549架次空运,空投物资6731吨。

实现这样远距离大规模的力量调动和集结,除了指挥调度能力外,国家和军队的机动输送能力不可或缺:一是军队的陆上摩托化机动能力,二是军队的空中投送能力,三是国家的铁路输送能力,四是国家的战略空运能力。没有这样的能力,短时间内数万甚至是十万大军云集灾区是不可能达成的。快速反应的最终标杆是及时到达灾区第一线。当山体滑坡阻断摩托化行军的时候,当烟雨迷蒙影响直升机飞行的时候,解放军进入灾区的步伐没有中断。这是非战争军事行动中我军获得的光辉与荣耀。

寻找短板

我军也存在需要进一步提升和强化的方面。第一是空中机动,特别是通过直升机机动超越复杂地形障碍的能力。汶川大地震造成公路、铁路阻断,地面交通网线严重受损,出现了直升机大显身手的好机会,但我军装备直升机数量少,成为救灾突击力量的明显短板。

当今世界发达国家的陆军平均每万名官兵装备直升机在100架左右,全世界平均每万名陆军官兵装备直升机也达到14架,我军陆军每万名官兵平均装备的直升机数量甚至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这种差距,在汶川大地震救援中被明显感觉出来了。2005年,美国政府和武装力量针对『卡特里娜』飓风灾害的救援行动虽然姗姗来迟,但因为拥有大量直升机,一旦到位,24小时内就进行了超过1000架次的直升机起降。可以看出,其航空管制能力很强,可以指挥如此大密度和高强度的空中行动。

第二是远程投送能力。国内救灾的兵力调动,我们可以依托国内公路网、铁路网,还可以动用各大航空公司的空运力量,那么超出国境线的国际救援行动呢?中国作为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承担有大量国际义务,完成国际救援任务在所难免,军队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决不会仅限于国内区域。以2005年印度洋海啸国际救援为例,当时各国出动的力量如下:英国:3艘舰船,6架大型运输机,2架直升飞机,380人;美国:2艘航空母舰,3支救援舰队,19艘各类型舰船,90架直升飞机,13000多人;法国:1艘航空母舰,6架直升飞机,1000多名官兵等。而中国的国际救援队由国家地震局救援队、某集团军工程部队、武警总医院有关人员组成,共计230人。而且,230人的中国国际救援队乘国际航班抵达印尼,最后是转乘新加坡提供的美制『大力神』运输机,才抵达救灾第一线的。参加救援行动的中国同志回国后万分感慨: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也必须具有像样的远程投送能力。所以大飞机项目在中国终于上马。

第三是复杂条件下的信息保障能力。就覆盖范围来看,可分为『小』信息能力和『大』信息能力。『小』信息能力即地区内的通信能力。『大』信息能力指从更大范围把握特定区域宏观情况的能力。汶川大地震中,我们国家共有9种型号的15颗卫星为救灾提供支援,但其中的遥感遥测卫星不多,特别是由于最初几天灾区上空阴云密布,只有雷达探测卫星的波束才能穿透云层拍回地面图像,使我们在救灾的初期阶段通过太空了解掌握灾情的能力受到很大限制。我们成功进行了载人航天飞行,成功开展了嫦娥探月工程,但国家在轨卫星数量少、军用卫星数量更少的现实和探测感知手段不多、能力不强的现状,在救灾过程中显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