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胜---心胜则兴,心败则衰

一、强军之梦(3)

 

非战争军事行动与核心军事能力

在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的今天,武装力量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已成为当今世界军事发展的共同趋势,许多大国都把军队执行与完成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作为军事变革的重要方面,强化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也成为军队建设的新兴领域。但仍然需要强调两句话:

第一句话是: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并非军队的核心军事能力。就新世纪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来说,核心军事能力依然是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能力。我们依然需要牢记我军存在的『两个不适应』:现代化水平与打赢信息化条件上的局部战争的要求还不相适应;军事能力与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要求还不相适应。离开了这一核心能力,其他能力只有成为摆设。

第二句话是: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检验、培育和辅助生成军队的核心军事能力,是新形势下增强我军核心军事能力的重要途径。特别是和平时期,非战争军事行动成为我军经常性、现实性的重要任务,遂行这一任务的过程,就是对我军现有理论、机制、装备、训练的检验过程。例如,抗震救灾不是打仗,近似打仗,是一场大规模的联合作战式的非战争军事行动,是对我军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的一次难得的实践锻炼。

空降兵的力量

飞行器与陆上力量的结合,使一个全新的兵种从天而降—不论是伞降还是机降。这就决定了这个新兵种并非通过传统陆军猛烈的火力、厚重的装甲、沉重的辎重显示其威力。它的优势集中体现丰跨越、速度、突然性和瞬间爆发力这些关键要素之上。这也决定了这个新兵种是一个处于陆军和空军结合部的兵种。它以空军的运载工具、空军的行动空间和空军的飞行速度,遂行陆军地面军事行动任务。这个年轻的、全新的兵力应该归属于陆军还是空军?抑或做一个独立的兵种独立遂行作战任务?这至今在世界各国还没有统一。

新中国的首支空降部队成立于1950年,当时称为空军陆战部队,直接目的是准备用于解放台湾。20世纪60年代初组建空降军,则是因为台海、中印两个战略方向形势紧张,必须组建和增强具备战略机动能力的部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之中,空降兵具有全域机动、隐蔽快速、远程直达、非线式作战、精确打击等特点,十分有利于国家在和平年代复杂的内外安全形势中,实现静态威慑与动态出击的有机结合,从而把握斗争的主动权,营造有利于己方的安全态势。大国的安全实践证明:一支强大的空中突击力量不但可以作为国家战略重拳,而且是塑造形势、慑止战争的重要力量。特别是传统战争中逐步升级、大规模毁伤、无休止缠斗、不获全胜不罢休的作战方式,日益转化为在有限时间和有限空间,采取有限手段、实现有限目标的全新军事斗争方式。过去的『大吃小』---以兵力、火力、装备的全面优势战胜对手---正在变成今天及今后的『快吃慢』--在有限时空条件下惟快速反应、快速输送、快速行动,用快速果敢的战役战术行动达成战略目的---成为新世纪维护国家安全的关键军事能力。正因如此,地面力量的空中突击化成为发达国家军事力量发展的普遍和主要趋势。

近些年来,我空降兵部队以快速机动部署、联合军事演习等对敌威慑行动,以及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也要看到,任何制胜法则的产生都是需要条件的。空降兵有效突击的基本条件,一是空中投送的条件,二是掌握制空权的条件。前者要求具有大规模或较大规模空中投送作战部队的能力,后者则要求能够在特定区域基本掌控制空权的能力。这两个能力不具备,大力发展空降兵就成为空谈。而这两个条件长期以来一直是我军的短板。我军空降兵建设长期发展缓慢,重要的制约因素就是基于此。另外一个制约因素,就是思维。我军长期以『不打批一枪』的行动准则,以『后发制人』为历史经验,无形中从主观思维上限制了空降兵这支从来强调孤军深入、以少胜多,从来要求先发制人、先声夺人的新军种的军事动用和发展。

技术理解力—现代建军的瓶颈

什么是技术理解力?简单地说,就是能够懂得、明白和感悟技术中所显现和蕴含的全部意义。对技术的不同理解和感悟所产生的不同效用,不但导致完全不同的应用和发展方向,其结局也大相径庭。比如火药是我们中国人的发明,但我们发明火药并不是为了拿它去打仗。在中国,火药只是炼丹长生的产物和驱鬼敬神的信物。我们没有想到火药经阿拉伯传入欧洲后,被装入枪筒推动弹丸射杀对方。再比如罗盘也是中国人的发明,但我们发明罗盘是为了看风水,为了判明何处好建屋。我们同样没有想到,欧洲人把我们发明的罗盘装到他们的船上去扬帆远航,先探索世界,然后征服世界。

因此,说中国因科技落后导致国力落后最终被迫挨打,也许是一种过于简单的说法。这种说法并不能令人信服的解释:为什么前来征服我们的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其威力巨大的火炮本身依赖中国人发明的火药,其远涉重洋的战争指向本身也依赖于中国人发明的罗盘。当然其中还包含有其他很多因素,但对同一技术完全不同的理解和运用所产生的巨大差异也是显而易见的。

航空技术开拓了三维空间。今天引领性的技术,是正在开拓四维空间的信息技术。如果思想仍然停留在二维空间,怎么去谈今天的技术理解能力,怎么去运用今天的技术理解能力完成军事创新。任何人都不可能懂得所有技术,但必须能够理解技术的含义,明白它所带来的冲击和影响,感悟它所开拓的发展方向。这一点对我们尤其重要。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们的传统军事学轻视技术、脱离技术的倾向明显。必须克服这个瓶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