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胜---心胜则兴,心败则衰

二、将帅之风(5)

 

粟裕,那顶耀眼的军人桂冠

这是一组令人荡气回肠的电报。『粟令:一纵所有机动部队及陶、王纵歼击二十五师,复浮山可放』;『粟令:八纵解决芦山,九纵孟良崮已占,四纵解决600高地,合力打芦山』;『粟令:王建安指挥二纵及八纵向南出击八十三师,改成包围』;『粟令:停止攻击二十五师、八十三师,续肃七十四师,明午前完成』……一道道震撼山岳的命令。1947年5月,华东野战军在孟良崮围歼敌军王牌部队---整编第74师当天,指挥这场战役的华野战将粟裕,发出了这一组电报。字里行间无不充满军令如山、斩钉截铁的歼敌意志,无不洋溢横扫千军、所向披靡的夺胜气概。

那是解放战争最艰苦的年代。在中国两个前途两种命运的史无前例的大决战中,粟裕的战争指挥艺术发展到光辉的顶点。苏中战役、宿北战役、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沙土集战役,从1946年7月到1947年9月,短短14个月,他率领华中和华东野战军大的战役进行了六次,中小战斗不可计数,是华东战区成为吸引敌军最多,消灭敌军最多的战区。其后是更大规模的豫东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占领南京、解放上海、挥师闽浙。整个解放战争期间,无论是敌人的全面进攻还是重点进攻,也不论是我军的战略防御、战略反攻,还是战略决战,伴随粟裕的始终是胜利。1949年9月,新中国成立前夕,刘伯承评价说,粟裕同志百战百胜,是解放军最优秀的将领之一。

刘帅的评价是一个军人追求的最高荣誉。革命战争年代,粟裕之所以受到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的极大器重,根本原因是他敢于战斗、善于战斗:不战则已,战则全歼;不斗则已,斗则必胜。在长期劣势兵力与敌重兵集团周旋过程中,其求战愿望之强烈,取胜决心之坚强,古今罕见。军人与战争是千古话题,胜利与失败是千古话题,如果军人的辉煌仅仅与战争有关,与胜败有关,那么战争结束了,战场寂静了,军人生涯只有变得寂寞黯淡。

粟裕曾经有过寂寞,但他从不因此转投别的场所。他终生不善牌局,不善棋奕,不善跳舞,不善祝酒。胜利了,进城了,别人在繁华的大街上逛商店看商品,他还在琢磨这个街区怎样攻占,那个要点如何固守。别人开始对军衔轿车住房排场产生更大兴趣,他最心爱的还是手枪、地图、指北针。别人因江河巨流和名山大川的锦绣风光,引发无限感慨,他眼中的这些,皆是过去发生过战斗,未来仍可能发生战斗的场所。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他想把自己对未来战争一些想法写出来,报告党中央中央军委。但他的观点与当时占统治地位的观点相冲突,甚至相对立,为他执笔的同志犹豫再三,最终不敢落笔。多少人因此向现实局面悄然低头,多少叱咤风云的战将因此悄然回顿,任周生光彩,落满利害的尘埃,任奔腾思绪,蒙上荣辱的蛛网。粟裕没有萎顿,他把纸和笔朝自己夫人面前一推,说我口述你写!

1947年,延安总部发言人评价苏中七战七捷时说:『粟裕将军的历史就是一部为民族与人民解放前苦奋斗的历史。』那是在光明与黑暗决战的关键时刻,对于一个敢于战斗,敢于胜利的战将的评价。今天我们感叹他百战百胜,讴歌他百战百胜,是否能够真正明白他为何能百战百胜?当他随手拿起身边的茶杯、烟缸、棋子,对周围人如数家珍般摆拍出古今中外重大战役的时候,当和平时期数十年如一日,每晚就寝他都将衣服鞋袜仔细放好、一旦有事可随手摸到的时候,当生命垂危之时靠别人帮助穿衣服了,他还要按照军人要求把衬衣毛衣整整齐齐扎进裤腰的时候,他的生命仍然是一支燃烧的火炬。

战将帕夫洛夫,一颗被遗忘的流星

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不知有多少已经举办和将要举办的盛大规模庆典,鲜花礼炮,王府游行,除了把木材其,和雪片般贺词带来的光荣和尊严,也同样不应当忘记那些虽然与节日气氛不符,但却值得永远记取的沉重教训,今天就在这里提出一个人,二战初期苏军的巴甫洛夫大将,如果问朱可夫是谁,即使苏联已经解体,这个名字在俄罗斯在欧洲,以至在世界也广为人知,如果再问帕夫洛夫是谁,即使苏联不解体,这个苏军叫你的名字在他的。我也无几人知晓。

他本来与朱可夫齐名,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说还超过朱可夫。帕夫洛夫和朱可夫,是20世纪30年代苏联军队里崛起的两个新星。20年代末期,苏军在总参谋长图哈切夫斯基主持下,组建了两个最早的坦克试验团。斯大林和图哈切夫斯基从全军选出两个优秀团长,一个是朱可夫,另一个就是帕夫洛夫。从此之后,他们两人凭借担任苏军最早的坦克部队领导者的身份,扶摇直上,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均担任大军区司令的领导职务,先后被授予苏军大将的军衔。帕夫洛夫和朱可夫这两位苏军最早的装甲机械化部队领导者,肩负着斯大林莫大的希望。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帕夫洛夫从西班牙回来后,这位苏军头号坦克战专家,长期研究、试验、发展这一新兵种的领导人,竟然搞出一份要求取消坦克军的报告。没有人怀疑帕夫洛夫的专业能力。正因如此,人们就更难揣测:帕夫洛夫之所以如此,有多少是产生于西班牙内战中的军事错觉,有多少是产生于苏军大清洗中的政治敏感。

1937年2月至3月,苏共中央全会后,开创红军机械化部队建设的苏联元帅、副国防人民委员图哈切夫斯基被指控为德国间谍,同时被指控的还有部分思想敏锐、对西方军事理论比较关注或干脆是具有部分德国血统的高级将领。清洗『德国代理人』的行动继续扩大。全军195名师长中110名被枪毙,220名旅长中枪毙了186名。海军舰队司令员,只留下一名,航空国防委员会和化学国防委员会的领导人几乎全部遭到清洗。当时苏军内部发生的大清洗,其规模和范围都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抓德国间谍、清洗德国代理人,除了红军高级指挥官外,必然主要集中在西部几个地区。

帕夫洛夫不但长期在这一地区工作,还比别人多了一层关系。他是在德国间谍图哈切夫斯基的机械化建军政策下选拔和成长起来的干部,他的军事实践似乎就是图哈切夫斯基军事理论的证明。但随着图哈切夫斯基被枪毙,他主持制定的理论也被贴上了政治标签,谁也不敢再在向这里靠近。坦克军,这种毫无先例的大型机械化编组形式,无论军事上是否可行,作为支撑图哈切夫斯基军事理论的支柱,首先在政治上就遭到了怀疑。帕夫洛夫是个十分机警而且十分聪明的人,在斯大林信任图哈切夫斯基的时候,一切都还好说;但图哈切夫斯基突然成了斯大林的敌人,既是斯大林学生又是图哈切夫斯基弟子的帕夫洛夫,其处境之微妙也可想而知。

悲剧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西班牙内战似乎产生了一些于大规模运用坦克不利的战例,但国内明显地出现了反对图哈切夫斯基军事理论的需要。斯大林急于让红军与图哈切夫斯基的『西方资产阶级军事思想』划清界限,一些老一代将领也乐于相信并且力图让斯大林也相信,红军传统战法并未过时。在这种情况下,再也没有比帕夫洛夫这样既得到斯大林信任又是图哈切夫斯基理论的实行者,跳出来『反戈一击』更能说明问题的了。1939年11月,苏联总军事委员会不顾苏军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和刚从远东对日作战胜利归来的朱可夫的坚决反对,决定向帕夫洛夫大将提议:从苏军的编制序列中取消坦克军的编制。这时,作为一个长期参与并主持苏军装甲兵建设的坦克专家,帕夫洛夫竟然断言利用坦克集群奔袭敌人后方不可能取得胜利,以一个反对使用坦克做大纵深机动作战的坦克专家的身份被记入军事史册。

1941年6月22日凌晨3时15分,德国对苏联发动全面进攻。德军进攻的主要突击力量是3350辆坦克,分布在四个装甲集群内。进攻帕夫洛夫西部特别军区的是两个装甲集群,向苏军防线的深远后方做向心突击,在纵深400公里处的白俄罗斯首府明斯克收拢钳品,完成对帕夫洛夫西部特别军区改编的西方方面军的合围。6月27日,战争爆发的第五天,德军第二和第三装甲集群在明斯克会师,帕夫洛大将的两个集团军全部、一个集团军大部共计22个步兵师和相当于7个坦克师、6个机械化旅的兵力,陷入德军合围之中。西方方面军领导成员立即全体乘飞机被召到莫斯科。7月1日,除政治委员以外,方面军司令帕夫洛夫大将等高级将领被送交军事法庭,判处死刑。7月8日,包围圈内的苏军部队消耗殆尽。与此同时,帕夫洛夫大将及其主要指挥人员在后方被执行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