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胜---心胜则兴,心败则衰

二、将帅之风(6)

 

战将朱可夫

当帕夫洛夫悲惨陨落的同时,朱可夫却如此耀眼地冉冉升起,两人命运的差异到底在哪里?最初看上去,他们两人相同之处甚多:同时出任最早的坦克试验团团长,同时担任大军区司令,同时被授予大将军衔,同样深受斯大林信任,同样在苏军中享有崇高威望。甚至在希特勒入侵苏联最初的困难岁月,他们遭遇表面看也有些相同。1941年7月初,帕夫洛夫因其指挥的西方方面军全军覆灭而被执行枪决。同月底,朱可夫因提出放弃基辅,被解除苏军总参谋长的职务。同一个月,斯大林培养的这两颗新星似乎都已陨落,失去了他的信任。但朱可夫与帕夫洛夫不同的命运,恰恰从这些表面看来似乎相同的地方开始。

帕夫洛夫被枪决,源自他出于种种原因,错误地估计判断上眼前这场战争。朱可夫被解职,则源自他对战争的严酷性和局面的严重性不但做出正确判断,而且敢于坚持自己的这一判断。当时作为苏军总参谋长,他认为在西方方面军覆灭、德军已经形成中央突破的形势下,坚守乌克兰的西南方面军虽然作战卓有成效,但在整个战线上形成一块巨大的突出部,容易陷入德军从南北两个方向的切入合围,所以必须尽快后撤,放弃基辅。

乌克兰是前苏联的粮仓。基辅是俄罗斯文明的发源地。战争爆发以来,西南方面军作战一直是整个苏军中最好的,顶住了德军向乌克兰的强有力进攻。这种情况下朱可夫竟然提出放弃基辅的建议,斯大林的第一个反应是:你在说什么?把基辅交给敌人?!第二个反应是:简直是胡说八道!此时朱可夫本来可以像他的继任者沙波什尼科夫那样,只要统帅做了决定就不再吭气。然而,朱可夫真正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一个人坚持自己的意见,为此宁可放弃总参谋长职务。他真的失去了这个职务,被派去担任预备队方面军司令员。

后来的形势发展如他所言。9月上半月,德军发起基辅战役。斯大林命令不惜任何代价守住基辅,使苏军部队未能及时撤出包围圈,庞大的西南方面军后方被德军两个装甲集群的南北对进所切断。德国人使用的方式与两个月前围歼帕夫洛夫的西方方面军几乎完全一样,不过这次苏军损失更为惨重:明斯克对帕夫洛夫西方方面军的合围,使苏军损失了将近30万人;德军基辅一役对西南方面军的合围,苏军损失兵力达60余万之多。即便二战结束后,该役也仍然被德国陆军战史称为『世界战争史上最大规模的陆上合围战役』。

正是通过这一役的惨重损失,让斯大林真正看出了朱可夫的价值。当时的局面确实异常严峻。在德军的装甲突击下,很多苏军将领没有完成他们对斯大林做出的许诺。他们未能按照到达指定位置,未能及时阻止德军挺进,未能掩护好友邻侧翼,未能实现先前一再保证坚决实现的反冲击。德军一次又一次出乎苏联领导层预料地向前挺进,首都莫斯科面临的危险与日俱增。在这种情况下,朱可夫被从列宁格勒保卫战战地紧急召回接掌西方方面军,肩负起指挥莫斯科保卫战的任务。这无疑是朱可夫一生中责任最重大、任务最艰巨、考验最严酷的时刻。特别是当第五、第四十三和第四十九集团军放弃莫扎伊斯克防御地带的主要防线、德军在苏军防线中部地区实现纵深突破后,莫斯科的紧张气氛达到高峰。

斯大林决心坚守莫斯科。但莫斯科能否真正守住,他并没有把握,特别是过去坚守基辅的决心不但未能实现,而且还遭受到空前损失,这对这位苏联最高统帅的决策信心不能不产生重大冲击。此时的斯大林已经相信,在朱可夫那里能够听到真话。斯大林亲自打电话给朱可夫,提出他平时最不愿意说出、内心深处最痛苦的一个问题:能不能够守住莫斯科?他对朱可夫说:『我怀着内心的痛苦在问你这个问题,希望你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诚实地回答。』斯大林要求朱可夫不是以一名苏军高级将领,而是以一名共产党员的身份回答这个问题,其分量之沉重可想而知。

仅仅三个月前,朱可夫坚持要求放弃基辅,并因此失去总参谋长职务。此时面对斯大林以共产党员对共产党员的坦诚,朱可夫沉默了一会儿,一字一句地回答最高统帅:『我们能够守住莫斯科。』朱可夫军事生涯中先后指挥了无数个战役,包括辉煌的攻克柏林大会战,但没有哪一次战役像莫斯科保卫战这样关键,没有哪一句话如『我们能够守住莫斯科』这样字字千钧。

战将基尔波诺斯:死不瞑目

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三位苏军将领已经写了两位:因战败被枪毙的西方方面军司令帕夫洛夫,因战功四次获得『苏联英雄』称号的朱可夫。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战胜过也战败过的苏军西南方面军司令基尔波诺斯。战争开始时,帕夫洛夫和朱可夫的军衔都是大将,基尔波诺斯的军衔是上将。但就是这位上将,在卫国战争初期连续获得连朱可夫都想不到的胜利,成为苏军在最好艰难阶段作战最有成效的将领。但西南方面军最终也和帕夫洛夫的西方方面军一样被德军围歼,战死疆场的基尔波诺斯也和军法判处枪毙的帕夫洛夫一样,永远被胜利的庆典遗忘。

1941年,希特勒进攻苏联时,相当一部分苏军高级将领对德军的『闪击作战』极不适应,首先进入战争的西部边境各军警各部队普遍损失严重。但即使在战争初期的西部各军区中,也并非没有有力的指挥员有力的部队,完成对德军的坚强防御。基尔波诺斯上将领导的由基辅特别军区改编的西南方面军在战争初期的出色作战,就是一例。西南方面军的兵力共计有32个步兵师、3个骑兵师、16个坦克师和8个摩托化师,大部分装甲机械化力量集中在第五和第6集团军内,这两个主力集团军指挥员都是优秀人物,特别是第五集团军司令波塔波夫少将。

基尔波诺斯是一位不但精明强干,而且颇有主见、善于夺占先机的方面军指挥员。战争爆发前夕,当别的军区和方面军的大多数指挥员都在大城市的司令部内坐等莫斯科指示,基尔波诺斯已经进入在帖尔诺波尔的指挥所了。6月22日0时30分,战争爆发前两个小时,苏军总参谋部发布『武装部队进入战斗准备』的命令,基辅特别军区直到战争开始后也没有收到这一命令。但6月22日凌晨2时30分,在战争爆发前35分钟,基尔波诺斯已经向其属下的所有司令部和其他机构下达了命令:『以一切手段抗击德军进攻!』基尔波诺斯首先使进攻利沃夫的德军第十七集团军遭受挫折,结果整个德军第七集团军的初期战果甚微。

西南方面军虽然卓有成效,但随后一系列问题的发生,给基尔波诺斯的西南战区带来极大被动。一是基尔波诺斯的右翼—帕夫洛夫大将指挥的西方方面军作战失利,整个方面军在明斯克方向遭德军围歼。二是基尔波诺斯的左翼—秋列涅夫大将指挥的南方方面军作战失利,在乌曼地区遭德军重创。两翼失利,夹在中间的基尔波诺斯被突出出来,西南方面军才按照总参谋部的命令全线后撤。撤退行动也组织得非常好,德军无法占到便宜。

万分可惜的是,基尔波诺斯率领的这支在战争初期表现杰出的西南方面军部队,由于种种原因,最后陷入德军高速推进的装甲集群合围而全军覆没。当时对全力向西进攻的德军来说,苏军西南方面军已经向东深深?入德军中央集群的南翼。随着德军在西南方面军左右两翼迅速向前进展,基尔波诺斯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危险。8月中旬,战场上出现了一种包含极大危险的态势。德军中央集群在俄罗斯中部的高速推进,已经使在普里皮亚特沼泽地以南的西南方面军处于德军中央集群的深远后方,而专心在这一地区组织对德军正面防御的西南方面军司令部,尚未认识到其深远侧后已经开始出现的巨大危险。8月20日,德军中央集群和南方集群向东突击的两支先头部队形成齐头并进之势,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几乎等边的三角形地区,苏军一个完整的方面军---英勇善战的西南方面军位于这个三角形地区之内。

一场世界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装甲合围战全面展开。德军完成战役合围两天之后,莫斯科才发电报给基尔波诺斯,同意开始撤退。一切为时已晚。9月19日,基辅陷落。9月21日,曾使德军主力第一装甲集群和第六集团军陷入困境的苏军第五集团军覆灭。9月20日,在洛赫维察西南的德留科夫希纳镇附近,西南方面军司令基尔波诺斯上将、参谋长图皮科夫少将和军事委员布尔米斯坚科在冲出重围时战死。9月24日,德军基辅合围战结束,60余万苏军被围歼。这次作战,被德军陆军称为『世界战争史上最大规模的合围战』。作为一名方面军指挥员,基尔波诺斯无疑是相当杰出的。令人感慨不已的是,因为友邻部队作战失利和大步后退,基尔波诺斯的出色防御反使他陷入被包围的危境。而统帅部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误决策,终使其被包围的危险变成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