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文嚼字》2016年

《咬文嚼字》2016年 (10)

『厚积』才能『薄发』?

怎么也没有想到,『厚积薄发』这条成语,许多工具书中竟查不到!《现代汉语词典》,没有;《中国成语大辞典》,没有;《辞海》,没有;《汉语大词典》,还是没有。这不能不说是辞书编纂工作的一个小小的遗憾。

急于查这条成语,是因为遇到了一场争论。一位语文老师在作文课上对学生说:『你们要多读书,多观察。古人说过,厚积才能薄发。没有足够的积累,是写不出好文章的。』这位老师的话,我们完全能够理解,而且十分赞同。分歧的焦点在于:『厚积才能薄发』对吗?有人说这是成语的误用,也有人说这是成语的活用,一时争执不下。这场争论的发生,我看和工具书中『厚积薄发』缺位是直接有关的。

『厚积薄发』语出苏轼的文章。文章最后一句是:『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这十个字概括了苏轼的人生经验。苏轼在这十个字中,对朋友提出了四点告诫,前两点关系到学习态度,后两点关系到治学态度。在学习方面,『博观』是指视野开阔,广采博览,未知若渴,爱书如命;『约取』是指眼光独到,目标明确,取其精华。在治学方面,『厚积』是指培植根茎,重视积累,完善结构,追求扎实;『薄发』是指自我约束,甘于寂寞,质量第一。

如果上面所说不谬的话,那么不难看出,『厚积才能薄发』是站不住脚的。苏轼从两个方面提出治学的要求,引用者却把『厚积』和『薄发』误解成了条件关系,似乎『厚积』成了『薄发』的前提,『薄发』成了『厚积』的目的。『厚积』就是为了『薄发』。这显然不是苏轼说的意思。如果要说条件,『厚积薄发』作为整体才是条件:只有『厚积薄发』,才能写出有真知灼见的文章。

『负隅顽抗』?『顽强对抗』!

在今年举办的第十一届欧洲足球锦标赛上,名不见经传的冰岛队首度入围洲际大赛便闯进八强,四分之一决赛虽然以2:5大比分负于东道主法国队,但他们以出色的发挥和顽强的斗志,赢得了对手的尊重和观众的掌声。然而,在7月5日天津《渤海早报》第10版的《遇到『山王工业』冰岛不冤枉》一文中,关于这场比赛有这样一段话:『冰岛与法国一战,「最大黑马」在上半场就连吞4弹,比赛至此没有了悬念,尽管冰岛队之后依旧负隅顽抗……』这里用到『负隅顽抗』一语,值得一议!

『负隅顽抗』是个成语,意为依恃险要地势等条件,做顽强抵抗,含贬义。《现代汉语词典》:『(坏人)凭借险要的地势等条件顽固抵抗。』特别括注了『坏人』这一前提条件。把这样一个含贬义的成语用在冰岛足球队上,很是不妥。应该改成『顽强对抗』,恰如其分。

《史记》在二十四史之中

《沈阳日报》2016年7月1日《盛京博览》专版刊有《满风旗韵清宁宫》一文,文中写道:『历史的目光,总是那么挑剔,无论是《史记》《二十四史》,还是《资治通鉴》,浩如烟海的「史家绝唱」始终将目光在帝王将相身上久久停留』。『二十四史』是否都是『史家绝唱』,我们姑且不论,这里只想说文中把《史记》列在『二十四史』之外,似乎不妥。

『二十四史』为我国古代二十四部纪传体史书的总称。清乾隆年间编辑《四库全书》时,确定以纪传体史书为正史,并且规定凡未经皇帝批准的史书,皆不得列为正史。当时诏定的正史,一共有二十四部。它们是《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晋书》《宋书》《南齐书》《梁书》《陈书》《魏书》《北齐书》《周书》《隋书》《南史》《北史》《旧唐书》《新唐书》《旧五代史》《新五代史》《宋史》《辽史》《金史》《元史》《明史》。司马迁的《史记》为二十四史的第一部,纪传体史书的体例就是司马迁首创的。可见『二十四史』就包括《史记》在内了,怎能把《史记》与『二十四史』并列呢?

何来27个省

2016年8月3日《语言文字报》头版新闻《中青年语言学者在京研修》报道:『来自27个省的69位中青年学者参加了研修。』然而我国有27个省吗?

《宪法》第三十条规定了我国的行政区域划分:『全国分为省、自治区、直辖市。』全国目前有省级行政区划单位共34个,包含23个省、5个自治区、4个直辖市,2个特别行政区。由此可知,『27个省』是不存在的。引文想表达的可能是27个省级行政区划单位,但直接将其简称为『省』是不符合规范的。

『掩卷』怎能『细读』

2016年7月9日的《燕赵都市报》第14版刊有一篇读《张充和诗文集》的书评,标题是『温馨诗意的古典情怀』。此文最后一段,有对赏读该书的总结:『掩卷细读,颇为受益』。『掩卷』怎么『细读』呢?掩即关上、合闭;『掩卷』,就是合上书本。多为阅读中有所感触的举动。苏辙有『学成竟无用,掩卷空自疑』之句。表达的就是这种状态。因此,『掩卷』或许会『茫然』,掩卷可以『长思』,而『掩卷』不可能『细读』!文章想说的也许是『开卷细读』吧。

编辑要注意语言文字问题—吕叔湘

编辑的两大任务是选稿和改稿,这里只谈改稿。改稿包括两项工作,一是把无用的词、句、段删去,把必需的词语加进来。二是发现稿件里的语病,把它改掉。这里所说的语病包括事实方面的错误。语病是多种多样的,正面粗略地分成四类举例。

1、词汇。词汇方面的语病就是所谓用词不当。如『这个学校校舍基本全部倒塌』。『基本』和『全部』矛盾。这里大概是『几乎全部』的意思。『第三届北京国际足球邀请赛7月20日即将在北京开幕。』『7月20日』的日期已定,不需要再加『即』字,可以改成『将于7月20日在北京开幕』。误解成语的意思,因而用错,也是常见的:『我国足球队在迭遭失利后,连克五关,挂冠而归』。『挂冠』是辞职的意思,不是取得冠军的意思。

2、语法。语法方面的毛病,最常见的是搭配问题。例如:『每个小朋友们的桌子上都摆着一本书。』『每』只能用在单数之前,不能跟『们』字用在一起。『美国总统里根今天任命副总统布什负责在美国和阿根廷之间调解。』『任命』之后照例是接『某某为某官职』,不能接『某某去做某件事』。这里的动词不应该用『任命』,应该用『命令』或『指定』。

有时候是由于多写了一个字。例如1982年9月18日《人民日报》第一版新闻的大字标题:『全国早稻征购任务超额完成,十个生产省区的入库量超过征购计划的百分之三点九』。『超过征购计划的百分之三点九』,那不是还不到征购计划的百分之四吗?这怎么能叫做『超额』完成呢?我们只说『哥哥大弟弟三岁』,不说『哥哥大弟弟的三岁』,这里的『大』就是『超过』的意思。两个句子里边都是不允许加进一个『的』字的。

3、常识、情理。有些错误不是单纯的文字问题,而是内容违背常识,不合情理。例如:『从学生时代,他就有了夜读的习惯。这个夜读不是指读到十点、十一点,而是读到午夜以后,甚至通宵达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显然是夸大了。除非他每天睡到九十点钟才起床,他的身体是支持不住的,但是报道里是说他白天跟别人一样工作的。

4、事实、出处。新闻报道必须有根有据,有些事实需要核对,有些词语需要查证。例如:『歌德生于1774年,《少年维特之烦恼》是他二十三岁那年的作品,1774年出版。』这里的错误是明显的。歌德23岁写成的书,出版的年份跟他出生的年份相同,那不是他一年里边长了二十三岁吗?只要查查书就知道这三个数目之中第一个是错的,第二个是靠不住的。歌德生于1749年,《少年维特之烦恼》出版的时候歌德二十五岁。

报道错误有时候不仅仅是一个失真的问题,是会产生严重的后果的。《人民日报》1982年3月20日刊出一篇介绍兽医先进经验的通讯,把江西省兴国县的『兴』字错成『安』字,全国许多地方写信去联系,信寄到安国县,都以『查无此人』的原因退回原地。这也是应当核对而没有核对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