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世界--我走过的最美世界遗产 谢田著 寻味古中国

   男尊女卑的丽江,艳遇之都说艳遇,三山五园的回忆

 

男尊女卑的丽江

丽江和平遥不一样,它四周没有城墙,只是有好大一片老城。这个城墙不是被拆了,而是从来就没有过,因为古代丽江的土司姓木,木上加框,就成了“困”,于是就没有城墙。丽江和平遥还有一处不同,它不是汉族的城市,而是纳西族的。

纳西族是个很有意思的民族,这个民族的特点是男人不干活,赋闲在家,什么事情都交给女人去干。当地有个谚语,“娶个纳西婆胜过十头骡”,她们的衣服后面都诱着七个圆形布圈,象征北斗七星,意思是披星戴月地努力工作。而纳西族男的都干什么呢?在路边聊天、抽烟、打牌、吹笛子,我去看东巴文化演出和纳西古乐,倒都是男的在演。

很多纳西女人后面都背个大笼子,几乎有她们三分之二高,也不知道里面装了多少东西。有个背笼的故事,说有个游客去丽江,看见一个纳西女人的背笼里往外冒烟,就上前去提醒。那女人却只管低头走路,全不理会。过了一阵,游客怕女人背笼着火,又一次上去说:你背笼里冒烟了。女人却反问说:我的背笼冒烟,干你什么事?游客实在忍不住了,伸手揭开笼盖,准备灭火,却发现背笼里有个男人,正在那里抽烟。

艳遇之都说艳遇

丽江这个文化氛围甚浓的世界遗产,不知怎的就成了艳遇之都,实在是让我大跌眼镜。其实旅行遇到异性的驴友是很正常的,大家搭了伙儿一起走几天也不算个事儿。这种与其说是艳遇,莫若说是捡伴儿,都是孤身在外,互相有个照应而已。至于打算想在旅途中找到人生中的另一半的,那还是趁早消了这种念头为妙,不是说不行,而是概率太低。都在异乡为异客,要是一起聊得开心,总有点儿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于是火花飞溅,觉得相逢恨晚。然而这是环境导致的错觉,大家一起身处陌生的环境,总会需要点心理依靠,而一旦回到原籍,环境的压力没了,感觉往往也就跟着没了。

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好女人如同鸡蛋,外壳硬,里面清纯,内心黄;而好男人如同芒果,外面黄,里面更黄。所以男女眼中的艳遇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概念,男生总归是下半身驱动力比较强劲,而女孩子只是喜欢那种暧昧的感觉,领口松拉链紧。于是,女孩子要艳遇是很容易的,因为男生都喜欢给女孩子献殷勤。而男生的艳遇就要少得多了,因为女孩子需要时间来和你熟悉。美国人做过心理实验,问你会和一个倾慕已久的朋友发生关系吗?女生的答案是依时间而变的,如果这朋友认识了一年,大部分女生都说会,如果这朋友认识了半年,大部分女生说不一定,如果只认识了一周,几乎所有女生都说不会。而男生的答案很稳定,从认识一周到认识一年,没人说不会,谁说男人易变来着?

人在旅途,走马观花,时间最是稀缺。偏生艳遇又需要很长时间来“泡”,于是少有艳遇也是正常的结果。是有一见钟情,但那也需要时间,最少也要四五个小时来走完这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的过程吧,要是一杯酒几句话就火花飞溅激情四射找到了青春,那无非是需求撞上供给罢了。至于电影里俊男美女在雪山之下浪漫邂逅喜相逢,那大多不过是导演的臆造。因为国色天香总是有伴儿的,或是男伴或是女伴,甚至是全家老少一起玩,一般不会单独行动。

当然了,丽江号称艳遇之都,还是有道理的,据说现在古城的酒吧里都摆上几米高的“艳遇佛”了,可见供需繁荣有市场。丽江是个古城,周围景点又多,雪山长江虎跳峡各种美景,人们都会待上几天,于是在古城里闲逛的时间也就多了,这一下子解决了最核心的时间问题。剩下就是各种声色场所了,现在的丽江一到华灯初上就成了酒吧城,古城里到处灯红酒绿掷骰子,各种舞池DJ霓虹灯。大家天南地北的,经常是谁也不认识谁,也不知以后是否还能见到。这正好是个机会,加上音乐和酒精的刺激,就让内心蛰伏已久的躁动释放一回吧!

所谓艳遇,大抵就是如此吧。

三山五园的回忆

我从小就喜欢颐和园,总感觉那里就是老北京的后花园。到了夏天,在昆明湖上划划脚蹬船,在长廊里听听老人们练京剧,在谐趣园里看看满池的荷花,不知不觉就是一天。冬天也很好玩儿,整个昆明湖会完全冻上,于是可以在上面滑冰橇,能从万寿山的脚下一直滑到颐和园的南门。后来长大了,去午就少了。一是没时间,二是人实在太多了。到处都是旅行团红色的帽子和各色的小旗,所有地方都是导游拿着喇叭在背导游词,而且内容基本一样:“颐和园建于1750年,面积290公顷,1860年被英法联军焚毁,1888年由慈禧太后挪用海军军费重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游客越来越多,然而颐和园始终只有这一个,于是人满为患就成了必然。

其实在老年间,西郊的园子可不止颐和园一个。北京的西山一带山水清秀,素有“神京右臂”之称。它自南而北山势绵延,到香山转而向东,在其中心地带,有两座小山异军突起,是玉泉山和万寿山,周围大小湖泊星罗棋布。远山近水遥相呼应,便是江南也比之不过。

满清是游牧民族,喜欢逐水草而居,他们来自东北苦寒之地,不习惯北京城夏天的酷暑。所以从康熙皇帝开始,就在北京西山风景优美之处,大规模地兴建避暑园林。一百年修建下来,居然沿着水系兴建了五座连绵不绝的园林群:静宜园、静明园、畅春园、圆明园和清漪园(今颐和园),这五座园林规模巨大,把京郊的香山、万寿山和玉泉山都包了进去,形成了横亘京郊的“三山五园”,是世界园林史上的一个传奇。

其实圆明园并不全是英法联军烧的,由于园子太大,还有三分之一没烧。这三分之一的圆明园一直保存到了清朝末年,之后就没了,因为圆明园没人管了,但是里面有文物,有建材,还有树,于是达官贵人们要修修房子啥的,都去圆明园里搬东西。下手最狠的是北大,末名湖边上尽是圆明园的遗物。老百姓也搬,还会砍树去烧火和卖柴。没过多少年,圆明园剩下的建筑就荡然无存了,连树都砍光了,就剩下一棵,据说是一个人在砍树时突发心梗死了,其他人便当它是神树。

其实圆明园的西洋楼在战乱之后都保存下来了,因为石头是烧不坏的。但西洋楼都是石头做的,挺结实,正好拆成石料,一车一车往外运。为啥大水法没有被拆走?很重要一点是因为雕成曲线的石头不好利用,于是到今天就成了圆明园的象征。随着经济发展和国外思想的进入,中国人才真正开始逐渐接受“古迹是值得保护的”这个西方概念。只是可惜原来拆得不亦乐乎,留下来的东西有限,于是到哪里都是人满为患。